「五億!」七部天階功訣拍到最後一門金耀訣的時候,李逸晨不待有人叫價,再次喊出那令人顫抖的天價。

隨著李逸晨的聲音傳遍全場,之前還熱鬧無比的拍賣場頓時安靜了下來,此時大家心裡都清楚,接下來的金耀訣和萬古青藤將是樓上那二位爺比拼賭局的賭具,他們將再也沒有的指染的資格。

換顏 果然辛強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原本李逸晨不參與競拍,他也樂見其成,只需要自己最後把萬古青藤拍下來那也能取得最終的勝利,雖然最終可能會出點血,但那本來就是孝敬師尊的東西,貴一點到也可以顯得自己有孝心些。

可是李逸晨突然再次叫價,辛強就再也坐不住起來,畢竟他之前可以說過平局也算他輸,也就是說如果李逸晨把這門功訣拍下來,那麼就算自己拍到萬古青藤,雙方也只能算是一個平手,到最後還是算輸。

「叫價!」一想到自己輸了要跪著叫李逸晨爺爺,辛苦再也無法沉住氣,直接帶著命令的口吻對大皇子沉喝道。

「我現在已經湊不出五億金幣了。」雖然不敢忤逆辛強的意思,但大皇子同樣不敢對術師公會開出空頭支票,否則後果絕對不是他一個皇子所能承受的。

辛強又何嘗不知道大皇子的情況,否則以這小子拍自己馬屁的熱情,哪裡還能安靜到現在,可是現在的局面卻根本容不得他退縮。

片刻之後,辛強咬牙問道,「趙會長,我想請問一下可不可以用靈石來參與拍賣!」

趙念不由一愣,從李逸晨的叫價他自然知道李逸晨對於最後一門功訣是志在必得,可是用靈石參與拍賣,在術師公會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通常拍賣一些極其珍貴的物件之事也是允許的。

「辛少俠想玩靈石,那我就奉陪吧,免得到時候你輸了會不認賬!」見趙念還在猶豫,李逸晨當即搶先開口說道,生怕趙念為了偏袒自己把這個給自己送靈石的財神拒之門外。

「那就按市價一顆下品靈石折換一千萬金幣!」趙念見李逸晨開口也不再猶豫。

「六十顆下品靈石!」趙念喊出這個價格其實心也在滴血,要知道作為逍遙宗正式弟子的他每個月的月俸也才一百顆下品靈石,而到了靈武境想要加快修鍊速度,靈石也是必不可少之物。

如今身上這些靈石除了平時自己節省下來的,更多的是一次次辛辛苦苦完成宗門任務所積攢起來的積蓄。

「一百顆下品靈石!」哪怕換著靈石,李逸晨的喊叫依然奔放無比。

「李逸晨,你哪裡來的那麼多靈石,你可知道胡亂叫價的後果!」大皇子當即沉聲喝道。

「後果?有什麼後果關你屁事,有本來你也叫出來跟著叫價啊!」也不知兩人是不是之前有什麼深仇大恨,大皇子剛一開口,齊九霄又立刻跳了出來,同時還揚了揚手裡的儲物袋。

這些儲物袋都是之前那些術師送給李逸晨的,雖然世俗中靈石不如逍遙宗好搞,但身為術師,又怎麼可能會缺這些,何況此時在李逸晨的手裡可是有著十來個術師的儲物袋。

陰沉著臉的辛強自然不會和齊九霄鬥嘴,當即叫道,「一百五十顆下品靈石!」

「辛少俠,你這樣叫著不覺得累吧,不如一次到位吧!」李逸晨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一千下品靈石,你若能叫出更高的價,哪怕多出一顆,我也就讓你了!」

「天啊……一千下品靈石!如果換成金幣那是多少? 何處是安身 一百億!」

「一百億,我的個乖乖,那至少可以買半個百戰國了!」

「高!實在是高!難道李逸晨能在皇城在混得風聲水起,看來絕非偶然啊。」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就不懂了吧,現在李逸晨把價推到一千下品靈石,若是齊強放棄競爭,那麼李逸晨損失的只不過是給術師公會的傭金而已,下次再放出來拍賣就是,但卻可以贏下這場賭局,而若是辛強與他競爭,那麼這一輪拍賣下來,估計也沒多少靈石,那麼接下來的萬古青藤李逸晨則可以拿著這些靈石與他競拍!」

「靠,你這樣一解釋,好像也真是那麼一回事,虧我當時還覺得李逸晨早早的說出自己是那七部天階功訣的主人是發犯傻,現在看起來他不僅不傻,反而還聰明得很呢!」

當李逸晨喊出這個令人抓狂的天價時,整個拍賣場再次沸騰起來,一個個不斷和周圍的人小聲的議論著各自的看法與感慨。

連那些人都能看到李逸晨的心思,辛強又如何會看不到,只是面對著眼前這個明知是坑的坑,他一時也拿不定主意是跳還是不足!

