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驚慌,一些旁門左道而已!」暗地裡,一道老人的聲音傳來。

咻咻咻!

隨後幾道火光從某個角落飛出,精準的落到了那些行屍走肉的身上,將其就地焚燒成灰燼。

「可惡!」

「有狠角色在暗中庇佑那女孩,我們快撤!」

「先離開再說!」

遠處的莽林間,隱藏在草叢裡的兩男一女,臉色瞬間有些難看,還有點發毛。

他們知道這次踢到鐵板了,原本接到僱主的電話,告知今晚上這女孩會加班到很晚才離開,正是他們下手的好機會。

後來這女孩離開那棟大廈,驅車往郊外走,讓他們很興奮,覺得這樣更容易動手,雖然在那女孩進入廢工廠后,也有過一些警覺,但看樣子像是等人,他們還是按耐不住出手了。

結果十幾隻灰煞屍,一個照面就被暗中的強者滅掉了。

此刻他們不敢再多留,要迅速撤離,再去找僱主理論理論,感覺這一次被坑了。

「呵呵,草叢裡這麼冷,三位趴在那裡,不怕著涼嗎?」

突然,一道年輕的聲音,從身後傳來,兩男一女急忙偏頭,就看到一個二十多歲樣子的年輕人,不知何時已經摸到了他們的身後。

來人自然正是楊迪,此前朱老、翼老保護林悠揚引這些妖人出手,而他和隨同而來的柳一凡老人,則是追蹤到了這兩男一女所在的位置。

柳一凡老人並未出現,因為上一次與嵐組織高手的衝突后,道門的強者,雖然沒有直接要求,但話語中隱晦的意思,已經是希望老道等人,盡量不要隨意出手。

因為按照當初的修道界公約,這個級數的存在,原則上甚至都不應該踏足神古禁器劃定的現代社會人類聚集地。

雖然實際操作中,不會真的執行的那麼嚴苛,但身為當初修道界簽訂公約的代表方,道門自然還是要有點表示的,而青鍾道人他們這幾位,也是答應盡量隱藏自己…

眼下這三個妖人的修為,都不算太強,楊迪自己來解決,已經足夠了。

他站在那裡,有些戲謔的看著趴在草叢裡的兩男一女,目光有些冷冽。

「什麼人?」

兩男一女回頭的瞬間,也是眼瞳猛縮,一個鯉魚打挺就佔了起來,眼色戒備的盯著他。

這三人都是蒙著面,手持法器,完全是邪教徒的打扮。

「少廢話,不想吃苦,就乖乖束手就擒!」楊迪懶得解釋什麼,要將這三個妖人帶走,逼問出一些線索。

「哼!找死!」

那個帶頭的女子,聲音很好聽,但語氣卻非常冷厲,一聲輕喝,揮手間,射出十幾根毒針,想要將這個突然冒出來,有些礙眼的傢伙解決。

呼!

楊迪滿眼不屑,隨手一揮,就將那些毒針掃落,隨後更是冷漠出手。

「一起上!」

那妖女凜然,招呼兩個同伴,同時出手攻來。

砰!

但此三人的修為,僅僅是蘊煞境初期而已,在楊迪手裡,自然是螳臂當車,一巴掌就被統統拍翻在地。

「召喚黑煞屍!」

妖女大叫,與同伴對視一眼,催動了手中的法器。

「嗷嗚!」

叢林深處,三隻怪物低聲嚎叫著,撲了出來,相較於灰煞屍,身子更為高大健壯的多,通體黝黑,長著滲人的長毛。

楊迪眼睛微微眯起,這種黑煞屍的戰力,怕是不遜於蘊煞境六重以上的高手了,相對於世俗間的許多閑散修士,都是很難對付。

但在高層面的修道界,這顯然算不了什麼,而今的楊迪,嚴格意義,也不再是世俗間的普通修士了,他而今在修道界的影響力,連許多老輩強絕人物,都望塵莫及。

噗噗噗!

面對三隻撲上來的黑煞屍,楊迪從容出手,一片火光掃出,將其凌空化為了三團火球,焚燒殆盡。

對於這種屍類死靈,先天真火有著極強的剋制性,以靈力催動出來,更是攻伐效果顯著。

「什麼?」

妖女三人驚聲大叫,而後惶恐的掉頭就跑,這年輕人雖然比他們年紀小很多,但明顯是個貨真價實的強者,多半是修道界的人物。

這遠非一般的世俗修士能夠對付。

「還想跑?」楊迪一笑,抬手間,一條金色繩索飛出,直接將三人捆綁的像粽子一樣。

這玩意叫黃金索,乃是很不錯的靈寶,此前在海外的黑龍城,楊迪看對眼,就將其買回來了。 他上前直接封住了那三人的一身修為,防止他們自殺,而後交由暗中的柳一凡老人帶回去。

