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請我進去嗎?」瓔珞的聲音有些清冷,卻讓人骨頭髮酥心癢難搔,換個男人肯定瞬間被迷的神魂顛倒,但葉問天不是一般男人。

「不用了,你是冠軍侯的女人,冠軍侯是我的敵人,哦不,現在他是我的手下敗將,我為什麼要請你進來?」葉問天毫不客氣。

瓔珞也不在意,輕笑一聲超前邁了一步,如果葉問天不躲,必然會裝入懷中。

「果然夠狠!」葉問天心中暗道,瓔珞這個舉動,就是在逼他向後退,如果他不讓開,就會裝入懷中成非禮之嫌。

但葉問天會退讓嗎?當然不會!會讓對方裝入懷中嗎?當然也不會!被冠軍侯玩弄過的女人,他沒興趣。

抬手,推出,按在瓔珞的肩上,將她拒之門外。

「問天侯,你也太不解風情了吧,將一個芊芊弱質的女子拒之門外,是男人該做的事情嗎?」瓔珞凝視著葉問天的雙眼,慢抬皓腕抓住了葉問天按在肩上的手,一道粉色的氣流從指尖溢出,毫無阻礙鑽入皮膚之中。

葉問天一驚,感覺渾身突然燥熱起來,旖念叢生幾乎想將面前美女就地按到,可他靈魂之力何其強大,連忙以鎮魂之力將旖念壓了下去,震開瓔珞的縴手,深吸氣,然後噴出一股粉色的霧氣。

「好媚功!」葉問天目光微凝。

「好定力!」瓔珞淡淡一笑,眼中卻又驚訝之色,能瞬間將她的媚功破去,這份定力簡直可怕。

「可惜對我不頂用。」葉問天嘿然一笑道,「如果冠軍侯知道自己的女人光天化日之下來勾/引我,會作何感想呢?」

瓔珞並沒有回答,轉而歪著頭問道:「你覺得我美嗎?」

「美。」葉問天頷首,不待對方接話,話鋒一轉,「可我對你不感興趣!」

「天下不可能有男人對我不感興趣。」瓔珞的語氣很自信,這是傳承自極樂天宮的自信。

葉問天冷冷一笑:「我的意思是,我對冠軍侯玩過的女人不感興趣。」

「你!」瓔珞瞳孔收縮,面色微微一變,但隨即又恢復過來,道,「冠軍侯的靈魂烙印是你傷的對嗎?」

葉問天一聽哈哈大笑:「沒錯,是我傷的,現在他是不是萎掉了?是不是為此而痛不欲生?我猜他現在連女人都不敢見吧,哈哈!」

瓔珞瞳孔又收縮了一下:「你是故意的?」

葉問天笑得開懷之極:「當然是故意的,這廝禍害女人無數,又對我的女人出口不遜,這是他應有的懲罰。」

「有恢復的方法嗎?」瓔珞問道。

「你覺得我會告訴你嗎?」葉問天冷笑,「除非他跪在我面前求我,否則他就一輩子做太監好了。」

「怎麼,你是來興師問罪的?」特蕾莎走了過來,上下打量了瓔珞幾眼。

瓔珞螓首輕搖:「問罪?我還沒那麼愚蠢。實話說吧,極樂天宮每一位傳人的目標,都是找到最有潛力的男人,然後幫助他們成為最強者,我身為天宮門徒,自然也不例外。本來我認定冠軍侯是最有潛力的男人,卻不料他被你挫敗,這證明你才是真正最有潛力的男人,所以我決定放棄冠軍侯,幫助你成為最強者!」

葉問天和特蕾莎都愣住了,這女人還真是夠直接的啊,竟然因為一場勝負就要將冠軍侯踢開另攀高枝,簡直果決、冷漠、無情!