一千下品靈石啊!辛強此時瞪著李逸晨彷彿恨不得一口把這個討厭的傢伙吞下一般。自己在逍遙宗辛辛苦苦這麼多年,也就存在七百多塊,雖然可以給同行的兩位師弟借一些,但借的終歸是要還啊。

「師兄,別上這小子的當,他是在詐你的靈石!」看著辛強似乎想要開口,陳天豪、齊俊同時勸道。

否則一旦等辛強開口,他們若是不借,那勢必會影響到師兄弟間的關係,但若是借了,那辛強得脫到什麼時候才能還清。

「是啊,算了吧,有些事忍忍也就過了,不就是跪一下叫幾聲爺爺嗎,反正又不會掉一塊肉,也不會少一塊靈石!」看著辛強有些猶豫,齊九霄立刻譏諷起來。

「好……很好……」辛強怒氣攻心,雙目一片赤紅,一連張了幾次嘴唇,卻還是沒敢喊出更高的價格。

「趙會長,你怎麼忘了自己的職責了!」看著如同暴走的猛獸一般的辛強,齊九霄到也不願意再去直接刺激於他。

「哦……」同樣也被一千顆下品靈石震得發愣的趙念回過神來,這才喊道,「一千顆下品靈石一次……一千顆下品靈石兩次……」

「我的門下沒有孬種!」就在此時一聲沉喝從拍賣會的門口傳來,辛強立刻全身一震,臉上流露濃濃的興奮之色,當即喊道,「一千零一顆上品靈石!」

就在他喊出這個價格之後,一道人影已經出現在他的面前。

「弟子拜見師尊!」

「晚輩拜見錢執事!」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辛強等人的師尊,原來在意識到自己掉進李逸晨圈套后,又見識到那些術師對李逸晨的態度,辛強就感覺今天的拍賣不會像自己想象那般順利,唯恐出現意外,便悄悄令大皇子派人將拍賣會有萬古青藤的消息告訴師尊。 「沒用的東西!」雖然身為執事多少有些油水,但一千下品靈石,仍然讓錢執事肉痛不已,不過若是他放任不管,真讓辛強給李逸晨跪下還叫爺爺,他這個做尊師的估計也沒臉再逍遙宗呆下去了。

「弟子知罪,只是那小子太過狡猾,弟子不小心著了他的道。」在錢執事面前,辛強哪裡還有半點威風,此時簡直恨不得把頭埋到地下。

「你放心,為師的弟子還容不得他人輕辱!」錢執事一聲冷喝,當即將目光掃向李逸晨。

「侮辱嗎?不算吧!賭局可是你這寶貝弟子提出來的!」面對著錢執事如刀刃般的目光,李逸晨在依然鎮定地回道。

「那又如何!既然你應下了賭局,那就準備履行賭約吧!」面對讓自己損失靈石的李逸晨,錢執事自然更沒什麼好臉色。

「萬古青藤還沒開拍,錢執事怎麼就好像勝券在握了一樣?」李逸晨不由輕輕一笑。

「難道你覺得你還有能力從我手裡搶過去?別告訴我就連萬古青藤也是你寄售的?」錢執事雖然有些好色貪財,但對門下弟子到也十分護短。

「萬古青藤雖然不是我寄售的,但卻有個朋友說要拍下來送我,就不知道錢執事爭不爭得過了。」早在拍賣開始李逸晨便在一樓的人群中看到一個用帽沿把整個臉都遮住的影子,此時自然底氣十足。

「笑話!難道你覺得在這百戰國還會有爭得過我?」被一個弱冠少年如此擠兌,錢執事也感覺臉上有些掛不住,只是礙於術師公會的規矩不便發作而已。

「既然如此,不知道錢執事又敢不敢給我也打一個賭!」李逸晨輕笑著說道。

「跟我賭?你賭什麼?」錢執事不由覺得好笑起來。

「以錢執事的身份,我自然不敢跟你賭下跪什麼的了。」李逸晨眉頭微微一皺,彷彿思索了片刻說道,「反正剛才令徒也送了我一千下品靈石,不如我就拿這一千下品靈石來給錢執事賭一下如何?我賭你拍不到萬古青藤!」

