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大廳,難道是進了內廳、拍賣廳了?」此時的公羊豪也沒心思責怪三人了,此時的他只想快點找到韓靈兒,當即喃喃的說道。

抬頭看向那由眾多守衛把守的兩個通道,嘴角閃過一絲冷笑。右手撫過左手上的空戒,旋即一張銀色的卡片出現在其右手中,卡片兩面閃耀著點點星光,煞是精美,正是星辰卡。

抬腿向通道走去。

眾守衛早就注意到了公羊豪,對於這傢伙的大名眾守衛當然也是如雷貫耳,這傢伙來拍賣行肯定méiyou好事,雖然很想將其趕走,但先前見他只在門口站定不動,他們也不便說shime。

但此時看到公羊豪向內廳通道走來,眾守衛中一個明顯是頭領的中年男子向前一步,伸手攔住公羊豪。

「對不起,閑雜人等無法進入內廳。」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但是對於中年男子的話與阻攔,公羊豪根本不理會,絲毫不做停留。

伸手猶如扔垃圾般將星辰卡扔到中年男子的懷中,也不等中年男子檢查完畢,徑直向通道走去。

「就憑你也配攔我!」在經過中年男子的shihou,極其蔑視的聲音傳入中年漢子的耳中。

然後不再理會中年男子,冷笑一聲,繼續向內廳走去。

竟是如此囂張!!

跟在其身後的四人嘿嘿一笑,從守衛手中拿過星辰卡便快速跟上公羊豪進入內廳。

大廳的中的眾多傭兵全部看到了這一幕,當即都愣住了,見過囂張的,但從來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今天真是開眼了。

隨即眾人便感到一陣無奈,內廳不是他們可以進去的,這下好戲估計是看不成了。

但眾人卻不甘心就此離去,看不到guochéng,但最起碼也要看看這個結果如何。

所以大部分人還是留了下來,眾人都想看看這個公羊豪如此囂張,最後會是如何收場。

而此時的中年男子守衛臉色卻是yin沉之極,雙手緊緊握拳,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手背上突起的青筋猶如一條條蚯蚓般猙獰。

pángbiān的守衛們此時同樣也是臉色yin沉,眼中滿是怒火,那中年男子是他們中的老大,實力yi精達到劍衛頂峰了,隨時都可突破進階成為劍師。

如此實力,即便是放眼整個黑岩鎮,那也是排入前列的人物。

雖然只是個拍賣行的守衛,但到底卻是屬於威爾家族的人,身份擺在那兒。

在這黑岩鎮中即便是如韓天這樣的一族之長也不曾如此對待過他們,但想不到今天,一個公羊家的一個紈絝子弟居然敢如此囂張。

「虎子,速去將此事稟報給葉老、玉姐,就說公羊豪過來搗亂,現在yi精帶人進入內廳。其他人給我站好ziji的wèizhi,守好通道。」良久,雷雲才轉身對著眾人快速的說道。

吩咐完畢的雷雲雙眼yin沉的看著內廳通道,聲音低沉的道:「公羊豪,真希望你給我好好鬧一回,這樣我才有機會讓你看看不是shimedifāng都是你這樣的紈絝子弟可以囂張的。」

聽到中年男子這番寒氣森森的話,眾人皆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覺得很不可思議,平日那豪爽的老大居然會有如此的一面,但想想剛剛公羊豪的舉動,眾人便不再如此驚詫了。

「嘿嘿,想不到這個公羊豪居然真的敢這麼囂張,哥哥,這下就算我不搗亂那也有好戲看了!」在人群中一個身著翠lu色的百褶如意月裙的少女對身旁的白衫青年賊笑道。

但少女卻不zhidào,這賊笑的動作不僅méiyou一絲賊兮兮的gǎnjiào,反而使其更是嬌俏可愛,zhouwéi的幾個傭兵當即看的眼神迷離,就連身上的錢袋被身邊的人悄悄拿走都不得知。

「這下事情可鬧大了,究竟是shime樣的女子,居然讓公羊豪如此急切,甚至不惜開罪慕月的人。這下子就算慕月不插手也不行了。」對於小妹這番幸災樂禍的話,白衫青年直接翻了個白眼,隨即皺著眉頭輕聲道。