「你還真是夠無情的,冠軍侯也確實夠可憐,好歹也是十宗第一天才,卻被你當成垃圾一腳踢開。」葉問天切齒冷笑。

「最強者以下都是廢物,我身為天宮門徒,是不會跟隨廢物的,我們只跟隨最強者!」瓔珞的語氣變得很自信很高傲,「冠軍侯能取得今天的成就,至少有三分是我的功勞。以我的姿容智慧,你若得到我的幫助,成為最強者指日可待!」

頓了頓,瓔珞凝視著葉問天的雙眸又道:「我知道我的決定看起來很無情,但這就是現實,我和冠軍侯之間沒有感情,和你也一樣,我們不需要感情,只需要成就。而且,只要你答應接納我,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和五宗報復你的計劃有關。」

葉問天和特蕾莎差點笑出來,這個秘密他們早就知道了好不好。

「不好意思,我不需要你,照樣能成為最強者。」葉問天忍住笑斷然拒絕。

瓔珞露出愕然之色:「你拒絕我?你知道天宮門徒的意義嗎?」

「不知道,我直說了吧,我對冠軍侯玩過的女人不感興趣,這樣總行了吧?」葉問天癟癟嘴,有些不耐煩。

「你確定要拒絕我?」瓔珞瞳孔縮小如針尖,呼吸微微加速。

這次,回答她的是一記超級響亮的耳光,只見特蕾莎揮手就抽了過來,如天外飛來無法閃躲,瞬間就落在了瓔珞臉上,接著只聽啪的一聲脆響,瓔珞面紗飛揚,絕美的俏臉腫了起來,五條纖細的指引腥紅刺目,紗裙翻飛,咕嚕嚕滾下了侯府門口的台階。

「賤人,再敢出現在姐姐我面前,見一次打一次,滾!」特蕾莎霸氣凌天,指著瓔珞的鼻子說完,哐當一聲將門重重合攏。

一門之隔,內外兩界。

府門口寒氣襲人,瓔珞爬起來,捏著面紗指節發青,美眸中殺意凜凜,寒聲道:「葉問天,你會後悔的,我們走著瞧!」

(第十更,十更完成,存稿箱正式清空,給跪了……)

… 女人的威脅一般比男人更可怕,來自極樂天宮門徒的威脅,自然更加可怕,這句威脅的話,門后的兩人肯定是聽到了的,但兩人懼怕嗎?當然不懼!這兩位可都不是會懼怕的主。

「切,還敢威脅我?真以為自己能代表極樂天宮?」葉問天不屑道。

特蕾莎很認真的擦了擦手,道:「若是個剛剛出道的門徒也就罷了,冰清玉潔收了也沒什麼,可這賤人不知道被冠軍侯玩了多少遍,你若收了,就永遠別想碰我。」

葉問天順勢摟住她的腰:「我當然不會,走泡靈池去。」他真想看看待會左冷薰是什麼反應。

特蕾莎在他胸前戳了一下,壞笑道:「你先別去,等我們入池之後,你再來,懂嗎?」

葉問天笑道:「你這是要把她坑的底朝天啊,太壞了。」

「別得了便宜賣乖,姐姐我還不是為了你好?一會你別過分,要慢慢來,不然她暴走起來,我也攔不住!」特蕾莎低聲叮囑。

葉問天頷首道:「放心吧,我就勉為其難當一回柳下惠好了。」

「柳下惠是誰?」特蕾莎好奇。

「額,一個坐懷不亂的老男人……」葉問天說完,在特蕾莎的驚呼聲中,將她橫抱而起朝後堂奔去。

……

第六進院落,某房間之中。

「還不好意思了?上次又不是沒見過,要不要姐姐我幫你寬衣?」特蕾莎見左冷薰動作緩慢,直接湊過來扯她的腰帶。

「啊,我自己來就可以了。」左冷薰心跳如雷面紅如潮,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緊張,雙手都在微微顫抖,寬衣的速度自然慢了下來。

特蕾莎一邊幫她一邊作怪,伸出兩根手指在她面前晃了晃,嘖嘖笑道:「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忘了上次你的模樣了嗎?」

