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抖了抖身體,積雪紛紛落下,只見其一頭披肩銀髮,戴著一副碩大墨鏡,幾乎遮住半個臉龐,微笑的嘴角,尖瘦的下巴,矯健挺拔的身材,將近190公分的身高,一身黑色皮裝,正是樣貌體形與兩年多前完全迥異的東方晨。

東方晨將一美元裝進上衣口袋,自嘲一笑后說道:「情報準確么?」

剛才笑話東方晨的少女正是屠神團代號破軍的搖光,她的樣貌倒是沒怎麼變,只是一頭秀髮全變成了暗紅色,扎了條及腰長的馬尾辮,身材更加性感苗條,身高也有178公分,身穿一件棕色小牛皮短夾克,腿上穿天藍色牛仔褲,腳上依然是搖光最愛的網球鞋,惹得路人紛紛側目。

聽到東方晨發問,搖光撇撇嘴道:「這我怎麼知道?反正他是這麼說的。」

東方晨說道:「快到上班時間了,我們先進去吧。但願這次情報準確,不能再讓小丑戲子這對殺人狂魔這麼下去了。

搖光,你說這兩人怎麼這麼狡猾?我們都撲空好幾次了,他們是不是有所察覺?」

「東方哥哥,你說得對。我就是沒想通,小丑戲子這對組合是沒見過錢還是怎麼回事?只要給錢他們就殺人,情報說A3組織根本就沒派過那麼多任務給這兩人。我看只要黑社會混混給他們錢,這兩人都會幫忙殺人的。

東方哥哥,你說堂堂『獵殺者』怎麼混得這麼慘?有這麼缺錢么?」

東方晨冷笑道:「缺錢?真是笑話,我看這兩人就是變態殺人狂魔,只不過找個由頭罷了。這兩人完全瘋了,全然不顧及A3組織的隱密性,居然在互聯網開設個人網站,公開接單做生意。

這次他們要暗殺威瑪集團的董事會全部五名成員,也不知道是誰這麼喪心病狂,居然出價五億美元要殺他們?目標太顯眼,且分散在世界各地,他們很可能會集中暗殺。

今天正好月初周四,是董事會例行召開碰頭會的日子,這是他們最好的機會,當然也是我們的。呵呵,我們先潛伏進去吧,希望這次不要撲空了。」

東方晨說完,便和搖光一起朝大街對面的威瑪集團總部大廈走去。

安德魯今年三十八歲,是威瑪集團的高級經濟核算師,就算是見慣大場面的他今天也不免有點緊張。

因為今天對他來說是個大日子,一點也不比小女兒的誕生日遜色,再過三十分鐘,他就要去會議室,第一次為全體董事會成員做年度財務報告。

坐在辦公桌前,安德魯將筆記本電腦的顯示屏打開又合上,合上又打開,報告內容他早已經檢查過無數遍了,絕對沒問題,對董事們可能提出的問題他也做了充分準備,上帝保佑他到時候別結巴就好。

看了一眼手腕的表,還有十分鐘,突然一陣尿意傳來。

「見鬼!」

安德魯咒罵一聲,急忙抓著筆記本電腦就向洗手間衝去。

解決完問題的安德魯一身輕鬆,吹著口哨來到盥洗池前,洗完手習慣性地抬頭想整理自己的髮型,突然看到鏡子中出現一個戴著奇怪面具的人,然後脖子突然一涼。

在失去意識前,安德魯突然記起那個面具正是中國京劇的臉譜,他帶著全家去北京旅遊時曾經見到過,只是一個唱戲的到威瑪集團總部來幹什麼?

