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相視而看,氣氛有些微妙的僵持。

其實,這種時候的這些話,很多人都能明白柳生是說給誰聽的,於是目光紛紛轉到了顏芷月的身上,卻在目光觸及到她的身上時,竟身子微微一怔。

只見,顏芷月身著一襲素白色的衣衫,如畫的五官精緻的宛若一個瓷娃娃,清麗的眸底不帶著一絲情緒,只是那麼靜靜的站著,竟讓人有種前所未有的其妙感覺。

她看著柳生,清麗的眸中帶著一股冷傲之氣:「柳大人,何時開始?」

「現在。」

柳生和煦的笑了一下,只是那笑容卻並不達眼底:「柳媚,帶他們一起去考核第一場的地方。」

「好。」

柳媚笑著應了一聲,只是當轉眸看向顏芷月時,眼中卻換上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顏芷月,我很高興你能來參加考核!」說著,她亦是看了一眼冷凝:「閑雜人等,禁止入內!」

「……」

冷凝氣的牙痒痒:「少主,這個柳小姐簡直……」

「沒事。」

顏芷月擺了擺手,唇角竟蕩漾開了一抹極淺的笑意:「反正只是考核而已,你在外面等著便可。」

霸歡 「可是……」

任誰都能看得出,柳家的人明顯是針對顏芷月,所以冷凝自然是不放心的。

只是,現在這般情況下,她卻只能選擇留下:「少主,你小心一點,我就在外面等著,如果有事的話,你一定要叫我。」

顏芷月眉梢微挑,眼中滿是清冷的傲慢之氣:「放心,你好好等著。」

「是。」

多寶佳人 冷凝重重的點了點頭。

接著,顏芷月便和那數十名的醫師一起往裡面走,那些人一邊走一邊不斷低估著:「希望第一關能容易一點。」

「怎麼可能容易?」

「就是啊,我們這群人選拔出來幹嘛的,難道你們看不出柳家的態度么?」

「是啊……」

如此說著,眾人臉上亦是掛上了滿滿的憂慮之色。

說起來,所有人都能看出攝政王這次選拔醫師,是明顯想要化解一下柳家的實力,畢竟柳家頂著醫藥世家這個名號,多年以來一直都備受人尊敬。

尊敬這兩個字,換句話說就是有點功高蓋主的意思。

柳家人越來越囂張跋扈,越來越把自己的能力當回事,夜蕭炎身為攝政王自然是不想看到這種事情發生。

所以,這次醫師選拔出來的人,其實就是和柳家人作對的,既然是作對的人,柳家人身為主考官,豈能會將這場比賽的關卡安排的很容易?

正在說話間,一行人已經穿過一條長廊,來到了一家名為葯閣的屋子面前。

柳生看到眾人到齊了便緩聲開口道:「第一關很簡單,就是煉製丹藥,你們一會兒要在這裡面抽取丹藥的名稱,按照名稱煉製出來丹藥,品相俱佳便可。」 「第一關很簡單,就是煉製丹藥,你們一會兒要在這裡面抽取丹藥的名稱,按照名稱煉製出來丹藥,品相俱佳便可。」說這話時,柳生指了指旁邊的一個木箱子,而後繼續道:

「葯閣裡面有很多房間,每個房間裡面都有煉丹爐和藥材,抽中了的人,直接去裡面煉製便可,時間為三個時辰,聽明白了么?」

「好。」

說這話的是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子,他臉上帶著一股濃烈的傲氣:「既然如此,那我先來抽。」