隨即,楊迪來到了廢工廠這邊,看著驚魂未定的林悠揚,笑道:「沒事吧?」

「剛才那些東西就是行屍嗎,好嚇人!」林悠揚有些驚懼道,對於一個女孩子而言,那種怪物,的確可怕了些。

「嗯,但已經被解決掉了,我送你回去!」楊迪笑著,上了林悠揚開來的那輛車。

……

晚上回來,楊迪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去了地下室,那三個妖人,眼下被關在這裡頭。

兩男一女看到他出現,皆是神色慌張,這些年安全局一直在追蹤他們,但他們長期以來,都可以憑藉各種手段逍遙法外,隱藏自己,突然成為階下囚,這種滋味很難受。

楊迪進來后,也不說話,只是目光冷酷的盯著他們,這三人感到發毛。

很快,狄波也進來了,拿著一台微型電腦,掃描三人的體征、指紋后,開始查詢三人的身份。

「浦鳴、龔杺、曾如,沒錯,就是這三個危險人物。」狄波看著電腦的上數據,有些冷冽道。

此前他們通過各種調查,追蹤到了不少那個邪教的信息,其中就有部分這三個人的線索。

只不過三人很擅長易容術,安全局的資料庫里,沒有他們確切的樣貌,只是從那些據點內,搜集到了一些指紋、膠印、DNA等特徵。

「按照溫莎那女人所交待,這三人,應該是邪教中一位長老的弟子!」狄波補充道。

「嗯,接下來交給我吧。」楊迪笑著點頭,而後走到被束縛住的三人面前,指了指不遠處被關在籠子中的那個中年老男人,淡淡道:「看到那個人了嗎,他是一位很厲害的毒醫,你們若是不肯配合,我讓他稍微用點手段,你們想死都難。」

「毒醫?」妖女曾如三人,嚇的面色發白,他們是修士,而且走的也是旁門左道,自然清楚毒醫的可怕。

「此人外號鬼神醫,在毒醫領域,恐怕是登峰造極了,想要折磨你們,跟玩似的,甚至,我都不介意對你們施展搜魂大法,得到我想知道的一切。」楊迪繼續冷酷威脅道。

對待這種旁門左道的妖人,講道理無濟於事,還是這種方法管用。

果然,聽到這年輕人又是毒醫又是搜魂大法后,原本還想強硬一下的兩男一女,皆是心頭髮涼。

他們不怕死,卻怕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你……你想知道些什麼?」妖女曾如很不情願的咬了咬牙道,遇到這樣的一個傢伙,只能服軟。