帶著這個疑問,安德魯倒下了,然後看到那個戴著京劇臉譜的人正看著自己,那張臉譜也越來越模糊,最後他什麼都看不到了。

董事會已經開了快一個小時,主要問題已經商榷敲定,已經七十高齡的董事長斯科特也覺得差不多了,就拿起桌上電話說道:「讓他進來吧。」

等了一小會,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手提筆記本電腦走了進來,他先向五位懂事微笑點頭示意,然後嫻熟地將筆記本電腦打開,接連到投影儀,擺弄好一切后,男子恭敬地站立一旁,微笑不語。

「你叫什麼名字?年輕人。」斯科特問道。

男人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牌,微笑答道:「我叫安德魯,董事長先生。」

一陣笑聲響起,斯科特也難掩笑意,說道:「不會連自己叫什麼都忘了吧?別緊張年輕人,我們開始吧,給我們幾個老頭子說說你們的計劃。」

安德魯依舊微笑答道:「董事長先生,我不知道什麼計劃。」

斯科特眉頭一皺:「那你來這幹什麼?」

「事實上有人出價一億要您的命,所以,我現在就站在這裡了,其他四位先生也是相同的價碼。」安德魯彬彬有禮地說道。

斯科特大驚:「你到底是誰?是怎麼闖進來的?」

自稱安德魯的人微笑道:「事實上安德魯這個名字我也是剛才才知道的,一般外面的人都叫我戲子。

先生們,請你們坐在座位上安靜好嗎?我並不想動手,我們先來一起觀看一場盛裝表演吧。」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驚呼和騷亂聲,緊接著就全變成了各種各樣的狂笑聲。

會議室的大門被砸碎了,一群血淋淋不停狂笑的人湧進了辦公室,有十幾人之多,男女都有,嘴裡不停亂喊亂叫:「狂歡,狂歡,一起來狂歡啊!」

斯科特等五位懂事一望之下,被眼前的景象嚇傻了,有兩人立刻翻倒在一邊嘔吐起來。

之前進來的這群人手中都拿著各種各樣的工具,有筆,裁紙刀,剪刀,優盤,鑰匙等等一切尖銳物體,瘋狂向自己或者別人臉上、身上亂捅亂刺,沒拿工具的人乾脆就用手,在自己別人臉上亂挖亂摳,有人居然還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又放進嘴裡。鮮血飛濺,碎肉橫飛。但這些人彷彿沒有痛苦,表情極度愉悅,不停狂笑狂喊,手舞足蹈。

自殘狂歡的人群突然安靜分開了,留出一條通道,緩步走進一個瘦小男人。一身色彩鮮艷的西裝,臉上化著馬戲團小丑的濃妝,還有一個大大的紅鼻子,一頭綠色亂糟糟的頭髮,手中正拿著一副撲克牌花式舞弄著,站在會議室桌前看了看五位面無人色的懂事,笑道:「各位都喜歡我的表演么?」

董事們面面相覷,不知該說些什麼。

小丑突然竭斯底里地大吼道:「那為什麼我沒有聽到掌聲?」

然後又嗚嗚地哭了起來:「一定是你們不喜歡我的表演,一定是我做的還不夠好,嗚嗚嗚。」

小丑捂著臉哭,身後一個拿裁紙刀的女人突然一手提住自己頭髮,一手用裁紙刀瘋狂向自己脖子割去,像鋸木頭般地來回急速切割,只一小會就剩下小半拉脖子還連著頭身,剩下的全被割開,鮮血就跟水槍似得朝一旁噴濺。

最後這名婦女提著自己的頭顱定定站在原地,任由一腔熱血噴到天花板上,又散落下來,猶如正在下一場血雨。

小丑停止了哭泣,抬起頭用陰鬱的眼神看向董事們,身後那些滿臉滿身是血的人們開始紛紛鼓掌,嘴中不停地發出讚歎。

這會五名董事都已經嚇得屎尿俱下,哪裡還敢不配合這個瘋子?也都使勁鼓起掌來,用顫抖的聲音說道:「真是萬分精彩的表演!這是我看過最好的演出了!」各種讚美之詞能想起多少就說多少。