「這麼瞎猜怎麼猜得到,進去看看不就zhidào了!」少女右手撫過左手上的空戒,當即一張銀色兩面閃耀著星光的卡片出現在了其手中,對著白衫青年嘿嘿一笑,隨即便拉著白衫青年向內廳通道走去。

白衫青年看著身前的少女,眼神湧現出一絲疼愛,但更多的卻是無奈,想不到老爹連威爾拍賣行送的星辰卡都給了這個丫頭。

(第二更來啦!!!) 此時的公羊豪心中無比急切的想要快速見到韓靈兒,順便弄qingchu韓靈兒身邊的那個黑衫青年到底是shime人,

ruguo有些背景的話,精告一番便罷了,在黑岩鎮除了另外三方勢力,還真沒誰是他公羊豪得罪不起的。

但ruguo是個無名之輩的話,想到此處,公羊豪眼中閃過一絲寒芒。

公羊豪實在是太急切了,以至於根本沒發現緊隨其後,跟著進來的宋白山與宋若雨」「。

而現在正在內廳中的韓辰完全不zhidào,因為韓靈兒的guānxi,而有人要找ziji的麻煩。不過估計就算zhidào了,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只見此時,韓辰正緊緊的盯著眼前面,靜靜躺在水晶櫃檯上,幾顆如嬰兒拳頭般大小的紅色果子,眼中滿是驚喜之色,ruguo不是因為現在在拍賣行的話,韓辰真想大聲笑出來。

經過這麼久地毯式搜索,就在韓辰將要放棄的shihou,終於讓他發現了這幾顆紅色果子。這紅色果子正是韓辰急切想要的龍舌果。

仔細的數了數,竟然有六顆之多。本來都不報希望了,就算能找到,估計也就一兩顆而已,想不到不但真的找到了,而且居然會有如此多,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煉製『火山紅』的其他所有藥草靈萃韓辰都購買了好幾份,就差這龍舌果與七明芝,自然是希望越多越好,現在收集到了六顆龍舌果,前面的炎根草也收集到了九棵,如今就差七明芝了,多收集一棵就能多煉製一份『火山紅』。

韓辰的意思當然是希望多多益善,據鬼谷子所說,這火山紅可不同於元靈液,元靈液只對劍侍階以下有效果,等突破劍侍晉階成劍衛,那shihou再用元靈液就跟普通洗澡水yiyàng了,毫無效果。

而火山紅可不同,這火山紅只要實力處於劍王階以下就一直有效。

其實從理論上來說,這火山紅就算是對劍帝也是有效的。

火山紅主要是利用藥草靈萃來溫和火系魔核中的火系靈氣,然後利用火系靈氣的狂暴特性,輔以藥草靈萃的溫和藥力達到淬鍊人的肉身的效果。

而想要讓其對劍帝也產生效果,nàme便需要將其中的一星火系魔核更換成足以與劍帝階抗衡的十星魔核,再配以萬年份的藥草靈萃溫和魔核中狂暴的火系靈氣,屆時便nénggou煉製出即便是劍帝也能產生效果的火山紅了。

只不過這只是理論上而已,十星魔獸強悍無比,就算是三名劍didu不一定是一個十星魔獸的對手。況且魔獸只要達到了七星便能化形成*人,之後只要晉階達到了九星,其體內的魔核便會溶解成靈氣自動融進其體內筋骨血肉中,除非魔獸自願重新凝聚魔核,否則就算將其殺死,煉化其軀體也得不到魔核。

至於萬年份的藥草靈萃同樣是不kěnéng得到的,不管是shime藥草靈萃,即使是最普通的,只要達到了三千年份,nàme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地寶,而這些天才地寶通常都是最吸引魔獸的。

因此通常在這些天才地寶的pángbiān都伴隨著一些實力強橫的魔獸。

只要藥草靈萃一旦成熟,魔獸都會毫不猶豫的將其吞食,魔獸也是有靈智的,成熟了不吞食,難道還放那兒讓它慢慢蘊育個幾千年啊!

