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血界與人界不同的是,血界完全被血族所掌控,血界中除了血族,沒有其他種族。」大魔王傳音告知道。

「血界!難道血界製造出那道血痕是要入侵我人界空間?」雲天羽眉頭一掀,有些震驚的傳音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據我了解,血界的整體實力應該稍遜你們人界。」大魔王傳音回應道。

就在雲天羽和大魔王傳音交流時,金荷雨和藍晴嫣同時換了一身熱情如火的紅色緊身衣服,而袁小溪雖然換了衣服,但依然穿著碎花小褂,十分的可愛。

「不好意思,血魂施展的吸血神通十分難纏,沒有保護好你們請見諒。」雲天羽看到金荷雨三女在茂盛的叢林中走了出來,歉意的說道。

「天羽,那不怪你,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而且你竟然可以釋放出真龍之聲,我想在道力比賽時你動用這招,我可能會輸得很慘。」金荷雨輕輕搖了搖頭,露出迷人的笑容,沒有怪罪雲天羽。

而藍晴嫣想到雲天羽施展的真龍吟,腦海中立即聯想到素盈盈提起莫家被滅之事,但沒有當眾提起。

「好了,大家速速療傷,等大家恢復傷勢,我們繼續攀登血柱山!」雲天羽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藍晴嫣,輕聲提議道。

「好!」金荷雨三女點了點頭,迅速盤膝坐在地上,運轉各自修鍊的道訣療傷,恢復身體中流失的血液。

大約三個多時辰過後,雲天羽四人完全恢復了傷勢,快速的躍進了茂盛的叢林,向血柱山巔移動。

就在雲天羽四人在血柱山中快速穿梭了三個多時辰時,天色漸漸陰暗了下來,為了避免昨夜尷尬之事再次發生,藍晴嫣提議去前方一座僻靜的山谷中休息。

「嗯!大家小心,我感覺這山谷有問題,我們速速離開這裡!」當雲天羽四人走進僻靜的山谷時,他敏銳的感知力立即察覺到山谷中瀰漫著一股危機,立即小聲提醒道。

但還沒等雲天羽四人離開山谷,一道道幽綠色的眼睛在山穀穀口處閃現,緊接著,大量的破空聲傳進了他們四人耳朵。

「不好,這裡好像是血蝠谷。」看到一隻只通體血紅色,鴿子大小,露出長長獠牙的血蝠密密麻麻的飛來,金荷雨立即想到自己爺爺提起的血柱山一大險地血蝠谷,驚呼了一聲。

「小溪、荷雨、晴嫣,你們三個主攻,我來輔助,我們突圍出去。」遭到大量的血蝠攻擊,雲天羽大聲命令道。

「好!」金荷雨三女沒有任何猶豫,迅速祭出了各自的上品天器呈三角站立,將雲天羽圍在了中間,抵擋一隻只襲來的血蝠。

希然吸了吸鼻子,沒有話,等待著靳少司繼續,只是眼睫因為激動而微微顫抖著。 不過因為血蝠通過聲波感應十分的敏銳,金荷雨三女的攻勢雖然猛烈,但卻無法大面積傷害血蝠。

而血蝠釋放出的一道道聲波攻擊,對靈魂造成了一定的傷害,雲天羽還好,有是時空夢境保護靈魂,幾乎不受影響,但金荷雨三女卻感覺到腦袋出現了腫痛。

「火光珠,爆!」蝙蝠是夜間動物,最不喜歡光亮,所以遭到血蝠釋放出的聲波攻擊,金荷雨立即在乾坤戒指中取出了數顆火紅色的光珠扔到了半空中。

「嘭嘭嘭!」當數顆光珠在半空中爆開時,火紅色的光芒立即映亮了整座山谷,炙熱的光線刺痛了血蝠圓溜溜的大眼睛。

「炫陽烈焰!」大量的血蝠遭到火光珠自爆,映射的光芒攻擊,眼睛出現了短時間失明,金荷雨立即施展上品天技,在半空中凝聚出十餘道炫彩金光,轟擊向了一隻只感知力下降的血蝠,瞬間擊殺了近百隻血蝠,大量的燒焦的屍體在半空中墜落了下來。

「真龍吟!」金荷雨施展上品天技擊殺了近百隻血蝠,雲天羽整個身體瞬間膨脹,發出了真龍下凡般的聲嘯,猶如滾動的潮水,席捲向了圍堵住谷口的大量血蝠,又擊殺了百餘只血蝠,強行打開了一條通道。

