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傾狂有一瞬間的傻眼。

她沒做夢吧!她不過就是喚醒了一個俊美的少年,他竟然說要跟著她,這是從天而降一個美男嘛! 「你為什麼要跟著我,我是來拿火靈珠的。」沐傾狂站起身子道。

宇文笙歡從石榻上站起,低頭看著比他矮的沐估狂,突然拉著她的手臂焦急道,「你喚醒了我,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是守護火靈珠的,如果你沒有先喚醒我,而是直接去拿火靈珠,那樣的話,你會死的。」

沐傾狂眨了眨眼,她看了看前面不遠處的火靈珠,吞了吞口水,他說的是真的嗎?

幸好她剛剛先喚醒了他,他說的應該不是假的吧!不然他怎麼可能和火靈珠待在一起。

「你睡了多久?你是什麼人?」沐傾狂拿開他的手不讓他碰,要是讓聖輕鴻知道,他肯定會吃醋的。

宇文笙歡見沐傾狂不給他拉,小嘴微微嘟起,像個撒嬌似的小孩子。

「我叫宇文笙歡,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反正我只知道我是守護火靈珠的,至於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他很認真的說。

沐傾狂嘴角抽搐,他竟然不知道是誰,既然是守護火靈珠的,難道他和火靈珠一樣,是從天上來的?

可是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神,倒像個沒長大的單純小男孩,臉上全是羞澀的稚氣。

「你不要跟著我,我拿了火靈珠就走。」沐傾狂淡淡道。

宇文笙歡聞聲小臉上是可憐兮兮的神情,咬著嘴巴道,「我沒有親人,我只知道誰喚醒了我,誰就是我的親人,火靈珠也是她的。」

看著他清澈明亮又可憐的眼睛,沐傾狂感覺自己好像在傷害人似的。

「你確定要跟著我?我身邊可是充滿危險的。」她挑眉問道。

「那我也要跟著,我要保護你,宇文就是為主人而生的。」宇文笙歡聽沐傾狂這樣說,青澀的臉上露出純真的開心笑容,以後他終於不用再沉睡了。

沐傾狂聽著他的話蹙眉,他真願意跟著,他就不怕危險嗎?

「好吧!既然你要跟著那就隨便你了。」沐傾狂聳聳肩膀道,撿了一個跟班似乎也不錯,反正是他自願的,她又沒有強求他。

「好,我一定會好好守護主人。」宇文笙歡藍眼睛里泛著堅定的光芒,小臉上依然是充滿稚氣的可愛笑容,而後,他朝那個石柱走去念動一個咒語,頓時藍光消失,他伸手拿下火靈珠。

沐傾狂看著他的舉止眨了眨眼,那裡果然有一層結界護著。

「主人,給你。」宇文笙歡將那顆藍色的珠子遞給沐傾狂。

沐傾狂毫不猶豫的接過,他們為了這顆珠子付出了很多,看著這顆珠子,她心裡全是苦澀。

「主人,你為什麼不高興?」宇文笙歡眨巴著大眼睛蹙眉問道,主人不高興,他也不高興。

沐傾狂看著他打從心裡透露出來的關心,心裡微微有些溫暖,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他就這麼關心她么。

「你以後不要叫我主人,我叫沐傾狂。」沐傾狂勾唇淡笑道,真心誠意跟著她的人,她不會把他們當作奴僕,而會當朋友,真心相待的朋友。「你為什麼要跟著我,我是來拿火靈珠的。」沐傾狂站起身子道。

宇文笙歡從石榻上站起,低頭看著比他矮的沐估狂,突然拉著她的手臂焦急道,「你喚醒了我,你就是我的主人,我是守護火靈珠的,如果你沒有先喚醒我,而是直接去拿火靈珠,那樣的話,你會死的。」

沐傾狂眨了眨眼,她看了看前面不遠處的火靈珠,吞了吞口水,他說的是真的嗎?

幸好她剛剛先喚醒了他,他說的應該不是假的吧!不然他怎麼可能和火靈珠待在一起。

「你睡了多久?你是什麼人?」沐傾狂拿開他的手不讓他碰,要是讓聖輕鴻知道,他肯定會吃醋的。

宇文笙歡見沐傾狂不給他拉,小嘴微微嘟起,像個撒嬌似的小孩子。

「我叫宇文笙歡,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反正我只知道我是守護火靈珠的,至於睡了多久,我也不知道。」他很認真的說。

沐傾狂嘴角抽搐,他竟然不知道是誰,既然是守護火靈珠的,難道他和火靈珠一樣,是從天上來的?