左冷薰面色更紅,嬌軀一顫幾乎要軟到,連忙提氣站穩,嗔道:「別說了,上次還不是因為你太……」

特蕾莎打斷道:「太什麼?是因為你太激動了吧。」話音未落,雙手陡然一分,只聽嗤啦一聲,衣服碎片如蝴蝶斑滿屋飛舞,左冷薰從內到外被撕了個乾乾淨淨,瑩白的肌膚全都暴露在空氣中。

「啊,你別這樣。」左冷薰驚呼。

特蕾莎玉指順著左冷薰的曲線輕輕滑動,指尖如有魔力,所過之處都會輕輕顫抖。

「別,別這樣……」左冷薰眯起眼睛,有些受不了了。

特蕾莎讚歎道:「身材真好,比上次仙武大森林見面的時候還要好,是不是為了等我而特意保持的?」

左冷薰說不出話,軟在特蕾莎懷中,媚眼如絲嬌喘連連。

特蕾莎心道不能再逗,再逗來要真的了,扯過一條薄薄的雲紗裹在左冷薰身上,道:「走吧,我們去靈池好好聊聊。」

左冷薰好不容易站穩,長出口氣,低頭看了看身上的雲紗,頓時又紅了臉,嗔道:「這也太薄了吧!」

「有嗎?這樣方便嘛,你若不願意,那我就忙正事去了。」特蕾莎作勢欲走。

左冷薰連忙拉住:「好吧,就這樣吧,要我幫你換嗎?」

「不用,你還是留點力氣吧。」特蕾莎撩起冰藍色的長發,玉指輕彈,第一顆扣子便迫不及待地彈開了。

……

靈池不深,坐在靈液之中,液面剛好漫過胸口,由於被葉問天事先加溫過,所以和泡溫泉的感覺差不錯,順帶還有修鍊功能。此時,兩位美人就浸在池中,肩並肩靠在一起有說有笑聊得挺開心,不知道是不是特蕾莎在作怪,左冷薰的俏臉總是很紅,而且總在不安地扭動,似乎忍得非常辛苦。

溫熱的靈液青氣蒸騰,讓兩位美人的倩影有些朦朧,液面將將漫到胸口,小半峰巒浮出水面,如深藏水中的冰山,完美的弧線足以令天下男子垂涎瘋狂。

由於雲紗本來就很薄,被靈液浸透之後,幾乎完全變得透明,緊緊貼附在了肌膚之上,存在感幾乎低到沒有。

特蕾莎掬起一蓬靈液灑在左冷薰頸上,液滴如玉珠一般,順著天鵝般的脖頸流下,劃過鎖骨的弧線,躍上山巒,最終匯入溝壑之中消失不見。

「不錯啊,身材跟姐姐我差不多,手感真不錯。」特蕾莎伸手輕輕一握,登時令左冷薰嬌吟一聲。

「比你還是差一點的,嗯……」左冷薰俏臉酡紅,她很享受這種感覺,彷彿又回到了當年那個山洞之中,卻沒有注意到不知何時,葉問天已經站在了池邊,腰上圍著一條大毛巾,正笑意盈盈地望著這一幕。

特蕾莎繼續逗弄左冷薰,轉頭朝葉問天眨了眨眼,葉問天笑著搖了搖頭,一步邁入池中,相隔十米,在兩位美女的對面坐下。這點距離,對葉問天來說根本不算什麼,就連淡青色的靈液,也無法阻擋他的視線。

「真舒服啊。」葉問天故意嘆了口氣,笑意盈盈等待左冷薰的反應。

果然,左冷薰豁然睜眼,看到葉問天之後,一聲驚叫,下意識抬手護住胸前,另一隻手藍光閃爍,靈力暴卷而出,就要朝葉問天拍過去,冰藍色寒霧席捲整個院落,所過之處全都凍成了寒冰。水麒麟,水屬性,可控冰。