不過就在雲天羽四人想要迅速突圍出去時,突然一隻巨大的血影快速的出現,擋在了谷口,攔截住了雲天羽四人的去路。

「這是三級天獸等級的血蝠王!」看到攔截住自己去路,扇動著一雙血紅色翅膀,巨大的身體基本化成人形,但腦袋如蝙蝠無異的巨大血蝠,金荷雨立即確定這隻血蝠就是曾經吸幹了不少皇族高手血液,擁有三級天獸等級的血蝠王。

「可惡的人類,殺了我這麼多子孫,你們還想活著離開嗎?」血蝠王攔截住雲天羽四人的去路,發出了兇殘的聲音。

而剛剛被雲天羽和金荷雨聯手,擊殺了二百餘只的血蝠看到血蝠王出現,沒有盲目的向雲天羽四人發動攻擊,不過封堵住了他們的退路。

「小溪、荷雨、晴嫣,這是血蝠王實力雖強,但我們聯手他也抵擋不住,我們全力突圍。」雖然三級天獸已經相當於五級道尊高手,不過多次與七級道尊高手激戰,擁有很強戰鬥經驗的雲天羽並不畏懼,傳音說道。

「好!」金荷雨三女點了點頭,相互間眼神交流了一下后,手持各自的上品天器向血蝠王發動了攻擊。

金荷雨三女突然發動攻擊,數千隻封堵住他們去路的血蝠猶如潮水一般湧來,發出刺耳的聲波,攻擊向了雲天羽等人的靈魂。

「真龍吟!」遭到數千隻血蝠發出的聲波攻擊,早已經將氣灌注到嗓子邊的雲天羽立即發出了真龍聲,與數千隻血蝠發出的刺耳聲波轟擊在了一起。

大量的血蝠遭到聲波對撞,產生的聲波風暴攻擊被當場震死,大量的鮮血不斷在半空中瀰漫。

「血蝠光影斬!」看到自己的子孫被雲天羽施展真龍吟震死了至少三百隻,血蝠王依靠自身的實力硬生生抵擋住金荷雨三女發動的雷霆攻擊后,整個身體虛幻了起來,化成了一道道肉眼幾乎很難辨別的光影,兇猛的向他們三個發動攻擊逼迫著金荷雨三女連連的後退,根本沒有一絲機會突圍出去。

「五雷天鎖!」就在血蝠王依靠自己驚人的速度猛攻金荷雨三女時,施展真龍吟震死三百餘只血蝠的雲天羽立即施展縛束天技,在血蝠王移動的空間處凝聚出五道天鎖,強行縛束住了血蝠王的速度。

「魔猿裂山拳!」剛剛被血蝠王依靠速度壓制,內心憤怒的袁小溪看到血蝠王被雲天羽施展五雷天鎖縛束,立即沖著血蝠王轟出了足以震碎山嶽的拳芒,重重的轟擊住了血蝠王血紅色的身體上,直接將它擊飛了出去,砸到了谷口堅硬的山岩中,震得大量的碎石砸落了下來。

「一仙指!」血蝠王被憤怒的袁小溪一拳震飛,藍晴嫣立即將全身的元嬰之力灌注到手指之中,點出了一道流星般的指芒,擊穿了血蝠王鮮血淋漓的腹部,加重了它身體傷勢。

「雷龍骨刀,斬!」血蝠王接連被袁小溪和藍晴嫣所傷,金荷雨雙手緊握白色骨刀,劈出了一道雷光龍影,將血蝠王砸裂的山體劈開,將血蝠王血紅色的翅膀劈開了一道血口,大量的鮮血流淌了出來。

「可惡的人類,嘗嘗我血族大陣血欲精神陣的厲害吧。」接連遭到金荷雨三女攻擊,傷勢嚴重的血蝠王突然吐出了一顆血色光球,並搶在金荷雨三女攻擊前,引爆了血色光球,啟動了隱藏在山谷中一座精神大陣。 金荷雨恢復了清醒,發現自己柔滑的小舌頭和雲天羽的舌頭糾纏在了一起,與藍晴嫣一樣,驚慌的尖叫一聲,臉色羞紅的將親吻自己的雲天羽推開,羞澀的想要找個地縫鑽進去。