狄波在旁無語,這種事兒,安全局可做不出來,當然了,他們也有特別的逼供方式。

「你們是誰請來加害林悠揚那姑娘的?」楊迪不以為然的問,特別的人,就要用特別手段對待。

「林曉峰和鄧春燕。」曾如老實交代道。

「上一次林家豪宅內,遺囑被搶走,也是你們乾的?」楊迪冷聲問。

「沒錯。」曾如承認,自打被生擒之後,他們就知道這些秘密守不住了。

隨後她更是直截了當道:「你如果可以放我們離開,那份遺囑便交還給你!」

「呵呵,想得美,有你們三個在手上,我還怕找不到遺囑嗎?」楊迪冷笑,自然沒有這麼容易了事。

不過,遺囑還在,並未被銷毀,對於林悠揚那倒霉姑娘而言,這應該是個好消息。

按照當初楊迪的猜測,那份遺囑的條款,應該是有利於林悠揚,否則她的三個哥哥,不會那樣排擠她。

「那你想怎麼樣?」兩男一女有些惱火,這傢伙很無恥。

「你們的師傅在哪?」楊迪沒理會,繼續審問。

這一次,曾如三人終於色變了,剛才他們就擔心這個年輕人的目的,不止要調查林家的內鬥事件,還要牽扯到他們古教頭上。

林家的內幕,他們可以毫無保留的交待,但這種事,卻無法透露。

「你還是殺了我們吧!」曾如那女人很硬氣的說道,若非全身被封住,動彈不得,他們三個或許已經自殺了。

「你們覺得可能嗎?」楊迪冷淡道:「如果不肯說,休怪我不客氣。」

「哼!」三人冷哼,這次決定要守口如瓶。

「你出去。」楊迪看了眼狄波笑道,這件事,他不希望這位特戰隊的長官有什麼心理壓力。

「你這傢伙想嚴刑逼供嗎?這是違法的。」狄波無語道。

聽見這種話,那曾如三人心頭暗喜,如果按照正常手段來,他們就毫無畏懼了。

「說的沒錯,但修士之間的問題,好像不適用於現代文明的法律吧?」楊迪聳了聳肩,不置可否的說。

「好吧!那別讓我看見。」狄波白了一眼,轉身離開,她是軍方的人,自然還是迴避的好。

看著那位疑似安全局特工的女人離開地下室,曾如三人面如死灰,雖然決定了要嚴守古教的秘密,但還是忍不住一陣陣發毛,覺得這小子不是什麼善茬。

楊迪沒理會他們,大步走到了籠子前,看著裡頭的那個老土鱉,笑道:「閣下應該不會想像他們那樣,不識抬舉吧?」

鬼神醫身子抖了抖,聲音沙啞道:「你想幹什麼?」

「身為毒醫,這方面你難道不擅長嗎?」楊迪笑了笑,旋即目光一寒:「老實說,我留下你這個活口是必須有用處的,否則,你覺得你還有活下去的必要嗎?」

「好,你想逼供那三人,我有的是辦法。」鬼神醫眼瞳一縮,連忙咽了咽吐沫道。

他可沒什麼組織信仰,當初加入嵐組織,也無非是看中了那個組織提供的好處。

眼下落到了這年輕人的手中,反抗的話,下場只有一個,但他並不想死,甚至,身為毒醫的他製造了太多死亡,自己反而對死亡有著莫名的恐懼,也是是害怕死後下地獄。

「來點有用的。」楊迪也不廢話,直接要求。

「這很簡單,我身上有一包奇癢毒鱗粉,你將那三人五花大綁在十字架上,然後再撒上毒粉,那滋味,桀桀……」

鬼神醫一陣怪笑,相較於那三人的嘴硬,他非常知趣,在折磨別人的事情上,也是相當投入。 「會弄死人嗎?」楊迪問。

「不會,甚至都不會受傷,他們會奇癢到一次次的昏厥虛脫過去,如此周而復始,折騰幾次后,估計他們可以跪下來求你將他們殺死。」鬼神醫冷颼颼解釋道。

這一番話,讓那邊被捆綁封印中的兩男一女,驚恐到了極點,尚未被用刑,就感覺全身起雞皮疙瘩了。

楊迪接過那包毒粉,冷酷的朝這邊走來。

「你……你卑鄙下流無恥!」妖女曾如怒斥,那樣美麗的俏臉,都是因為憤怒而有些扭曲。

「你們三個壞事做盡,不知坑害了多少無辜,還有你們那個邪教,有傷天和,沒有資格說這種話!」楊迪一臉漠然。

隨後他按照鬼神醫的指導,認真給三人爽了一把。

看到三人在木架上全身發抖,臉龐扭曲,連楊迪都是感到汗毛豎起。

毒醫是一個可怕的門道,在遠古時代,都是令人聞風喪膽,此刻用來折騰那三人,確實很帶勁。

之後的三天里,楊迪通過鬼神醫,花樣盡出,以至於到了後來,他的腳步聲剛靠近地下室,那三人就發抖了,像是魔鬼真在靠近。

最終,那兩個男妖人,終於最先受不了了,在楊迪又一次進入地下室后,大聲求饒。

「浦鳴、龔杺你們兩個白痴,敢多說一個字,今後必將被教主五馬分屍!」女妖人曾如怒斥,非常失望。

「曾如師姐,你覺得我們還有希望活著出去嗎?」那個叫浦鳴的男子搖頭道,已經幾乎崩潰。

這幾天的折磨,簡直生不如死,相較於那個小子,他們更是恨透了那老土鱉。

正是這鬼神醫提供的手段,讓他們發現意志力這玩意兒也是有扛不住的時候。

「教主他老人家,整天等著我們進貢精血和屍丹,一旦出了岔子,便無情懲罰,我早就受夠了!」那個龔杺更是一肚子怨氣,沒有在乎女妖人的斥責。

「屍丹?」楊迪驚訝:「原來你們那個邪教大量養屍,便是為了獲得這種邪物修鍊,真是人神共憤!」

屍丹,乃是強大屍軀內孕育的一旦元丹,可是行屍自己並不會孕育屍丹,還需要不斷的吞噬生人血肉,吸入陰煞之氣,才能將屍丹培養出來。

所以,獲得那種東西的路子,堪稱泯滅良知,不知要殘害多少無辜,才能養出一枚屍丹。

「這個五鬼古教,為了弄那些東西,據說曾在很久以前,導演過很多屠村慘案,我們毒醫一門殺過的人,跟他們相比,簡直是小兒科。」鬼神醫在不遠處那個鐵籠子中,冷冽怪笑。

隨後,他更是透露,這個古教有可能正在培養一隻可怕的邪靈,還有一頭屍王,準備在不久的將來,大幹一場。

「哼!知道便好,等我教的那兩位魔尊蘇醒過來,你等誰也跑不掉,到時候就算是道門,都要臣服在我們的腳下。」妖女曾如相當得意的冷笑。

「看來你這惡毒女人,已經被邪教洗腦了,真是蛇蠍心腸,不過很明顯你太天真了,當世禁忌人物起出,各大修真界族群、門派中蟄伏的強人,皆是破關,哪怕是你們邪教中的魔物養成,跳出來也是要被轟殺成渣!」楊迪不留情面的打擊。

隨後,他目光看向那兩個男妖人,冷聲質問:「遺囑在哪?」

「在我們的住所中。」那個浦鳴交代,在楊迪的要求下,用電子地圖標出了確切位置。

楊迪招呼循老出馬,去取那件東西,而他自己,則是繼續審問,將兩人所知道情況,統統逼問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