「好!我應下了!」不過錢執事自然要比辛強那傢伙老道得多,「不過你既然拿這一千下品靈石來作為賭注,那麼一會競拍的時候,你自然就不能拿這一千下品靈石來參與競價了!」

雖然已經知道李逸晨身上有不少術師給他的靈石,但錢執事卻相信那些世俗中的術師所積累的靈石終究有限,而有了最後贏下的李逸晨這一千下品靈石,就算最終拍下來的價格會高一些,損失也不會太大。

「我說過,萬古青藤我不參加競拍,但會有人拍來送我!」既然賭局已經定好,李逸晨當即轉身對趙念說道,「趙會長,開始吧!」

「好!」趙念點了點頭說道,「由於萬古青藤有些特殊唯恐藥力流失,所以就不拿出來展示了,拍下之人事後直接到術師公會後台進行交接,我想對於這點大家應該還是會信得過術師公會的吧。」

「這個自然,這個自然!」

「那是!誰懷疑術師公會的金字招牌我跟他沒完!」

頓時四周等待著接下來的龍爭虎鬥的眾人立刻紛紛表示相信,只不過此時他們看向李逸晨的目光卻變得更加的佩服起來。

那可是逍遙宗的執事啊!李逸晨居然還能坦然面對,更向對方提出約賭!要知道哪怕是逍遙宗的一個弟子出來,就連大皇子也得小心的伺候著,可是李逸晨今天卻……

當然也有人的目光包含著更多的惋惜!

他們覺得李逸晨雖然各方面都十分出色,但終究還是太過年齡,不懂的收斂,得罪了錢執事,估計走出術師公會就會身首異處。

「那好萬古青藤起拍價五百萬金幣,每次叫價不得少於一百萬,現在開始競價!」雖然知道最終決定萬古青藤落入誰手估計是取決於靈石,但趙念還是不得不按著事先的準備說道。

「一千下品靈石!」甚至不用等眾人把目光轉過來,錢執事立刻喊出一個再度令人激動的價格。

萬古青藤雖然是五階藥材,但就算在別的拍賣會上能拍到五百下品靈石就已經是好價錢了,錢執事一來就喊出一千下品靈石,除了表現出他的志在心得,估計或多或少也和與李逸晨的賭約有些關係。

「一千一百下品靈石!」就在大家都把目光望向李逸晨之際,一道聲音在拍賣會響起。

只是那聲音彷彿來自縹緲之間,好像說話之人就在耳邊,又有著一種相隔千里的感覺。

「不知哪位前輩駕臨,晚輩逍遙宗執事錢偉有請現身一見!」在那道聲音傳來之時,錢執事的精神力立刻釋放開來,可是誰知精神力剛一離體,便被一股無形的力量震得粉碎。

哪怕用腳指頭也能想到剛才那叫價之人的修為絕對在自己之上,這叫錢執事如何還能淡定。

真的有人叫價?而且以錢執事的身份居然稱叫價之人為前輩!

直到此刻大家才明白李逸晨今日表現出來的狂傲底氣源於何處,不過仔細一想,能隨手拿出七部天階功訣來拍賣的傢伙若是沒有點背景,誰出來誰會相信?

當即眾人向著四周打望開來,不過任憑他們怎麼去看,仍然無法找到那聲音的來源。

等了片刻見那人並無回應,錢執事又接著說道,「今日這萬古青藤還請前輩給逍遙宗一個面子讓與晚輩,若是前輩有空光臨逍遙宗,晚輩必當竭力招待!」

就在此時,一聲冷哼如同驚雷炸響,「逍遙宗的臉都讓你們掉光了,還不給我滾回去?」

那一聲冷哼響起起來,錢執事頓時覺得全身一震,體內的靈力彷彿都要被震散一般,連忙運轉功訣才將紊亂的靈力壓制下來,即使如此臉上也泛起一片紅潮,雖然他從一開始他就覺得對方很強,但仍然沒有想到對方會強到這個地步,只不過從對方的話語中,他也能猜到只怕這位前輩和逍遙宗還有些淵源,不屑與自己動手。

當即對著虛空抱拳道,「晚輩遵命!」

又等片刻之後,錢執事再次充滿著怒氣的瞪了李逸晨一眼后對著辛強等人說道,「我們走!」

「且慢!」不過就在他們剛邁出腳步之時,李逸晨卻開口說道。

「你還待如何?」感覺顏面盡失的錢執事見李逸晨還拿著不放,頓時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想你們師徒應該把賭約履行一下吧!」李逸晨聳了聳肩道。