一旁變成安德魯模樣的戲子也在鼓掌,一邊鼓掌一邊動情說道:「真是太精彩了,太完美了!」

就在這時,會議室天花板砰的一聲巨響,塵土揚起,從上面跳下兩個一身塵土的身影,正是東方晨和搖光二人! ?東方晨一看室內血腥凄慘的景象,氣血上涌,心肝為之震顫。

他萬沒想到就在自己和搖光又是通風道,又是消防井,辛辛苦苦潛入會議室這短短十幾分鐘時間內,「獵殺者」小丑和戲子已經殘殺了這麼多無辜平民。

東方晨氣得全身發抖,盯著小丑默不作聲,就想馬上把他的頭擰下來。

小丑嘿嘿一笑,六七名被他秘術:狂歡控制心神的人紛紛站上前來,用身體擋住小丑。

東方晨又看到一旁的戲子,正準備說些什麼,董事長斯科特大喊:「小心,他不是公司員工,也是個殺手,叫什麼戲子。」

小丑出聲說道:「兩位,你們是誰?想管閑事嗎?」

戲子這時已經走到小丑身邊,笑道:「你傻啦?那個女的不就是七殺的小徒弟破軍?那他旁邊的這位不用說嘍,必然就是東方晨拉!」

小丑撓頭道:「這不可能啊,破軍就是個小姑娘,東方晨的資料我也看過,這完全是兩個人嘛。」

戲子笑得更開心了:「這都過去多久啦?小姑娘就不能長成大美人?你怎麼還相信NO.3那幫廢物的情報?『獵殺者』都死在東方晨手上多少個了?你還這麼天真?」

小丑恍然大悟:「哦,這麼說我們早被人家盯上了?今天也在劫難逃了?」

戲子突然發出女聲,咯咯笑道:「那不正好嗎?我們好久都沒有縱情狂歡了啊。」

然後兩人一起狂笑起來,被小丑控制的人也都紛紛跟著狂笑。

東方晨等所有還清醒的人看到明明一個白領男士形象的戲子,突然發出女人的聲音,笑得花枝亂顫,媚態盡顯,和小丑兩人一起發神經,直把所有人都看得寒毛倒立,心中說不出的煩膩。

東方晨沉聲道:「情報說戲子的秘術名為傾城,所有人都不知道秘術:傾城是什麼樣的。現在我有點明白了,怪不得這組『獵殺者』在光天化日下行兇後,每次都能逃之夭夭。」

搖光好奇道:「團長,你知道?」

東方晨感慨道:「我想大概就是一種高超的易容術吧,具體怎麼樣我就不清楚了。」

東方晨猜的大體沒錯,只不過戲子的秘術:傾城,可不僅僅是易容術那麼簡單。

戲子從小就有一種神奇的天賦,只要被她看過接觸過的人,戲子都會牢牢記住,並根據她的天賦,在極短的時間內就能逆向模仿出目標的喜怒哀樂,習慣動作,聲音神態等等。就算只看過照片畫像,她也能推理模仿出目標人物在真實世界的一舉一動。觀察接觸目標人物時間越長模仿的就越逼真,在其秘術的幫助下,僅需十分鐘就能將目標人物百分之百模仿。

而戲子的秘術:傾城更不得了,它沒有任何攻擊性,是異變特殊型的,但它能夠外放在戲子或者其他人表面形成一層薄薄的偽裝,專門用來模擬目標人物的外形衣著等等所有表象的東西,甚至連胎記,疤痕,指紋這些東西都能模仿出來,但必須要經過戲子對目標人物的仔細觀察或者親身接觸才行。

而小丑的秘術:狂歡也是異變特殊性的,是地球上目前已知唯一能夠完全控制非心靈力場者心神的秘術,對心靈力場者的心神也會造成影響。而且小丑的秘術同時還兼具遠程操控型的特性,殺傷力驚人。所以小丑本人的實力在「獵殺者」中也算是很強的。

這兩人的組合,可以說是地球上最強的暗殺組合,連「神罰騎士團」的人,都遠遠做不到在暗殺中像小丑戲子這般神出鬼沒,也就是擁有空間掌控能力的普羅希斯、普羅修斯二人在暗殺方面比他們稍強一點罷了,但這兩人又不是人類。