柳生沒說話,只是淡淡擺了擺手,接著那個男子便緩步上前,他把手伸到了箱子里,很快便抓了一張字條出來,上面寫著:高級清靈丹八顆,房間號碼為八。

清靈丹。

顧名思義,有著能夠清晰靈修的作用,很多人靈修達到了一定的等級卻始終無法進步,就是因為靈修渾濁了,這個時候有了清靈丹輔助的話,那便可提升一個高度。

這個丹藥的等級雖然只是高級的,但是製作難度卻較為不容易,所以看到這個的時候,在場的人紛紛有些擔憂起來:「我還以為第一關會容易一些,可是上來就是高級清靈丹?」

「怎麼辦?我開始緊張了!」

「對啊,我也開始怕了……」

那一瞬,所有人臉上的神色都變得有些擔憂了起來……

「切,有什麼可怕的?」

眉清目秀的男子笑了一聲,眼中卻並沒有擔憂只有輕鬆:「身為醫師,如果煉製一個丹藥都不行的話,那乾脆回家種田算了。」語畢,他直接拂袖進了葯閣裡面。

待男子進入之後,其餘的人也紛紛開始抽起紙條來,其中有容易也有難得,這便是映襯了那句話,幾家歡喜幾家愁,很快便輪到了顏芷月……

顏芷月還未伸手,柳媚卻是開口嘲諷道:「王妃娘娘,你認識藥材么?學過煉丹么?什麼都不會就想來這裡走後門,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呢?」

「……」

聽得這話,在場人的目光全都轉向了顏芷月。

其實,他們真的都很好奇,這個所謂的王妃娘娘,會抽到什麼?

顏芷月看都沒看柳媚一眼,直接捏出了一個紙團:「柳小姐,如果你非要這樣認為的話,那……」說著,她眯了眯眸子,身上的傲慢之氣盡顯:「我不介意你對我行一個大禮,然後再和我說話!」

說她走後門?

夜蕭炎那個變態確定不會給她加大難度?

先不說可能不可能的事情,就說她們既然這麼認為的話,那她為什麼不用用自己這個所謂的身份,好好拉拉仇恨?

霸上黃子韜 反正,她現在真的覺得說幾句話,打打臉就能把別人氣個半死,她坐收漁翁之利真的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如此想著,顏芷月亦是下巴微微上揚,微笑的弧度盡顯傲慢:「你可以跪了。」

「……」

頓時,柳媚的臉色變得一陣青一陣白,絕對是分外精彩!

顏芷月卻還不滿意,繼續火上澆油:「我倒是忘了,曾經柳小姐好像說過,你才是攝政王妃吧?怎麼現在還是這麼認為?」 「你!」

柳媚雙拳緊緊攥在一起,眼中帶著一股即將噴薄而出的怒火!

「我什麼?」

顏芷月再次開口的話,已沒了玩笑的姿態:「你現在跪下來的話,那我就承認我走了後門,要不然的話,你收回你自己的話,我就當自己被狗咬了一口,沒必要再咬回去的。」

「……」

咕嘟!!

在場的人,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得不說,他們真的見識到了,什麼叫伶牙俐齒,什麼叫自取其辱?

沒想到,這個所謂的王妃娘娘,還真是一個毒舌加腹黑的主兒,在場的人看到這裡,紛紛忍不住暗笑,但卻沒人敢發出聲音來,只能使勁憋著。

「……」

柳媚看著顏芷月,又看了看在場的眾人。

這般情況下她真的感覺自己丟臉極了,索性直接轉身而去!

叮。

仇恨值加一。

獲得兌換心一枚。

聽到這個提示的時候,顏芷月這才無比滿意的打開了手上的紙團,一些距離她近的人也忍不住看了過去,待看清上面的字時卻是不由有些不解。

上面寫的很簡單:十號房間,自由發揮。

「……」

這?

每個人都是有規定了丹藥名稱,甚至是等級的。

怎麼顏芷月這個卻變成了自由發揮,根本沒有任何規定,所以,這算是什麼?

這還不算是開掛?