夜長夢多,誰zhidào會不會有個更強的魔獸來插一腳呢。

所以這終究只是理論,無法成為現實。

將這六顆龍舌果拿在手中仔細端詳過後,韓辰眼中的欣喜之色更盛一分。

從這六顆龍舌果表面的色澤與溢散在空氣中的香味來看,六顆龍舌果都在一百四十年份zuoyou,這可比預料的好多了,想必煉製出來的效果也是要好的多。

既然龍舌果yi精找到了,韓辰立刻將星辰卡遞給pángbiān的負責這個水晶櫃交易的侍女,付賬交易。

然後也不等對方完成交易手續,就急切的將六顆龍舌果收進了空戒中。

只有到了口袋裡才是真的屬於ziji。

那名負責完成交易手續的侍女看到韓辰的動作也不以為意,剛剛靈玉的熱情接待,這些侍女可都看在眼裡,對韓辰恭敬一笑,便轉身去完成交易手續去了。

雖然心中欣喜無比,但臉上卻一片平靜。

韓辰可是記得鬼谷子的教導,無論在shime情況下,要時刻保持冷靜,不要讓ziji的情緒影響ziji的理智。只有冷靜才能讓ziji做出正確的判斷,才能活的更久。

片刻后,交易完成,從侍女手中接過星辰卡后,立刻轉身向下一個水晶櫃走去,期盼可以將最後缺少的七明芝尋到。

pángbiān的韓靈兒等人卻是一言不發的跟著,他們也zhidào韓辰正在找某種藥草靈萃,但這些他們都幫不上忙。

不過幾人絲毫méiyou不耐煩之色,只是默默的跟著了,韓石三人只要跟著二人便可以了,至於韓靈兒,只要看她臉上那一抹微笑便zhidào了。

「靈兒妹妹?真巧啊!想不到在這兒能見到你!」而就在這個shihou,從大廳與內廳相連接的通道口那兒傳來一個充滿驚喜的聲音。

來人正是公羊豪。

看著前方那道身著淡紫色衣裙的少女,公羊豪眼中滿是火熱,只gǎnjiào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當即高聲呼道。

然後不等韓靈兒等人回答,立刻向著這邊走了過來,蒼白清瘦的臉上努力堆出一副自認為陽光溫和的笑容,殊不知,這樣搭配著那yin鷺yin邪的眼神簡直就是無比滑稽。

正要舉步跟上韓辰的韓靈兒秀美微蹙,只gǎnjiào這個聲音無比陌生,但對反卻又似乎跟ziji很熟,好奇之下,收回腳步,轉身向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前方的韓辰也是停下腳步,疑惑的回身。

但聽到這個聲音的韓石三人卻是如臨大敵般臉色一變,旋即快速的回身,大步一移,站到韓靈兒的身旁,韓石站於前方,雙眼充滿敵意的看向正快步走來的公羊豪,將其擋在兩丈之外。

韓辰不認識公羊豪,他們還不認識嗎?整個黑岩鎮估計méiyou誰不認識這個雖然年僅十七八歲,但卻禍害無數女子的禽獸。

韓家與另外兩家yi精在黑岩鎮存在了近百年,雖然依然還有摩擦,但是guānxi早已不像以前那般勢成水火。

ruguo今天遇到的是兩家別的人的話,韓靈兒、韓石等人kěnéng還不會如此冷淡,甚至是敵視,但唯獨這公羊豪。

「公羊豪?有shime事嗎?」看到來人竟是公羊家那名聲在黑岩鎮絲毫不弱於韓辰的公羊豪,不由眼神一冷,淡淡的道。

公羊豪這麼高聲一呼,在這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內廳中不亞於響起一道驚雷,內廳中的眾人立刻皺眉向著發出聲音的difāng看去,待看到發出聲音的人後,盡皆一愣,再看到公羊豪的話與韓家那幾人中的清雅少女,哪還不mingbái。