小丑戲子這對組合,可以說真正做到了出入任何場合猶入無人之境的境界,就算他們兩人在行動中被人發現,或者乾脆大搖大擺地從正面殺入,也全完能憑藉戲子的秘術:傾城安全脫身。正因為這樣,也難怪兩人敢無視A3組織的紀律,如此囂張的出沒於世界各地,瘋狂接受各種私活。

無奈這對組合今天碰到了東方晨搖光二人,也算是氣數已盡,因為小丑還算稍微有點實力,戲子在對戰心靈力場者時完全就是啦啦隊的角色。這對全球最佳暗殺拍檔欺負欺負普通人,搞搞偷雞摸狗的勾當是把好手,正真硬碰硬的時候就傻眼了,估計連奎木狼箕水豹組合都打不過,但凡遇到一個速度超快的近身強化型對手,那就是他倆的末日。

小丑的秘術:狂歡對一般心靈力場者的心神是有點影響,但遠未到致命的程度,稍微適應幾次就好了,還不如釋厄老人家的秘術:超度在戰鬥中管用。這也是小丑戲子這對組合為什麼會如此熱衷於變態殘殺平民的原因,他們這是想在這些平民身上找到自己還很強大的感覺。

「你上還是我上?」搖光問道。

「呵呵,破軍妹子,你這問得不是多此一舉嗎?我早就知道你心急如焚了,去吧。」東方晨笑道。

「切,人家不是先得徵求你的意見嘛,誰叫你是團長?」

搖光說話間抬起一隻腳,微一用力,原地狠狠踩了下去。

整棟大樓微微一晃,會議室立刻山搖地動,但是沒發生任何坍塌,除了東方晨和搖光兩人,所有人都被搖晃地站立不穩,紛紛摔倒。

等這末日大地震般的動靜消失后,搖光已經一手一個,捏住小丑戲子的脖子站在原處,彷彿搖光從頭到尾動除了踩了一下地板,從來都沒動過一樣,但小丑和戲子不知怎麼回事卻已經到了搖光手裡。

小丑依舊狂笑著,只不過脖子被人捏住,氣上不來,笑聲就跟快被宰殺的鴨子似得,無比刺耳難聽。而戲子表面一陣閃爍,露出了本來面目,是一個東方面孔的大美女,氣質超凡脫俗,神情楚楚動人,隨後瞬間臉上覆蓋了一件京劇旦角臉譜,跟著小丑一同傻笑起來。

搖光搖頭道:「真是糟蹋了國粹!」

隨後雙手一用力,咔咔兩聲,小丑和戲子的脖子已被搖光扭斷。

東方晨道:「快打電話報警,給醫院也打電話,這些可憐人能救幾個算幾個吧,唉!」說完就和搖光一起走出了會議室。

會議室躺滿一地痛苦哀嚎的人,五位懂事如夢方醒,紛紛掏出手機開始撥打電話。

等東方晨和搖光回到棲身處,那裡早有天樞、普羅修斯、蒙卡諾三人等待多時。天樞張羅了大量美食飲料,眾人等東方晨、搖光洗漱完畢,圍坐一圈大吃大喝,高談闊論。

東方晨看到搖光抓住一大塊牛排悶頭大啃,無奈道:「搖光妹子,吃牛排最好還是用刀叉,你這麼吃不累么?」

搖光抬起頭來:「不累,不累,哎,那個,那個,還有那個漢堡都是我的,你們不許吃。」

說完又埋頭撕咬起牛排來,那吃相簡直跟豺狼虎豹有的一拼。

眾人早已經習以為常,東方晨又說道:「南美頑固的『獵殺者』已經都消滅乾淨了,現在北美的還剩誰?」

天樞笑道:「根據他們的情報,北美現在就剩兩對『獵殺者』組合了,明天我先去會會他們,你們今天殺了小丑和戲子,相信他們知道後會好好掂量掂量的。」

東方晨又冷笑道:「響尾蛇和鯊魚就不用你去了,這兩人對我們屠神團的警告置若罔聞,這兩年又製造了不少血案,我和搖光親自去解決他們。牛仔和警長兩人倒是可以和他們接觸一下,他們最好能洗心革面,老老實實地過完下半輩子,不然我一樣會去找他們。『神罰騎士團』還沒動靜嗎?」