「李逸晨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別太過分!」雖然礙於那神秘強者的存在,但要自己給李逸晨跪下還叫他爺爺,辛強卻絕對做不出來。

「過分嗎?」李逸晨搖頭道,「我不覺得,賭約是你提出的,若是今天沒有這位前輩在場,而恰巧輸的人又是我,你會說出殺人不過頭點地嗎?」

果然李逸晨此言一出,之前還覺得李逸晨有些得理不饒的人眾人紛紛點起頭來。

大家都看到從開始就是辛強在主動找事,而且賭約也是他提出來的,如今輸了卻想賴賬!就像李逸晨說的那樣,若是輸的是李逸晨呢?他會放過人家嗎?

既然不會,那憑什麼又要人家放過他呢?

辛強站在原地幾次張嘴卻發現自己根本找不到反駁李逸晨的理由,而在那神秘強者的壓力之下,卻又根本不敢說出抵賴的話。

「李公子,讓錢偉把輸給你的一千下品靈石送上,至於這小子就給老夫一個面子饒他這一次吧,你看如何?」冷鋒終究還是逍遙宗的人,雖然連他看不慣錢偉師徒的行為,但畢竟若是辛強真給李逸晨跪了,那丟的不僅僅是他自己的臉,更是丟逍遙宗的臉,甚至會影響到逍遙宗在百戰國的威信。

只是他這一番話說出來,聽到眾人的耳中卻是另一番的滋味!

從一開始大家都以為這位神秘的強者肯定是李逸晨的長輩,可是此時大家卻明顯聽得出來,那神秘強者和李逸晨的談話明顯是用的商量的語氣,甚至這份商量中還帶著幾分請求的味道。

此時所有人看向李逸晨的目光變得更加的複雜起來,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聖,那可以直接訓斥錢執事的神秘強者和他說話居然是請求!商量!而不是命令!

同樣想到這點的錢執事,發現不知不覺間額頭上已經布滿一層冷汗,趕緊拿出一個儲物袋送到李逸晨的前邊說道,「李公子這是我輸的一千下品靈石,至於辛強,還請李公子看在他年少不懂事的份上高抬貴手,放他一馬!」

把儲物袋拿在手中輕輕一掂后李逸晨才說道,「既然你老都開口了,那這事就算了吧。」

「謝謝前輩!」錢執事自然知道李逸晨嘴裡的那個「你老」不是指他,而是那位他連位置都捕捉不到的神秘強者,當即再次對著虛空抱拳行禮之後,帶著辛強等人快速的離開拍賣會場。 「晨哥,給我透個底,剛才那嚇走錢偉的神秘強者是不是你尊師?」拍賣會結束,回到術師公會後院,齊九霄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問道。

畢竟認識李逸晨這麼多年他的種種表現來看,別說是大豐城的李家,就算是皇室也不可能培養出如此出色的子弟出來,尤其是那一手令整個術師公會都佩服不已的術修之道,那更是需要無數的資源才能砸得出來。

而如果李逸晨有一個強大到錢偉見著都得繞道而逃的師尊,那麼這一切就都會有極其合理的解釋了。

「師尊?」李逸晨輕輕一笑,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誰能有資格成為自己的師尊,「那只是一個朋友而已。」

「算了,當我沒問,反正一切關於你的事情好像只有顯得不正常才算是正常。」齊九霄不由白了李逸晨一眼,連錢偉都要恭敬的尊稱前輩的存在,在李逸晨的嘴裡僅僅只是一個朋友而已。

「晨哥,你說錢偉他們吃了虧,以後會不會找你的麻煩。」而此時小萱卻有些擔心地說道。

雖然那神秘強者強大無比,但總不可能一直跟著李逸晨吧,而逍遙宗這三個字在任何一個百戰國人的心中,仍然是強大無比的存在。

「如果他們想死,我不介意送他們一程。」李逸晨卻彷彿根本沒有把錢執事等人放在眼裡一般地說道。

「李公子在嗎?」就在此時,門口傳來趙念的聲音。

「進來吧!」李逸晨輕聲應道之間,趙念已經走了進來。

「李公子,這是你拍賣所得的九億八千萬金幣和一千零一顆下品靈石,還有你自己拍下來的一部天階功訣!」進房后,趙念一邊說著一邊將一個儲物袋雙手送到李逸晨的面前。

七部天階功訣,李逸晨自己拍下一部,大皇子那邊以五億和一千下品靈石拍下兩部,其他四部又分別以一億多的價格被其他勢力所拍去,也就是說就單論李逸晨的七部天階功訣就已經拍出相當於一百一十多億金幣的天價,而且還有最後那萬古青藤更是拍出一千一百下品靈石,換算成金幣,又是一個一百一十億!