「荷雨,你先不要激動,等出去后我給你們解釋,你速速和晴嫣一樣,全力抵禦精神力量侵擾,以免大腦再被精神之力侵蝕,不可自拔。」看到金荷雨醉紅的臉頰,雲天羽內心激蕩了一下,輕聲催促道。

「嗯!」感受到離開雲天羽溫暖的懷抱,又有大量的精神之力侵擾自己的大腦意識,金荷雨立即盤膝坐在地上,摒除雜念,苦苦的抵禦。

「主人,我找到陣心所在了!」就在金荷雨和藍晴嫣恢復清醒時,雲天羽接到了迷蝶皇心意傳音。

「小溪,荷雨、晴嫣,保護好自己,我去破了這血欲精神陣!」迷蝶皇找到了陣心,雲天羽輕聲叮囑道。

「放心吧老大,她們兩個的安危交給我了。」一直盤膝打坐的袁小溪突然睜開了血紅色的眼睛,祭出了血魂擎天棍,站起身來說道。

「恩!」雲天羽看到雙眼血紅的袁小溪並不受血欲精神陣中精神力量侵擾,放下心來,迅速化作速度殘影來到了陣心位置。

「主人,如果我感覺不錯的話,這個地方應該就是血欲精神陣陣心所在。」迷蝶皇看到雲天羽快速的出現,飛到了一團血氣異常濃郁的血霧上方,傳音道。

「迷蝶皇回來,我來強行破陣!」鎖定了濃鬱血霧,雲天羽立即將迷蝶皇召喚了回來,祭出極品天器太阿劍,向血欲精神陣陣心刺出了威力可怖的一劍。

「嗡!」濃鬱血霧遭到太阿劍芒攻擊,整個血欲精神陣立即劇烈的抖動起來,一道道十餘米長的巨大裂痕不斷在血欲精神陣中蔓延,大量的血痕從四面八方攻擊了過來。

「封魔棍法!」遭到大量的血痕攻擊,袁小溪立即高速舞動血魂擎天棍,舞動出數千道棍芒,將努力抵禦血欲精神陣中精神力量侵擾的金荷雨和藍晴嫣籠罩在了裡面。

「這裡果然是血欲精神陣的陣心。」看到濃鬱血霧遭到攻擊,血欲精神陣中立即出現了大量的裂痕,雲天羽深吸一口氣,源源不斷的向太阿劍中注入元嬰之力,最大程度激發太阿劍的攻擊力,再次攻擊向了陣心。

「咔嚓!」一聲,陣心第二次遭到極品天器太阿劍攻擊,立即破碎,困住雲天羽四人的血欲精神陣也隨之消散了。

「你,你們竟然破了我血族聖陣血欲精神陣!」本想等待雲天羽四人被血欲精神陣精神力量侵蝕大腦,然後吞噬他們血液的血蝠王看到血欲精神陣被雲天羽強行破開,嚇得心驚膽顫,扇動巨大的血紅色翅膀就想逃跑。

「瞬殺之劍!」血蝠王驚慌失措逃跑,雲天羽利用金荷雨、藍晴嫣還未睜開眼睛之際,立即施展瞬移,刺出了讓血蝠王根本無法閃避的一劍。

「嗤!」的一聲,血蝠王遭到雲天羽手持太阿劍施展的瞬殺之劍攻擊,整個身體立即被太阿劍鋒利的攻擊劈開,大量的鮮血立即噴濺了出來。

「唰!」施展瞬殺之劍劈開血蝠王的身體,雲天羽手中太阿劍一轉,環成一道迴旋劍芒,將還未斷氣的血蝠王腦袋劈了下來。

藉助太阿劍的攻擊力擊殺了三級天獸等級的血蝠王,雲天羽立即將自己最大的底牌太阿劍收進了體內,撿起血蝠王身體中滾落的一顆血丹,收進了雷澤戒指中。

「血蝠王!天羽,你將血蝠王殺死了!」當金荷雨和藍晴嫣睜開眼睛時,發現血蝠王身體被劈成了三段,倒在了雲天羽身邊,震驚的問道。

「剛剛血蝠王已經重傷,再加上血欲精神陣被破,他又受到了陣法反噬,所以才會被我輕鬆殺死。」雲天羽含糊的說道。

「真的嗎?天羽,我想你應該也有上品天器吧。」想到血蝠王的實力,就算重傷也絕不容易被殺,金荷雨輕聲問道。

「我沒有上品天器,不過中品天器到有幾件。」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說道。

「好了,我老大的實力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到是你們兩個,想要暴露到什麼時候,不要再讓我幼小的心靈再受折磨了。」袁小溪瞥了一眼衣服破損嚴重,露出兩團白嫩的金荷雨和藍晴嫣,故意說道。