天樞搖頭道:「還是沒有一點動靜,他們也沒查出絲毫端倪。已經死了幾十個『獵殺者』了,就連阿羅修、前鋒這樣的頂級好手都死在我們手上,怎麼『神罰騎士團』連一點動靜都沒有呢?真奇怪,我們也沒有刻意隱蔽啊,只不過就是正常徒步旅行而已。」

搖光滿嘴食物,咕噥道:「就是件工具而已,有誰會為工具用壞了傷心流淚?」

天樞道:「我感覺沒那麼簡單。不管『神罰騎士團』打的什麼算盤,但是A3的主要勢力範圍還是在歐洲、西亞和地中海沿岸,他們是不是已經放棄美洲和非洲了?」

東方晨笑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們只管浩浩蕩蕩殺過去就行了,等美洲的事一完,我們先渡海去非洲,然後去俄羅斯。但我感覺去這兩個地方可能會撲空,A3組織估計是把所有『獵殺者』都交給你師尊調配了,西亞將是我們屠神團與『獵殺者』最終決戰的主戰場。」

天樞嘆道:「是啊,師尊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的阻攔我們,不然『神罰騎士團』就會起疑心,我們的線人也會提前暴露,隨後『神罰騎士團』就會傾巢出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清理門戶,那又將會是一場更大的腥風血雨,無數無辜的新人類也會跟著遭殃。最終『神罰騎士團』與屠神團的決戰將會提前爆發,而這又會引出幕後的『監守者』,可是我們還遠遠沒有準備好,目前只有蟲子一個進化一階,我們三人都還沒有到進化一階,根本不是『監守者』的對手。」

東方晨他們四人在探討屠神團行動部署的時候,已經習慣性自動忽略普羅修斯了。

東方晨說道:「所以,一旦我們進入西亞,節奏必須慢下來,行動戰鬥以磨練自身為主要目的,在對戰『神罰騎士團』之前,我們三人必須達到進化一階,蟲子也要努力提高實力。」

天樞接著說道:「況且,在西亞,『獵殺者』就不是那麼容易對付了。很可能目前所有活著的『獵殺者』都會被集中起來,統一歸我師尊指揮。我們今後遇到的將不再是一對對組合,而是成群結隊的『獵殺者』。

別的地方的『獵殺者』還好說,但是擁有『獵殺者』數量最多的卻是中國,他們數千年來形成幾個隱居山林的門派,就連我也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少人,有多少傳承秘法秘術。

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的『獵殺者』因為門派關係,師徒之間、師兄弟們之間經過幾千年代代相傳,勢力根深蒂固,所有人都視其他人為自己的親人,彼此之間早已經血濃於水,就像我們七星觀。

所以不殺則以,殺一人則動全身。而這些門派出身的『獵殺者』最擅長布陣合擊圍攻。比如我們屠神團要是再遇到出雲宗的人,就要面對這個門派所有的心靈力場者高手了,包括出雲宗的掌門人。

更可怕的是我師尊的直屬手下『四聖』和『四凶』,是聯合合擊陣法的頂尖高手,就連我師尊在對上他們八個人都要全力以赴。

況且他們都是我和搖光的同門,那就是我們的家人,估計到時候只能是團長你孤軍奮戰了,我和搖光實在下不去手。更別說最後還有我師尊他老人家了。」

東方晨笑道:「天樞、搖光,我覺得那一天還早得很,說不定我們沒過多長時間就達成進化一階了,這樣不就可以直接去找『神罰騎士團』了嗎?