「住手!」特蕾莎早有準備,出手如電將其按住,同時縴手猛一用力,登時令左冷薰軟在了懷中。

「你,你為什麼在這裡!」左冷薰厲聲質問,整個身子都縮在靈液之中。

「這是我的地盤,我不可以來嗎?」葉問天笑道。

「他是我男人,當然要和我一起,我有說就我們兩泡靈池嗎?」特蕾莎將左冷薰拉了起來。

左冷薰面色忽紅忽白,瞧了瞧特蕾莎,又瞧了瞧葉問天,總算明白中計了,她冰清玉潔守身如玉,何曾被男人看過身子?就算葉問天是特蕾莎的男人,她也接受不了。

「我不理你了!」愣了半晌,左冷薰一甩長發,如受驚的小鹿,捲起氤氳水霧裹住身子嗖的一聲沖了出去。

葉問天和特蕾莎並沒有阻攔,對視一眼都笑得前仰後合。

「感覺怎麼樣?想不想吃掉她?」特蕾莎浸在靈液中,玉指點著下唇,笑得勾魂奪魄顛倒眾生。

葉問天游過去,將特蕾莎摟入懷中,在她唇上親了一記,十指將軍撕毀協議開始正式攻城:「挺誘人的,但還比不上你,我現在就想吃掉你!」

特蕾莎反手環住葉問天的脖子,吃吃笑道:「來吧,姐姐我等你很久了呢!」

(不好意思,一直在停電,剛剛才來,寫書最討厭停電了,囧。)

… 一日風流自不待言,之後葉問天去了一趟地府戰場,地府戰場暫時還算平靜,經過上次一役,鬼族收斂了很多,似乎在孕育著更大規模的行動,東方荒原紅光漸起,第二條空間隧道可能不久之後就會被惡魔打通。

面對不久之後的大戰,參與地府戰場的強者們非但不畏懼,反而躍躍欲試,積分列表掛在那裡,天天看著簡直比不穿衣服的絕世美女還要勾人,他們巴不得多來點惡魔,這樣祭品才夠分。

正所謂天下攘攘皆為利往,經過上次大捷,許多處於觀望狀態的強者紛紛意動,後悔沒有第一批參與,陸陸續續朝地府戰場趕來。

葉問天當然是熱烈歡迎,強者越多聯盟就會越強大,惡魔和鬼族的威脅就越小,而且人多了積分就會分散,積分兌換列表的壓力也會驟減。

另外,葉問天還發現,在眾多強者之中,有不少人似乎心懷鬼胎,有的可能是想鑽空子得利,而有的則必然是永夜、玄武帝國、五宗派來的姦細,目的無疑是從內部摧毀聯盟。

葉問天在積分列表上留下了幾套套裝,又叮囑聯盟長老小心內奸,便放下心返回了混亂之治,眼下即將面對五宗的毀滅性報復,煉製五靈獸元丹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混亂之治

「月禪姐,感覺如何?住的還習慣嗎?」葉問天邁入房間微笑著說。

金月嬋容貌絕美,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高貴威儀,見葉問天進來,點了點頭笑道:「很自由,對我來說這就足夠了,謝謝你幫我離開宗門。」

「謝什麼?你是我姐嘛,幫你是應該的。」葉問天道。

金月嬋作為黃金宗的天之驕女,智慧眼光都很獨到,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你是不是有事找我幫忙?」

「果然不愧是黃金宗第一天才!」葉問天也不見外,將五宗的復仇計劃說了一遍,道,「這場危機同樣是大機遇,我準備給他們一個天大的驚喜。」

金月嬋聽了沉吟片刻,眼中掠過睿智的光芒,道:「你說的不錯,但我能幫你什麼呢?」

葉問天取出五靈獸元丹的玉簡遞了過去,道:「這是五靈獸元丹的丹方,我缺真靈之金、真靈之火、真靈之木、真靈之土和真靈之水這五種材料,天帝寶庫沒有,錢寶貝讓我來問你。」