「你們衣服可不是我撕裂的。」經袁小溪提醒,金荷雨和藍晴嫣迅速雙手抱胸,美麗的臉頰上再次浮現出兩朵醉人的紅暈,怒視了一眼尷尬解釋的雲天羽,迅速的跑到了一片茂盛的灌木叢中,迅速換上了一身新衣服。

「雲天羽,我們姐妹倆的便宜都被你佔了,你說怎麼辦吧!」換上了新衣,臉頰紅暈未褪的金荷雨和藍晴嫣緩緩地走了出來,金荷雨佯怒的大聲質問道。

「我,我又不是故意的!當時我真是在救你們。」面對金荷雨的質問,尷尬的雲天羽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喂喂,你不要欺負我老大。我可以為我老大作證,我老大是為了救你們才親你們的。而且當時是你們主動勾引我老大來著。」這時,袁小溪挺身而出,大聲為雲天羽辯解。

「我不管!反正我們姐妹倆的清白沒了,雲天羽你要負責任!」臉色緋紅的金荷雨突然變成了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不依不饒的說道。

「負責任!你們該不會想以身相許吧!」聽到金荷雨大聲指責,雲天羽揉了揉鼻子,無奈的說道。

「呸!雲天羽,你少自戀!我們姐妹倆隨便一個人配你都綽綽有餘,你還想齊人之福。」金荷雨啐了一口,惡狠狠的說道。

「荷雨、晴嫣,當時我親你們,真的是為了救你們。而且當時你們大腦意識被血欲精神之力滲透,完全失去了自我,如果我真想占你們便宜,在那等情節下,我早就,早就……」就在雲天羽解釋到最後時,看到金荷雨和藍晴嫣噴火的眼神,嚇得喉嚨一滾,頓時閉上了嘴巴。

「早就,早就什麼?雲天羽,你還想幹什麼?」金荷雨咬牙切齒的說道,而藍晴嫣羞澀的脖子都紅了。

「荷雨你不要激動,事情已經發生,我知道再解釋也沒有用,這樣吧,我每人賠給你們一顆駐顏丹,請你們原諒。」聽到金荷雨陡然間尖銳的聲音,苦笑連連的雲天羽連忙賠罪道。

「駐顏丹!什麼是駐顏丹!」聽到雲天羽賠罪之物,金荷雨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輕聲問道。

