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快退!」

「江寂塵,他是裝的。」

然而,催意這時候剛好看到江寂塵嘴角牽起的一絲奸笑,他瞬間醒悟過來,臉色大變,大聲喊道。

但是,催家和慕家修士,已經殺至江寂塵身前。

現在才反應過來,顯然已經遲了。

而聽到催意的話,一群催家和慕家強者才意識過來,便要退走。

但這時候,江寂塵動了。

他的身體挺直,氣勢如虹,戰意衝天,哪裡還有半分受傷的樣子?

噗,噗,噗!

江寂塵的身影移動之間,便見一個個催家和慕家強者,被他打得四分五裂,慘死當場!

重生,妃不愛 (本章完) 聽了顧南楓的「坦白」,絲毫不知道自己其實是被好朋友給賣了的季知意臉色稍稍緩了下來,但到底還是不悅地說道:「顧南楓,你不用再這樣了,我壓力很大。」既要應付你,又要應付我媽。

「好,我以後一定改正。」壓力大是嗎?那以後再做的話就不讓她知道好了,顧南楓慣常的陽奉陰違。

「嗯,下不為例。」見他一臉的「信誓旦旦」,季知意也不好再胡攪蠻纏下去,搬了個台階也就和他一起下了。

「好,那我們現在可以去吃飯了嗎?你想吃什麼?」他一直記著要和她去吃飯的事,畢竟吃飯是男女兩人增進感情的最佳途徑之一,他當然是不會輕易放過的。

「隨便,你自己看著辦吧。」想著他是因為自己才沒吃飯的,季知意也不好再矯情,左右不就是一頓飯嗎,又不是沒吃過。

得到她的回復后,顧南楓心情頓時就明朗起來了,勾著唇角把季知意送進了副駕駛,隨後坐進駕駛座,一腳踩下油門,揚塵而去。

路上,顧南楓問:「有什麼想吃的嗎?壽司?」

「你自己看著辦吧,我不挑食。」季知意現在也感覺到了陣陣的餓意。

她今天早上什麼都沒吃就出門了,在咖啡廳點的東西也還沒來得及吃多少,現在她只想找個地方好好的吃一頓,管它是什麼菜,能吃就行。

顧南楓也注意到了她餓得有些發黃的臉色,皺了皺眉,語氣更加輕柔:「我知道附近有一家清蒸不錯,帶你去嘗嘗?」

「好。」清蒸還是紅燒,季知意都無所謂,她現在只想填飽自己的五臟廟。

顧南楓調轉車頭向原先來的方向開去,車速明顯快了不少。

沒多久,車子停在了一家裝修得很古色古香的飯館前,季知意一抬頭就看見了上面寫得龍飛鳳舞的店名,「清夢蒸膳館?」

「嗯。」

「我現在倒是想起了一首詩。」季知意目光悠遠的說道。

「醉后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顧南楓接了下去。

「對,這家店的老闆倒是挺有想法的。」居然會用古詩作店名,季知意讚賞道。

「好了,進去吧,不是餓了嗎?」一聽到她誇其他男人,某人心情一下子就不美妙了,自個兒在心裡幽怨道:就知道誇別人,難道我還比他們差了不成?

找了個包廂坐好后,兩人都沒有再開口說話,其實季知意此刻是真的很想說話的,因為對面的那個男人一直直勾勾的盯著自己,弄的她渾身都感覺不舒服了,偏偏某男還不顧氣氛的詭異,一直目不轉睛的盯著她。

過了半晌,當季知意決定要開口時,顧南楓終於也出聲打破了包廂里的寂靜,「你瘦了。」

「咳咳……」季知意正喝著服務員端來的花茶,一下子就被嗆到了,茶水嗆進氣管,她咳得滿臉通紅。

某肇事者還一邊拍著她後背,一邊慢悠悠地說:「慢點兒,急什麼,沒人和你搶的。」

季知意咳得更厲害了。

待到她的咳嗽聲漸漸地停了,顧南楓重新坐好,指了指季知意背後的牆壁,「知知,你背後那幅字畫寫了什麼?」

季知意下意識地轉頭看向背後牆上的字畫,念了出來,「月遇從雲,花遇從風。」她想了想,一下子記不起是誰寫的了,正想開口問問對面的人,那人就已經開口了。

「紐約的夜空也很美,但我更想你。」

季知意聞言抬頭,只見顧南楓正一臉柔情似水的看著自己,眼中的愛意毫不掩飾,簡直明顯的不能再明顯了。季知意這下是真的紅臉了,她現在腦子裡只有一個反應,逃!

