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衝動!」關羽急忙拉住了他,說道:「先生都已說過,此事我們未曾有證據,若是你直接動手,可就壞事。」

「如何壞事了,姜兄弟那等好本事,就算他們一起過來,那也是不怕的!」張飛大叫道。

「不可,若是直接對東吳出手的話,東吳與曹操聯手便成了明面之事,那時候便危險了。」諸葛亮搖了搖頭,對那人說道:「快快請進吧。」

「你們這麼誣陷我家裡,到底是為了什麼。」孫尚香眼珠子一轉,到也沒生氣,直勾勾的看著姜亢,低聲問道。

姜亢一陣尷尬,摟住她的細腰道:「什麼你家我家的,現在你是我的人了,東吳是你娘家,你哥是你親戚,你家人就剩下我一個人。」

兩人正說著悄悄話,兩道人影已經走了進來。

魯肅和周泰一看摟著自家小姐的是個不認識的年輕人,登時那個氣啊!

他奶奶的,我們好心和你們和親,你竟然隨便找了個人就過來了,這小子長大高高大大的,怕不是個做鴨的吧!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在我家小姐身上動手動腳!」

周泰一聲怒吼,二話不說,提著刀奔著姜亢就上來了。

他這是打個馬虎語,也是孫權的命令,但有機會,二話不說就殺了那個男的,以此為懲戒。

而魯肅也是陰沉著臉不說話,自己這邊占著理過來,且看周泰動作,如果他們阻攔的話,自己再講理也不遲啊。

趙雲等人沒插手,諸葛亮也沒開口,一個個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魯肅突然覺得有些不大對勁了,但又說不上是哪不對勁,總是覺得奇怪的緊。

周泰提著長刀,瞬間趕到姜亢面前,見此人依舊沒有動彈,不由得心中冷笑。

又看著小姐和他舉止親密,心中更為惱火,當頭一刀!

「找死啊你!」

一聲嬌喝,孫尚香一拍桌子,神武大炮瞬間入手,沖著周泰就是轟的一下!

一刀漆黑的濃煙噴出,帶著周泰一路往外飛去,將大門都轟了個稀爛,落在了遙遠的江面之上,嚇得一眾水軍慌忙搭救。

「真是好笑,本小姐的男人,哪裡需要你這奴才來插嘴?!」孫尚香哼了一聲,將炮拿在手上,指著魯肅的鼻子道:「你是不是也要攔著?」

諸葛亮等人暗笑不已,這到好了,孫尚香動手打人,他們只能吃啞巴虧了。

果然,魯肅當場就差點哭了出來。

這姑奶奶才幾天功夫啊,胳膊肘急往外拐,也不知道周泰讓她一炮打成啥樣了。

但孫尚香身份放在那,他哪裡好多說什麼?