而內心羞澀的藍晴嫣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偷偷看著雲天羽。

「這駐顏丹是以生命泉水為引煉製出來的丹藥,服下之後不但可以提升壽元,還可以永駐青春,數百年過去也不會變老。」雲天羽輕聲解釋道。

「駐顏丹是以生命泉水為引煉製出來的,可以永駐青春?世上還有這種丹藥。」一向愛美的金荷雨和藍晴嫣得知駐顏丹逆天的功效,露出了濃濃驚喜之色,大聲問道。

「嗯!用駐顏丹賠罪,不知你們可否原諒我!」雲天羽看著金荷雨和藍晴嫣驚喜的樣子,輕聲問道。

「好,如果你真有這種丹藥,我們就原諒你。」金荷雨和藍晴嫣相互對視了一眼,雙雙點頭說道。

「老大,我也要駐顏丹,我也要永駐青春!」聽到雲天羽許諾給金荷雨和藍晴嫣每人一顆駐顏丹,袁小溪眨動著大眼睛,一臉期望的說道。

「小溪,你現在要駐顏丹沒用!等你日後長大變漂亮,我一定給你一顆駐顏丹,讓你永遠漂亮下去。」雲天羽輕聲保證道。

「那好吧!」袁小溪想到自己現在的模樣,看了一眼金荷雨和藍晴嫣比自己性感的身材,聽話的點了點頭。

「雲天羽,將駐顏丹給我們,看看這駐顏丹是否像你說的那般逆天」換上了一身碧綠色綾羅長裙的金荷雨輕輕走到了雲天羽身前,伸出白嫩修長的芊芊細手說道。

「我現在身上沒有現成的駐顏丹。」雲天羽輕聲說道。

「沒有,雲天羽,你敢耍我們!」金荷雨眉頭一掀,怒氣沖沖的說道。

「荷雨,你先不要激動!你們在這裡等我,我現在就去煉製,一會就能煉製出來。」雲天羽看著滿臉怒氣,性感妖嬈的金荷雨,輕聲安撫道。

「那好,那我們三個在這裡等你,你趕快去煉製吧!」金荷雨有些期待的催促道。

畢竟這等永駐青春的駐顏丹,對於金荷雨這等絕色美女的誘惑是致命的。

「嗯!最多三個時辰,我就會回來。」說完,雲天羽身體微微一閃,進入到了茂盛的叢林中,找到了一處相對安靜的樹洞鑽了進去。

「大魔王,拜託了!」鑽進樹洞,雲天羽立即溝通大魔王。

「你小子啊!為什麼對待敵人可以那麼霸氣,對待女人就不能強硬一些,如果剛剛你和她們突破最後一步,我想她們絕不會這麼對你。」大魔王有些恨鐵不成鋼的說道。

「乘人之危這種事情,我做不出來。」雲天羽輕輕搖了搖頭道。

「哎,算了!隨你吧!將煉製駐顏丹的材料給我,幫我護法,不要讓人打擾我煉丹。」大魔王嘆息一聲,在時空夢境中漂浮了出來。

「嗯!」雲天羽點了點頭,迅速將煉製駐顏丹的材料交給了大魔王,然後守在了樹洞外面為大魔王護法。 大約兩個多時辰過後,雲天羽聽到了大魔王傳音呼喚,立即進入到樹洞之中。

「天羽,我利用你僅剩的生命泉水和煉丹材料,一共煉製了六顆駐顏丹。」雲天羽進入山洞后,身體有些虛脫的大魔王將六顆碧綠色,散發出濃郁生命之力的駐顏丹交給了雲天羽。

「多謝了大魔王,你速速進入時空夢境中休息吧。」雲天羽將六顆駐顏丹收進了一個白玉瓷瓶中,點了點頭,感激的說道。

等大魔王回到時空夢境后,雲天羽迅速離開了樹洞,快速的返回到了袁小溪三人休息的地方。

不過就在雲天羽返回袁小溪三人休息的地方時,他感覺到空氣中瀰漫的血氣十分濃郁,大片的古木傾倒在一邊,輕聲問道:「你們遭到血靈攻擊了!」

「嗯!在你離開不久,我們就遭到血靈攻擊,不過好在血靈的數量並不多,被我們三個在極短的時間解決了。」金荷雨輕輕點了點頭,講述道。

「天羽,你煉成駐顏丹了嗎?」金荷雨話語剛落,藍晴嫣一臉期待的問道。

「嗯,我已經煉成了駐顏丹,這是你們兩個的。」雲天羽點了點頭,拿出白玉瓷瓶,倒出了兩顆綠油油,龍眼大小,充斥著濃郁生命之力的駐顏丹,分別送給了金荷雨和藍晴嫣。

「這就是駐顏丹嗎?」接過碧綠色的駐顏丹,金荷雨和藍晴嫣並沒有立即服用,而是仔細的研究了起來、當二女感覺到駐顏丹中充斥的強大生命之力時,二女漸漸相信了駐顏丹的功效,相互對視了一眼,將兩顆駐顏丹吞到了肚子中。

吞到了駐顏丹,二女立即感覺到一股濃濃的生命之力在自己身體中爆發,不斷的與自己身體細胞相融化,賦予了全身細胞強大的生命活力。

「這駐顏丹果然有效。」服下了駐顏丹,金荷雨和藍晴嫣感覺到全身充滿了活力,自己全身皮膚變得更加細膩,美麗的容貌也有一種永駐的感覺,露出了濃濃的驚喜之色。

「現在,你們可以原諒我了吧!」看著金荷雨二女欣喜若狂的樣子,雲天羽露出淡淡的笑容,輕聲問道。

「那件事就算了,不過那是屬於我們四個的秘密,你不能給第五個人說起,否則我們饒不了你。」得到了巨大的好處,金荷雨和藍晴嫣輕輕點了點頭說道。

「放心,我不會給其他人提起的!我們繼續攀升血柱山吧。」雲天羽看到金荷雨二女原諒了自己,暗自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保證道,帶著金荷雨三女,繼續向血柱山巔移動。