「呃,那個……我去下洗手間。」說著就要往包廂門外跑。

「知知。」顧南楓叫住了她,她不得不停下來,看向他,後者則伸出手指了指季知意跑的反方向,「包廂有洗手間。」

季知意:「……」

顧南楓看著季知意慌不擇路的沖向洗手間的背影,「撲哧」的笑了出來。

季知意磨磨蹭蹭的從洗手間走出來時,菜都已經上來了,顧南楓見她走近就向她招手:「過來。」

「……」她怎麼聽出了招小狗小貓的意味。

季知意默默的避開他的手坐了回去,顧南楓也不在意,笑了一聲就收回手,他知道她是害羞了。嗯,害羞了就好。

服務員上的全部都是蒸菜,味道清淡綿長,讓人難得享受到如此美味。

「好吃嗎?」

「嗯,很好吃。」

「你喜歡就好。」 春風一度:首席溺愛嬌妻 見她吃得津津有味的,顧南楓也滿意的笑了笑,想著以後要多帶她來這。

兩人吃完飯後已經下午兩點多了,顧南楓原本是想帶季知意到處逛逛的,但捱不住她死活要回家,他看了看滿街手拉著手逛街的小情侶小夫妻,無奈的嘆了口氣,只得駕車送她回去。

到了小區門口,季知意正要下車,就聽顧南楓說:「我可以上去看一下九九嗎?」兩眼之間滿是真誠,讓季知意覺得自己要是不同意的話,自己就是個惡人似的。

其實他只是想找個理由進季知意家而已,給一條他都沒見過的貓獻愛心?呵呵,那是不存在的。

「九九可是你的貓,你當然可以去看了。」她想拒絕也沒理由不是嗎?況且剛才可是白吃了人家一餐,自己也不能吃完了就翻臉不認人吧。

見她的回答果然如自己意料之中的一樣,某位面不改色的boss心裡樂開了花。

兩人上樓進門后,映入顧南楓眼帘的便是充滿女性氣息的客廳,小沙發上鋪了碎花的墊子,套了田園風的沙發套,茶几上擺著的一排小瓷瓶里養著嬌俏可愛的多肉,小小的陽台上擺著幾盆青翠欲滴的植物。轉過身來,背後的牆上貼著各種各樣的畫作,油畫,國畫,素描,印象派的,現實派的,抽象派的。

這些東西給這個小小的房子添上了滿滿的溫馨感。

季知意從儲物室找來了拖鞋,打開儲物室的門出了來時,便看見顧南楓正站在客廳里四處打量著,太陽光透過落地窗帘映在他的側臉上,留下了一圈溫柔的光暈,恍惚間季知意想起了北海沙灘上那驚鴻的一瞥,也是這樣的一張稜角分明清冷雋秀的側臉。

客廳太小,他一米八五的個子,直直地站在那裡讓季知意第一次覺得自己的房子真的很小,「那個,我家沒有多餘的拖鞋,你先將就著穿一下這雙吧,我剛買的,沒有用過。」說完,遞給他一雙嶄新的女士拖鞋。

「好。」顧南楓自然不會在意,他恨不得她沒有備有男士拖鞋,這樣就說明除他之外沒有其他男人來過這裡。

顧南楓換上拖鞋后,粉色拖鞋與他渾身氣質完全不符的突兀感就顯現出來了,季知意看著他腳上與他格格不入的拖鞋,嘴角含笑,「我去把九九帶出來。」說完就走進了卧室。

沒一會兒,季知意就抱著一隻貓窩從房間出來,彎下腰把九九的貓窩放在了顧南楓面前,「它現在還小,應該還要再過幾天才能睜眼。」

「嗯。」顧南楓礙於季知意在場,不得不裝模作樣地彎腰查看面前貓窩裡的九九,隨口應了一聲。

季知意沒有注意到他對待九九的漫不經心,自個兒的說了起來,「九九很可愛,還很黏人,昨晚掛了你電話之後,它就醒了,非要把頭靠在我手心裡,不然就一直咿咿呀呀的叫喚。」說完后無奈又寵溺地看了一眼躺著貓窩裡的小奶貓。

顧南楓眼神一頓,立馬毫不留戀地站起身,一本正經地對季知意說:「這種小東西不能太慣著,一慣就容易得寸進尺上房揭瓦。」哼!一個連毛都還沒長齊的小畜生,居然也想和自己搶女人,沒門!

季知意看著他義正言辭的正經樣,撲哧地就笑了,「你以為是養小孩啊,哪有那麼多講究。寵物寵物,不就是用來寵的嗎?」

「喵。」季知意話音剛落,九九就睡醒了,奶聲奶氣地喵了一聲。

「你看,九九也這樣認為的呢。」

顧南楓「……」

自此以後,顧南楓和貓九九的梁子就這樣結下了…… 論速度,誰能與江寂塵相比?