急忙一拱手,態度恭敬的說道:「小姐您誤會了,我們沒有其他意思。」

「嘿嘿,提著刀上來還沒有其他意思,你倒是說說你們幾個意思啊。」張飛樂了。

關羽急忙瞪了他一眼,不讓他開口說話了。

魯肅笑得頗為尷尬,只能從袖子里拿出一張紅色的請帖。

「後天便是主上大婚,特意差遣在下來送請帖,到時候也希望小姐回去一觀,國太可是盤完的緊。」說完,魯肅將請帖遞上,道了一聲「告辭」,轉身便走,唯恐孫尚香發怒。

孫尚香接過請帖,哼了一聲道:「去與不去,看我心情,要是孫權到時候擺譜,我讓他下半輩子做太監!」

魯肅剛走到大門口,聽到這話登時一個趔趄栽倒下去,差點就爬不起來了。 月色之下,房中兩人大汗交織。

姜亢摟住孫尚香的細腰,兩人正在做著那不可描述的運動。

事後的男女都趴了下去,呼呼的喘著氣。

「外面來人了,是那諸葛亮!」

孫尚香突然一個翻身,用棉被裹住了自己,對姜亢說道。

「肯定是有要緊事情。」姜亢點了點頭,開始穿著衣服。

一陣咳嗽聲之後,諸葛亮便走了。

「先不要急著走!」孫尚香拉住了姜亢,問道:「你老實告訴我,你們三個跑到蜀國來到底是安的什麼目的?」

姜亢心裡咯噔一聲,這姑娘看著大大咧咧,其實一點都不傻。

「你放心說罷,我還能賣了你不成?」孫尚香哼了一聲,用被子搭在自己身上,只露出了一個香香的肩膀。

「恩……我本名項羽,來此為了救人,然後聽說你要和劉備結婚,所以就去撿了個便宜。」姜亢老實回到。

孫尚香一聽大笑,道:「原來你早就覬覦本小姐的美色了?」

「是啊。」姜亢也笑了。

「那劉備是你們坑的?」

「……是。」

「好大的膽子啊,所有人都被蒙在了鼓裡,竟然還敢將這鍋往東吳腦袋上扣。」孫尚香笑了,這時候竟然不說是她家了,讓姜亢心中甚為得意。

「我哥結婚的那女子和那個小喬和你什麼關係?」

犀利的話,讓姜亢頓時有些尷尬。

撓了撓頭,依舊老老實實的交代了起來:「我們差不多的關係。」

「那誰更親近些!」孫尚香抬起了兩條光溜溜的白腿,勾住了姜亢的脖子。

姜亢呼吸一重,但想著諸葛亮還在外面等著,也沒敢再次激起戰火來,只能苦笑道:「你親近!」

孫尚香打量了他一眼,道:「不過還真是挺厲害的,早去早回,回來我要榨乾你!」

姜亢一聽樂了,伸手在那翹臀上拍了一把,穿好了衣服,推開門出去了。

獨家暖愛,總裁太霸道 走出了自己的小院子,外面連著一個大院子。

院子中央擺著一張石頭桌子,空空如也,院子門口則立著一個人,正是諸葛亮。

「交完公糧了?」諸葛亮笑著問道。

「怎麼了,羨慕不是。」姜亢笑了笑,兩人往中央走著,不見百里守約的人影,他不由得問道:「百里那傢伙呢?」

「在這。」

那石頭桌子底下漸漸的鑽出來一道人影。

姜亢瞬間無語,問道:「你躲在那幹嘛?」

「為了安全。」百里點了點頭道。

三個人坐了下來,開始說起了正事。

「後天婚禮進行,我們一塊兒過去。」

「恩。」

「百里明天晚上摸回去,帶給消息給哪吒他們,讓他們來幫忙,防止鬼穀神教的人會插手。」

「他們會賣你這個面子嗎?」諸葛亮和百里守約都有些懷疑的看著姜亢。

姜亢將胸膛拍的轟隆作響,道:「你們就放一百個心吧,他們要是不賣我這個面子,會有人扒了他們的皮的。」

諸葛亮一聽眼珠子轉了轉,道:「莫非,你和女媧娘娘。」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百里守約身子一抖,急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以證明自己的清白。