就在雲天羽四人配合默契的擊退了血柱山中大量的血魂時,終於攀上了插入雲霄的血柱山中部區域,周圍的雲霧變得濃郁起來,天色也漸漸陰暗了下來。

「天色不早了,我們去前面那幾棵古木樹冠中休息吧,等明天一早繼續攀登血柱山!」黑夜就要來臨,雲天羽稍稍放慢了腳步,指著前方一株株枝繁葉茂的古木,輕聲提議道。

「好!」金荷雨三女點了點頭,跟著雲天羽來到了一株株至少有十多米高,枝繁葉茂的古木下面,縱身躍到了茂盛的樹冠之中,躲進了裡面休息。

「嗯,這些古木中的生命之力為什麼如此的濃郁?」就在雲天羽躲進古木樹冠中調息時,雲天羽透過古木的樹冠,感覺到自己身處的古木蘊含十分強大的生命之力,暗中警惕了起來。

雲天羽察覺到端疑,藍晴嫣三女也察覺到端疑,立即傳音給雲天羽,暗中交流了起來。

就在雲天羽四人傳音交流之際,他們四人同時感覺到身體周圍的樹枝突然彎曲著變長,纏繞向了自己的身體。

「這些古木有問題,我們速速離開這裡!」遭到古木樹冠中的樹枝纏繞,雲天羽當機立斷,釋放強大的元嬰之力強行震斷了堅韌的樹枝,與金荷雨三女從古木上躍了下來。

不過雲天羽四人剛剛躍到地面上,布滿落葉的地面劇烈的顫抖起來,一根根手臂粗的巨大樹根在地面中鑽出,好似一條條地蛇,向雲天羽四人發動了猛烈地攻擊。

「巫瞳眼,給我破!」遭到破出地面的數根攻擊,雲天羽額頭上立即裂開了巫瞳眼,控制巫瞳眼射出一道道黑色光絲,將扭曲著襲來的數根震碎了。

雲天羽藉助巫瞳眼的攻擊力射碎數根,金荷雨三女也憑藉各自的手段將襲擊自己的數根絞碎了。

「大家不要戀戰,我們迅速突圍。」雲天羽大聲提議道。

「好!」在雲天羽帶領下,金荷雨三女不斷地提速,跟著雲天羽穿過躁動起來的山林,快速的向血柱山巔移動。

就在雲天羽四人依靠各自的天器,不斷地擊碎從四面八方襲來的樹體攻擊,進入到詭異山林深處時,四人同時在前方不遠處察覺到危機。

「好可怕的力量,前面那三股力量怕不比四級道尊弱。」感覺到前方出現的可怕氣息,雲天羽四人同時停止了移動。

不過雲天羽四人雖然停止了移動,但他們腳下的土地卻急速的抖動起來,瞬息之間,四人感覺到的三股強大氣息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樹妖!」藉助手中映射出萬丈白光的月光石,看到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擁有一張古老滄桑的面孔,通體血紅色的巨大古木,雲天羽立即確定眼前這三株可以移動的古木已經成精,成為了樹妖。

「天羽,你們的運氣真不錯,竟然讓你們遇見了血界獨有的血心樹,而且還是三棵生靈成妖的血心樹。」就在雲天羽想要帶著三女強行突圍時,大魔王的聲音在他腦海中響起。

「血心樹?大魔王,什麼是血心樹?」雲天羽傳音詢問道。

「血心樹是血界獨有的一種奇樹,樹體之中生長著一顆強大的血心。而隨著血心越來越強大,血心樹就會藉助血心的力量生靈成妖,變得十分可怕。」

「不過如果你們三個六級道聖高手得到這三顆血心樹的血心,應該可以全部突破境界,達到七級道聖境界。」大魔王傳音告知道。

「我、小溪、晴嫣得到血心樹血心,都可以突破七級道聖境界!」雲天羽眉頭一掀,驚喜的傳音回應道。

「嗯!血心樹形成的血心力量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就算那七級道聖境界的小姑娘,煉化血心都有機會突破一級道尊,不過在這血柱山中突破一級道尊,對她不但沒有任何的好處,而且還會極大地損傷她的異變嬰神,影響她日後修鍊。」大魔王傳音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