近身之下,近乎一面倒的屠戮,如同收割韭菜一般,一茬又一茬的。

要知道,江寂塵近身無敵,何等的強大,這些人敢近身,那簡直是他們噩夢的開始。

所以,幾乎只是數個瞬息之間,一個個催家和慕家強者,便被收割了大半,一個個的道身都是被打得四分五裂,死狀慘烈。

最後,只有少數的催家和慕家強者,逃過一劫,退到一邊。

但到現在,所余的催家和慕家強者已經不多,他們近乎被滅門了。

一邊,韓青與慕家家主慕青終於分開,暫時止戰。

實是,眼前的一幕,太過驚人可怕了。

江寂塵現在催家和慕家人眼中,簡直就是惡魔中的惡魔,讓他們充滿了恨意,但也同時充滿了恐懼。

催洪和慕青站在了一起,同時面對江寂塵。

但這時候,他們的臉色要有多難看就有多難看。

女主人美路子野 「卑鄙,竟然用如此手段,騙我們上當。」

催洪怒然大喝道。

剛才,正是他下令對江寂塵進行攻擊,若不然,他們催家和慕家強者不會損失那麼的慘重。

江寂塵冷酷一笑道:「若非你們一心只想著殺我,又怎麼會那麼容易上當?」

「好了,廢話少說,我要繼續大開殺戒了。」

江寂塵此時霸道又囂張,彷彿滅掉催家和慕家,只是一件隨意之極的小事而已。

催洪臉色難看地道:「江寂塵,你休要如此張狂,你可知,我仙界夾縫空間的催家,只是中等仙界頂級世家催家的一個家族分支而已。」

「你若趕盡殺絕,我中等仙界的催家又怎會放過你?」

「到時,仙界雖大,將無你容身之地。」

江寂塵聽到催洪的話,倒是暫時停手了,看著他道:「所以,你說這些,到底想怎樣?」

催洪看到江寂塵停手了,以為他被震懾到了,不由得讓他感到一喜道:「放了我兒,留下韓青,任我們處置,你便可以離去了。」

在催洪看來,江寂塵現在遠比他們現有的力量要強大,所以,不宜留他在此。

等以後,請來中等仙界催家的仙王強者,再對付他也不遲。

所以,他現在是有選擇性的提出要求。

江寂塵聽到了,卻不由得大笑起來道:「你就搬出一個中等仙界的催家,便想讓我屈服了。」

「看來,你對我並不了解啊!」

「既然如此,那麼,本星主很有必要讓你重新認識我一下。」

重穿農家種好田 聽到江寂塵的話,催洪、慕青等人心中生出了不妙之意。

「江寂塵,你所言,到底是何意?」

他們不明白江寂塵的意思,此時臉色大變地問道。

「小灰,殺了!」

然而,這時候,江寂塵直接淡淡地開口道。

噗!

小灰想都不想,直接伸出骨手,戳穿了催家少主催意的氣海丹田和仙嬰。

催意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而催洪和慕青,絕對想不到,江寂塵說殺就殺,根本不打一聲招呼。

「江寂塵,你、你竟然殺了我兒,你可知……」

催洪眼中一片血紅,他絕想不到,江寂塵竟然直接拿他兒子動刀子。

此時,催洪話還沒有說完,江寂塵已打斷了他的話道:「又想抬出中等仙界催家么?沒用的,我將你們殺光,將來,我自然也會到中等仙界,把你們催家全部打廢了就是。」

江寂塵現在對催家完全沒有一絲的好感,只想一舉將之滅掉。

而他剛才所說,並非是在開玩笑,而是認真的。

他將來若要殺上上等仙界,救出父母,為楚家始祖報仇,那中等仙界,必須征服。

而他現在已經與催家為敵,上了中等仙界,催家又豈會放過他?

因此,已是生死仇敵,江寂塵一般都懶得廢話,直接開殺便是。

「所以,不必再抬出你身後的催家了,有時間,就想著怎麼逃命吧。」

江寂塵繼續說道,顯得強勢到極點,說話之間,便已無情出手,全力殺出。

催洪和慕青,臉色終於慘變起來。

「不好,江寂塵完全是一個瘋子,是無法無天之人!」

「現在,不宜與他死戰,我們快退。」

這時候,有一名催家長老低聲勸說道。

其實,戰到現在,無論是催家還是慕家的修士,都已出生了退怯之心,哪裡還敢與江寂塵對敵。

「他殺我兒,我要與他死戰到底。」

催洪怒然大喝道。

「還有我女兒,我要報仇。」

慕青也大叫道。

他們竟然不退,要進行死戰,江寂塵冷然一笑,然後也不說話,直接邁步殺出。

大戰直接開啟,江寂塵出手,完全是拚命架勢,沒有半分留手,只為斬滅對方,不顧一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