「去去去,胡說八道什麼呢,話已說完了,我先回去了。」

姜亢一擺手,腳步有些快,心裡迫不及待,想著出來時候孫尚香那妖嬈的樣子,他心裡就有股火焰燃燒不息。

腳步更加的快了一些。

「他不會精盡人亡吧?」

「應該不會,畢竟體質超群。」

「那孫尚香看不出來啊,平時大大咧咧的,那方面要求這麼高么……」

「你小點聲,今天那周泰的下場沒見著么?」

百里守約搖了搖頭,轉身也走了。

「恩恩……!」

小院之中再度傳來了孫尚香那高亢的聲音,聽得諸葛亮一個哆嗦,趕緊走了。

……

江南盛景,桃花隨著江水直流。

高高的樓閣之中坐著一道俏麗的身影,眼中帶著無盡的哀色,看著遠方的青黛片綠長山,眼前劃過一幕幕的景象。

兩人在水邊的荒唐一夜,還有被抓走那日和自己妹妹一塊服侍姜亢的場景,歷歷在目。

敲門聲響起,門外走進來一些丫鬟打扮的人。

「貴人,請更衣吧。」

虞喬有些落寞,她哭過,也抗爭過,卻是無力的緊,修為也被封住了,根本再也無力掙扎了。

門外探進來一個小小的腦袋,左顧右盼,隨後腳下一溜衝進了進來。

「小喬小姐!」

眾多侍女看到這嬌小的美人兒沖了進來,頓時一陣頭大,「我們要替貴人更衣。」

「我說過了,人家有男人了,不能再嫁人!」小喬氣鼓鼓的,兩手插著自己的細腰,胸前的飽滿有些駭人。

「小喬小姐,王命難違,這是主公的命令,不要為難奴婢們。」那些丫鬟低著頭說道。

末世第七城 「我不管!」小喬張開雙手,攔在了虞喬的面前。

嬌妻難馴:霍少溺愛不停 「小喬!」

門外響起了一聲嬌喝,一雙赤裸的天足落在了門檻上,微風帶來鈴鐺的響聲,緊接著是一陣清水般的香氣。

潔白的美腿光滑的不像話,細腰之下截著一點兒的短裙,上身修身的衣服勾勒出姣好的身材,極其漂亮的臉蛋上掛著聖潔的姿態。

「大喬小姐!」那些奴婢的腰又彎了下去。

「嗯……」大喬應了一聲,踩著天足走了進來。

小喬一看大喬來了,頓時無奈的吐了吐舌頭,但依舊堅持道:「姐姐,虞喬真的有夫君的,而且那傢伙很厲害,一旦把他惹毛了,後果非常嚴重!」

大喬無奈的搖了搖頭,拉住了自己的妹妹,說道:「王者大陸的人天資太弱了,他們如何比的過神族之人?更何況是一國之君主呢。便是真的有夫君,那也無可奈何了。」

她沖著虞喬說道:「你便安心吧,以後不會虧待了你的。」

虞喬不答話,落寞的坐在那,如同一具傀儡一般。

小喬被大喬給拉了出去,那些侍女再度走了上來,開始伸手扒著虞喬身上的衣服,就像是在玩一個芭比娃娃。

一滴淚水,無聲的滑落。

江邊幾艘快帆,迎風而來。 張燈結綵之中,碧眼紫須的孫權穿著一身紅黑相間的喜服,滿臉喜色當中帶著一些怒色。

他的妹子在新婚之夜換了個男人,讓一個陌生男人給睡了!

這換作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接受,更別說他這一國之主了。

這就是一個巴掌,直啦啦的抽在了他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啊。

孫權都要瘋了,不過今日大喜,那個從王者大陸帶過來的女人,姿色真的很讓他滿意,而且舉手投足之間那種略帶清純之感的風情,是他所為其著迷的。

「劉備未曾死,有沒有他的消息。」

「沒有。」下面的魯肅滿臉冷汗的搖了搖頭。

那個陌生的男子是他和周泰給放進去的,好在孫權這人脾氣不錯,沒有一急眼就宰了他們兩個。

不然的話,也算不上是冤枉了這兩傢伙了。

沉默了半晌,孫權依舊不說話,一人走了進來,正是吳國太。

「見過國太!」魯肅慌忙見禮。

「恩。」吳國太到是沒有顯得多麼生氣,笑道:「若是那小子不錯,也不算辱沒了我的女兒,管他是不是劉備了。」

孫權此人一向孝順,即便此刻心中依然有氣,但還是點了點頭。

人都開始慢慢入場了,孫權大婚,那是整個東吳的大事,所有地方官員都抵達了現場,場面就整的跟皇上娶皇后似得。

「怎麼還不見蜀國的人過來。」孫權冷著臉問道。

「主公勿要心急,末將這便去看看。」站在一邊的呂蒙急忙一拱手,轉身往門外去了。

「不必了。」

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正是孫尚香!

此刻她緊緊的挽著一個高大男子的手,在兩人身後便是諸葛亮等人,五虎來了趙雲和黃忠,其他兩位在鎮守蜀內,未敢遠出。

「大小姐。」東吳方面的人紛紛下腰拜倒,隨後看了看姜亢,終究是沒有開口喊出來那聲駙馬亦或者姑爺。

「大庭廣眾,成何體統。」孫權冷著臉說道。

「哎,我看這年輕人不錯,高大挺拔,面目陽剛,倒是有英雄之氣!」吳國太急忙攔住了孫權,眉開眼笑的看著姜亢,那正是丈母娘瞧女婿,越開越順眼的節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