聽到五靈獸元丹這個名字,金月嬋明顯吃了一驚,拿起玉簡以靈魂之力探入,嬌軀明顯顫了顫,片刻之後睜開眼睛,眼中滿是震驚之色:「真的是五靈獸元丹的丹方,沒想到竟然還保存在世間,你要煉製這種丹藥對付五宗強者對嗎?」

「沒錯,你猜得很對,我眼下正缺靈環,五宗強者願意送上門,我何樂而不為呢?」葉問天露出一抹狠辣的笑容,道,「缺少的這五種材料你有嗎?」

金月嬋沉默了一下,眼中掠過一道猶豫之色,沉聲道:「有!」

葉問天何其敏銳,立刻道:「這五種材料是不是很珍貴?」

「無妨,就當我給你的謝禮吧。」金月嬋似乎做出了決定,頓時顯得輕鬆了許多。

這五種材料何止是珍貴,簡直不能用價值來衡量,就連天帝寶庫都沒有收藏,她身為黃金宗下任宗主繼承人,才有資格得到這種寶物。

葉問天手中光芒一閃,一枚黑底紅紋的正方體石塊憑空出現,約四分之一拳頭大小。

看到這個立方體石塊,金月嬋登時忍不住驚呼道:「極品鎮魂石!」

葉問天點了點頭:「沒錯,就是極品鎮魂石,權當是給你的補償吧,千萬別推辭,反正是從冠軍侯那裡搶來的,有了這枚鎮魂石,你晉陞至尊時凝練的魂珠將更加強大,還能守護靈魂,免疫一切幻術和靈魂類攻擊。」

十帝榜最後一戰,葉問天收了冠軍侯的三塊極品鎮魂石,每一塊有拳頭大小,無比罕見,為了物盡其用,他將其分割成了十二個小立方體,這塊就是其中之一。

「好,那我就不推辭了,謝謝你。」金月嬋鄭重將鎮魂石接過,「我現在是靈帝修為,五星聖煉金士,幾乎所有五星靈丹我都能煉製。五靈獸元丹乃五星上品,只要你放心,可以將材料都交給我,煉金的步驟由我來幫你完成。」

「那太好了,有什麼不放心的?我的鍊金術暫時沒有你強,有你幫忙,我能節省出大量時間。」葉問天毫不猶豫,一股腦將所有材料都堆在了桌子上。

金月嬋見葉問天如此豪爽,頗感欣慰,微笑道:「你放心,我一定幫你練出最佳品質的五靈獸元丹!對了,我不懂煉器,所以五靈獸元丹內部的五靈乾坤鎖需要你來完成,另外,五靈獸元丹太過逆天,丹成之時會引來天劫,我需要一個能抵擋天劫的人來給我護法!」

「五靈乾坤鎖交給我,至於天劫,我可能沒有時間,對了……」葉問天一拍手,以靈魂之力沉聲喝道,「顏驚雷,過來見我!」

滾滾靈魂波動傳遍整個問天城,所有人都感覺一陣顫抖,顏驚雷正在閑逛,被靈魂之力掃過,登時渾身汗毛都乍了起來,一聲怒吼御空而起朝葉問天的位置飛去。

三秒鐘,顏驚雷沖了進來,大吼道:「吼什麼吼,煩不煩啊,我是你小弟嗎?」

「廢話,你既然跟著我混,不是我小弟是什麼?不服單挑,我讓你兩隻手!」葉問天瞪了回去。

「考,你等著,早晚我要打敗你!」顏驚雷呼吸一滯,現在單挑,他真是有心無力。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表姐,金月嬋。」葉問天道。

「你好。」金月嬋很禮貌地打了個招呼。

顏驚雷朝金月嬋望去,只一眼就看傻了,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金月嬋姿容不遜於女元帥,氣質雍容貴氣,這種級別的美女,可不是隨時都能見到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