旋即眾人心中那點被驚擾的怒氣迅速煙消雲散,略微後退幾步,將內廳讓出一小片空地給幾人,雖然依然裝作還在做著ziji的事,只是那滿含興趣的雙眼卻是暗暗的注視著幾人。

眾人想要看看這個公羊家的紈絝在威爾拍賣行能鬧出shime花頭。

這個shihou不管是公羊豪還是韓辰等人都méiyou發現,在公羊豪走過來的這段shijiān。

在其背後的通道中又快速進來了兩個身影,然後一扭身混入了在pángbiān準備看戲的人群中。只有幾個少數靠近通道口邊的人察覺到了,但也méiyou在意。

「哈哈哈,我說今天怎麼總gǎnjiào心神sāo動,心裡有個聲音讓我來這呢,原來是讓我來和靈兒妹妹相會啊,看來連老天都想撮合我們兩個呢。」看到韓石三人充滿敵意的盯著ziji,死死的將韓靈兒保護在身後,公羊豪絲毫不以為意,依舊雙眼火熱的緊盯著韓靈兒,大笑著說道。

聽到這番厚顏的話,不僅zhouwéi一直偷偷注視著的眾人gǎnjiào這個公羊豪的無恥,就連韓辰也不得不感嘆這個傢伙年紀雖然不大,但這臉皮可真是厚到家了。

不過韓辰到現在還不zhidào這個夠臉皮的傢伙是誰,但看現在的情形,這個傢伙明顯是沖韓靈兒來的,心中暗自感嘆下韓靈兒的魅力無雙,想不到就算來拍賣行也有追求者。

然後不著聲色的來到韓靈兒的身邊,和韓靈兒一陣耳語。

從韓靈兒口中,韓辰終於zhidào這個眼前這個明顯是縱yu過度而蒼白清瘦傢伙的身份。

韓辰覺得一個男人你可以多情,也可以好色,但只要是以正當手段達到目的,那就是本事,若是nénggou遇到,韓辰甚至還會稱讚一句「兄弟,你夠強!」

但對於公羊豪這樣不擇手段的得到ziji看上的女人,而在得到了玩弄一陣子后又毫無顧忌的踢開的行為,韓辰最是不恥。

尤其是zhidào對方還對韓靈兒垂涎多年的shihou,看向公羊豪的眼神鄙視的同時,更多的卻是冰冷。

(吼吼,第三更了,十三說到做到,看十三這麼勤奮的份兒,兄弟們多給點支持啊!!) 「想不到公羊豪居然是為了靈兒姐姐來的,哥哥,公羊豪在追求你的心上人耶!」人群中的宋若雨聽到公羊豪的那番肉麻無比的話,當即打了個寒顫,旋即眼珠一轉,轉頭對著身旁的宋白山打趣道。

「就憑他?再給他一百年也追不到韓靈兒,真是自不量力。不過韓靈兒身旁的那個黑衫少年是誰?」對於宋若雨的打趣,宋白山翻了翻白眼,但卻méiyou反駁,ziji傾慕韓靈兒的事情,這個丫頭早就zhidào了」「。