想那麼多做什麼,來來來,喝酒,喝酒!」

說完卻只有東方晨一個人拿起啤酒喝了一口,而其他所有人都陷入沉默之中。 ?公元2035年3月,屠神團一行人從非洲最南端的好望角開始,一路向北。

沿途根據內線情報搗毀了十幾個A3組織在非洲的據點,但沒有遇到一個「獵殺者」成員。

據點裡面都是些普通的新人類工作人員,除了將幾個罪大惡極的頑固份子稍作處理之外,其餘人員都沒有動。

東方晨只是反覆向他們闡述A3組織的邪惡本質,並向他們解釋新人類誕生的前因後果。最後也不管他們能聽進去多少,就帶著屠神團離開了。

10月,屠神團一行人沿著尼羅河來到埃及境內,一路上吃喝玩樂好不快活,眾人都是野外探險愛好者的裝束。

蒙卡諾因為個頭太大,外貌太顯眼,普羅修斯只好給他一套地獄火作戰服穿上,始終開啟作戰服的偽裝功能。

而蒙卡諾將自己偽裝成一個兩米二的光頭黑人大漢,有這樣的彪形大漢一路上隨行,素來治安狀況不是很好的非洲也對屠神團友好起來。

這一天,眾人騎著駱駝來到一個叫尤蘇里的小鎮,小鎮一邊是尼羅河一邊是撒哈拉大沙漠,一邊綠樹如蔭,一邊黃沙萬里,一個地方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景,不能不說大自然的神奇。

一行人來到一家小旅館落腳,屁股還沒坐穩搖光就吵吵著要吃東西。

正好旅館老闆同時還經營著一個小餐館,眾人洗完澡來到一樓餐館,向老闆點了所有的卡巴布,又點了五隻烤鴿子,最後點了大量麵包和麥芽酒。

老闆眼睛瞪得跟牛眼一樣,這幫人幾乎點光了餐館的庫存,這是要把自己店裡的食物拿去祭祀河神嗎?

隨後陸陸續續又來幾位顧客要點餐,老闆只好萬分抱歉地解釋肉食沒了,只有沙拉之類的素菜。

屠神團現在已是名副其實的吃神團了。普羅修斯永遠都是只喝酒不吃任何東西,永遠都是千杯不倒,喝起酒來論公升計。

天樞算是屠神團中食量最差的一個,即便這樣飯量也有普通人的數倍之多。這都是沒辦法逼出來的,因為跟這幫吃貨用餐時,如果稍微謙讓點或者下手慢一點,那估計就只能啃骨頭,撿麵包渣吃了。

而東方晨、搖光、蒙卡諾三人的食量只能用無底洞來形容,野地徒步旅行的時候就少吃,甚至幾天不吃,到城市村鎮就狂吃,反正點多少吃多少,從來就沒聽見過三人有吃飽了這一說,搖光還時刻都在喊肚子餓。

屠神團眾人一通狂吃海喝,所有在餐館的當地人都停下了手頭的事情,看著這幾位外國人的吃相,納悶亞洲人和白人也有快要餓死的難民嗎?

一個多小時后,除了搖光和蒙卡諾還在吃烤鴿子,其餘的人都邊喝酒邊聊天了,時不時發出陣陣笑聲。

這時當地人已經習慣屠神團眾生吃相,開始相互閑聊起來。

「你聽說了嗎?上禮拜阿里兄弟也去那裡了,至今還沒回來,我估計也是失蹤了。」一個聲音說道。

「什麼?那個鬼地方他們也敢去?怎麼回事?」另一個聲音驚呼。

「誰知道呢?據說兩兄弟是為了討得一個姑娘的歡心,誇下海口了吧。算了別說這麼掃興的事情了,昨晚阿森納贏球了沒?」

東方晨是懂阿拉伯語的,一聽到這樣的對話,馬上就下意識聯想到A3組織,好好的人無故失蹤,是不是他們又在幹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我有點事過去一下。」東方晨對天樞幾人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