一些人原本因為剛才的事情,心中對顏芷月稍微有些改觀,現在卻又再次憤恨了起來……

顏芷月清清冷冷的看了一眼字條,直接轉身問引路的人:「十號房間,在哪裡?」

「裡面左轉。」

「好。」

沒有多餘的話,顏芷月直接奔向了十號房間,只留下滿臉鬱悶的眾人:「所以,我們現在真的還有必要繼續比下去么?」

「對啊,人家都自由發揮了?」

「這算不算是她練出來一枚****,也要被當做寶貝一樣的,然後贏了?」

「唉。」

一人嘆了一口氣,才緩聲道:「剛看到柳大人的態度,我還以為有希望……算了,既然來了,我們儘力便可以了!」

「對!」

眾人點了點頭,紛紛也開始往自己對應的房間走去。

……

此時,顏芷月已經進到了所謂的十號房間。

房間內很簡單,入門處擺放著一個桌子,上面放著各種各樣的藥材,粗略看下來也能看出都是上品,只是這卻讓顏芷月忍不住冷笑:「還真是用心良苦。」

藥材很好。

房間很好。

什麼都很好。

只是,這裡的煉丹爐卻是一個破破爛爛的傢伙,顏芷月上前拍了拍,聽到一陣回聲:「竟然還是裂的,還真是……自由發揮。」

所謂的自由發揮,連個煉丹爐都沒,是想讓她用手去搓藥丸么?

顏芷月感覺有些無語又想笑,這個時候她有些慶幸,自己兌換了一個煉丹爐,只是她看著桌面上的藥材心下開始思慮了起來,到底要煉製什麼丹藥才會比較好?

其實,這就相當於考試時候的作文,命題作文有時候要容易些,自由發揮反而容易出錯……

她要怎麼做? 掃視了一圈。

顏芷月索性閉上了眼睛,直接進入了天際空間之中。

小雪和小天兩個小傢伙看到顏芷月來了,紛紛興奮的撲了上來,小雪更是不斷搖尾巴嗷嗚嗷嗚的叫著……

顏芷月揉了揉它的小腦袋,不由有些自責:「我知道你餓了,我會儘快找晶石喂你的。」

「嗷嗚……」

小雪蹭了蹭顏芷月的手,似乎心情極好。

這時,小天笑眯眯道:「主人,小天這邊更新了一些東西,加了很多實用的秘籍哦!」說著,它揚了揚下巴,傲嬌道:「小天很有用的吧。」

「書籍?」

花邊女王 顏芷月一笑,連忙道:「幫我打開,我要看看。」

「好。」

下一秒,半空中便出現了一塊流動的屏幕,顏芷月走上前去掃視著,上面有著各種修身修靈的書籍,從初級到神級應有盡有,甚至還有各種奇奇怪怪的秘籍。

如此說來,顏芷月以後進行靈修的話,那邊會更加容易。

顏芷月時間不多,也沒有仔細的看這些,而是直接找到煉丹的類別,上面高價的甚至要百枚兌換心,翻了一會兒她才找到了一個需要一枚兌換心的煉丹書。

書名極其簡單——丹。

看著這個名為丹的書,顏芷月眉頭微皺,她感覺希望不大卻也沒別的選擇,只能按了兌換按鈕,於是她好不容易集齊的兩枚兌換心,又剩下了一顆。

這簡直是……窮啊!

顏芷月暗暗發誓,一定要好好虐虐那群渣渣,丫的,她就不信的不能「暴富」一下!

小天看著顏芷月,眨了眨眼睛:「主人,這個丹藥的書怎麼樣?」

「……」

顏芷月打開了書籍,裡面的內容卻讓她有些呆愣。

竟然……只有一種丹藥?

上面只寫了一種丹藥,丹藥名為:洗髓。

沒有任何描述,步驟描寫的也是極其簡單,可謂是除了上面標註著等級仙級,其他都是乾乾淨淨的狀態,這其實不應該叫書籍,應該叫說明書吧?

還是個簡陋低配般的……

小天也有些鬱悶:「主人,現在怎麼辦?你要不要在看看有沒有適合的?」

「不用。」

顏芷月看著手中的書,擺手道:「怎麼也算是仙級,別人要求的大多數都是高級,所以,能煉製出來的話,應該也勉強算是可以的。」

說到這裡,顏芷月便看向兩個小傢伙:「只是我煉丹的時候不能被打擾,而且我的煉丹爐畢竟是個大傢伙,我不想被別人看到,所以,你們兩個一會兒要幫我把守門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