可是對於公羊豪的痴心妄想,卻感到很是fènnu。就憑他這個紈絝也配?看向公羊豪的眼神滿是不屑。

「咦?看這個黑衫少年剛剛和靈兒姐姐nàme親昵,看樣子兩人的guānxi不淺啊!」聽到宋白山的話,宋若雨也是立刻注意到了站在韓靈兒身邊的韓辰。

以前兩家對於韓辰這個韓家的『廢人』並不關注,對於韓辰也僅限於zhidào韓家有這麼個人而已,並méiyou見過,更不zhidào其究竟長shime樣子。

更何況即便見過,此時也未必nénggou認得出來。經過一個月的苦修,韓辰的改變之大,就算是韓家族人都差點認不出來,更何況他們。

對於ziji這個不安分的小妹又用語言撩撥ziji,宋白山乾脆閉嘴,根本不做理會。

只見其眉頭微皺的看著韓辰,眼中滿是疑惑。

宋白山雖然傾慕韓靈兒,但卻不是那種心理變態到偏激的認為對方就是只屬於ziji一個人,除了ziji別人都不可以接近的人。

他對於韓靈兒只是單純的傾慕而已,ruguo韓靈兒與別人在一起了,宋白山心裡除了有些黯然之外,並不會有其他的想法。

這種gǎnjiào有些類似傳說中的,那種不求回報的護花使者。

看到宋白山不理ziji,宋若雨也不以為意,宋白山的心思她很早就zhidào了,雖然以前還會搖頭嘆息,恨其不爭。

只是shijiān長了,發覺真的只是單純的傾慕,並不是那種非卿不娶的那種,也就不再勉強了,但平時還是會用語言擠兌宋白山,以此娛樂。

此時宋若雨與宋白山yiyàng,並méiyou注視公羊豪或韓靈兒,一雙妙目饒有興趣的落在一直靜靜站在韓靈兒身邊的韓辰身上

對於公羊豪那番厚臉皮的話,韓靈兒只是淡淡了瞥了一眼,便失去了搭腔的興趣,不做理會,然後繼續與身旁的韓辰低聲私語。

感受著每次耳語,韓辰口中呼出的熱氣噴在ziji耳朵上,痒痒的,韓靈兒的雙頰上不由的染上一抹緋紅。

偷眼發覺內廳中大多數人都在暗中注視著ziji幾人,韓靈兒的雙頰上的緋紅愈漸濃郁。

而此時被二人遺忘的公羊豪臉上那強堆笑容漸漸消散,面沉如水,yin鷺yin邪的雙眼冰寒的看著韓辰。

先前見到韓靈兒太過興奮,眼中只有韓靈兒,以至於根本méiyou看到站在其pángbiān的黑衫少年。

而對於ziji的示好,若韓靈兒僅僅不予理睬,倒也罷了,以前也不是méiyou遭受到過這種待遇。

但韓靈兒非但不予理睬,反而還和那個黑衫少年如此親昵,好似méiyou看到ziji一般。

這讓公羊豪無法忍受,尤其感受到周遭偷眼看好戲的人群投射過來,那帶有嘲諷的目光的shihou,更是覺得臉上火辣辣的,好似被人當面打了一巴掌。

眼神yin沉如水,公羊豪當即抬腿向韓辰二人走去。

韓石三人本就精惕的盯著公羊豪,如今一看公羊豪居然走了過來,三人中身為老大的韓石當即雙眼一寒,向前跨出一步,伸手擋住公羊豪,聲音低沉的喝道:「公羊少爺請止步,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哼,一個小小的族衛也敢大言不慚,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的不客氣!」公羊豪冷冷的看了一眼韓石,冷哼一聲,寒聲說道。他並不認為一個小小的族衛敢向ziji動手。

說話的當兒,卻是腳步不停的繼續向前走去。

眼看就要撞到韓石身上,此時的韓石非但不怒,眼中反而滿是驚喜之色。

對於公羊豪這個紈絝子弟,韓石不但厭惡,更可以說是敵視,不單單是因為對方那令人唾棄的所作所為,更因為這個臭名昭著的紈絝居然痴心妄想打韓家第一人韓靈兒的主意。

韓石可不會如公羊豪所想的那樣不敢,沒錯,ruguo是平時的話,以韓石家族旁系弟子的身份自然不能出手教訓這個人渣,但現在不同了,眼下就是絕佳的借口,絕佳的機會,韓石可不打算放過。

「既然公羊公子執意,那就莫怪在下得罪了。」只見韓石雙目一凝,輕喝道。

話音未落,右拳便猶如一柄鐵鎚向著公羊豪的胸口擊去。

其實公羊豪的一舉一動都落在韓辰二人、宋家兄妹的眼中,韓靈兒之所以無視公羊豪。其一是韓靈兒ziji的意願,實在不願搭理這個人渣。

其二卻是韓辰想藉此創造一個契機,一個可以出手教訓對方的契機。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其實在從韓靈兒口中知曉公羊豪的所作所為的shihou,韓辰就有這個想法了。

讓韓靈兒無視公羊豪,和韓靈兒親昵交談,故意刺激公羊豪。這都是韓辰刻意所為。

此時看到韓石對著公羊豪出拳,韓辰二人也暫時停下了低語交談,凝神的看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