爹地寶貝:總裁新婚100天 一想到這個成交額,直到現在趙念仍然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

「術師公會的抽成呢?」對於金幣本來就沒有太大興趣的李逸晨自然不願意趙念為了這點蠅頭小利而觸及到術師公會的規矩。

彷彿看出李逸晨的擔心,趙念連忙解釋道,「李公子放心,因為這次拍賣能取得這樣的效果,可以說絕大部分都是你的原因,所以我和老陳還有老張商量之後,一致決定免除對你的抽成,而且冷老那邊也把拍賣萬古青藤的靈石已經付賬了。」

張友望乃是自己的記名弟子,陳寒風這段時間也在自己這裡獲益不少,他們肯收自己的抽成才怪了,何況單是萬古青藤那一千一百下品靈石的抽成,換算成金幣那也是十一億,已經遠遠超出術師公會的預期。

「既然不為難,那就這樣吧!」李逸晨到也懶得去計較那麼多。

「等等……老趙,你是說剛才拍下萬古青藤的冷老,是哪位冷老?」突然想到去拍賣會之前自己看到的玲瓏翠玉,齊九霄不由追問道。

「整個百戰國,你覺得被尊稱為冷老,又能連面都不露就嚇走錢偉的會有誰?」一想到冷老都對李逸晨如此的客氣,趙念這個隨從也感覺十分得意。

「真的是他?逍遙宗的太上長老冷鋒前輩?」雖然心中早有猜測,但此時齊九霄還是忍就住驚叫起來。

就連小萱也是臉色一變,不僅僅是因為冷老的身份,更因為之前李逸晨的那句話!

只是一個朋友而已!

朋友?在整個百戰國能與冷老朋友相稱的有幾人?哪怕想破腦袋兩人也難以想出一手之數,估計就算是逍遙宗的宗主也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可是李逸晨敢了!還說得那麼的自然!

「晨哥,雪兒姑娘連冷老都安排來給你撐場面了,現在你總不會再否認你和雪兒姑娘的關係了吧?」回過神來的齊九霄彷彿忘記了之前的震驚,想到之前看到李逸晨身上的玲瓏翠玉,反而一臉調笑地說道。

其實齊九霄的想法也很簡單,李逸晨是自己的兄弟,自然是他越牛逼越好!

「我再說一次,我和雪兒姑娘不是你想的那樣。」李逸晨連忙否認起來,雖然重生兩年多,他已經開始慢慢適應新的身份,但是非要把他和杜雪兒扯在一起,心裡還是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好……好……不是我想的那樣,不過既然你的冷老關係這麼好,那我想接下來我要通過逍遙宗的宗選應該沒問題了吧。」看著李逸晨有快要揍人的衝動,齊九霄連忙識趣的把話題轉移開。

「以晨哥的實力進不進逍遙宗又有什麼關係,何況如今他還得罪了錢執事他們,與其進入逍遙宗還不如就在術師公會。」這番話雖然有理有據,但是說完之後,小萱心裡仍然有種怪怪的感覺,難道是自己潛意識不想讓他和杜雪兒有什麼關係?

「好像也有道理!」齊九霄不由也是點起頭來,「那就算了吧,反正晨哥去哪兒,我就跟到哪兒。」

「逍遙宗還是要去,我有些事情需要處理!」經過萬古青藤的洗伐,,肉身突破到完美之軀二階的李逸晨對棲鳳枝變得更加渴望起來。

「說得也對,以晨哥在術修上的造詣,在術師公會的確沒什麼必要,到是進入逍遙宗提升一下武修造詣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看著小萱眼中的黯然,齊九霄立刻補充道。

不過此時三人卻在心中都認定李逸晨是因為杜雪兒的原因才進入逍遙宗,否則以他的實力,哪怕要投身宗門提升武道,也根本不是逍遙宗這樣的勢力所容得下。

可以說只要李逸晨略略展示一下他的術修造詣,哪怕就是帝國級的護國宗門也會搶著要他。

「對了,這門厚土訣到是十分適合你現在修鍊,你拿去吧。」似乎也有些把話題轉移開來,李逸晨當即把自己拍下的厚土訣送到小萱的面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