可是他看起來一點也不像神,倒像個沒長大的單純小男孩,臉上全是羞澀的稚氣。

「你不要跟著我,我拿了火靈珠就走。」沐傾狂淡淡道。

宇文笙歡聞聲小臉上是可憐兮兮的神情,咬著嘴巴道,「我沒有親人,我只知道誰喚醒了我,誰就是我的親人,火靈珠也是她的。」

看著他清澈明亮又可憐的眼睛,沐傾狂感覺自己好像在傷害人似的。

「你確定要跟著我?我身邊可是充滿危險的。」她挑眉問道。

「那我也要跟著,我要保護你,宇文就是為主人而生的。」宇文笙歡聽沐傾狂這樣說,青澀的臉上露出純真的開心笑容,以後他終於不用再沉睡了。

沐傾狂聽著他的話蹙眉,他真願意跟著,他就不怕危險嗎?

「好吧!既然你要跟著那就隨便你了。」沐傾狂聳聳肩膀道,撿了一個跟班似乎也不錯,反正是他自願的,她又沒有強求他。

「好,我一定會好好守護主人。」宇文笙歡藍眼睛里泛著堅定的光芒,小臉上依然是充滿稚氣的可愛笑容,而後,他朝那個石柱走去念動一個咒語,頓時藍光消失,他伸手拿下火靈珠。

沐傾狂看著他的舉止眨了眨眼,那裡果然有一層結界護著。

「主人,給你。」宇文笙歡將那顆藍色的珠子遞給沐傾狂。

沐傾狂毫不猶豫的接過,他們為了這顆珠子付出了很多,看著這顆珠子,她心裡全是苦澀。

「主人,你為什麼不高興?」宇文笙歡眨巴著大眼睛蹙眉問道,主人不高興,他也不高興。

沐傾狂看著他打從心裡透露出來的關心,心裡微微有些溫暖,他們才第一次見面,他就這麼關心她么。

「你以後不要叫我主人,我叫沐傾狂。」沐傾狂勾唇淡笑道,真心誠意跟著她的人,她不會把他們當作奴僕,而會當朋友,真心相待的朋友。 「可是你就是我的主人啊……」宇文笙歡皺著漂亮的小臉苦惱道,在他的意識里,主人就是主人,是不能逾規的。

「只要你真心誠意跟著我,我們就是朋友,而不是主僕關係,所以你可以叫我傾狂。」沐傾狂很認真的盯著他說。

宇文笙歡眨了眨藍眼睛,心裡浮著一絲暖意,她說他們是朋友。

「傾狂,這一生我只忠心你一個,只守護你。」宇文笙歡眸光異常堅定的說道,她是他的第一個朋友。

沐傾狂微微笑,而後朝外面走去。

「對了,外面那些難關是不是你弄的?」沐傾狂問道,如果是他弄的,他應該可以幫聖輕鴻他們恢復正常。

「是我弄的呀!」宇文笙歡可愛笑道。

沐傾狂聽他這樣說,加快速度朝外面走去,而後走到聖輕鴻面前,說道,「他們都被黃金沙龍弄成了這樣,你可以幫他們恢復原樣嗎?」

宇文笙歡看了看地上的沙雕,非常愧疚的蹙眉道,「傾狂,對不起,我可能幫不了你,這個我解不了。」

沐傾狂抬頭看著他,「這些難關不是你弄的嗎?為什麼會解不了。」

「因為這些東西我設計時,除非通關的人自己破掉,我是解不了的。」宇文笙歡低垂著頭非常抱歉的說道,他終於明白她原本為什麼不高興了,現在她不高興,他心裡也很難受,因為他幫不到她。

沐傾狂看了看他,說道,「你不用自責,我不怪你。」

或許這就是她拿火靈珠要承擔的,她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兩輪太陽,她應該如何幫他們。

宇文笙歡聽她這樣說,猛然抬頭目光明亮的盯著她,心裡越發的自責了。

「傾狂,你要不先進去沙峰裡面想辦法,這裡很熱的。」宇文笙歡小聲的勸著沐傾狂,他是可以忍受天空中的烈日,但她肯定不行,她臉上此時一片通紅,汗水一滴滴不斷生下掉,她臉上為什麼會有一個那樣的胎記,嚴重影響了她的美。

沐傾狂搖頭,她伸出雙手抱著聖輕鴻的脖子,她相信他是有感覺的,她要在這裡陪著他們想辦法。

宇文笙歡見她不進去,便站在她身後陪著她。

「輕鴻,我已經拿到火靈珠了,等你們好了,我們馬上就去鮫人族取鮫人聖女的眼淚,這樣就能幫你改變寒體。」沐傾狂忍著太陽的熱量靠在聖輕鴻的肩膀上輕聲呢喃著,嘴角浮著一抹苦澀的笑。

沐傾狂看了看眾人,他們一點反應也沒有,她應該怎麼幫他們,現在的她找不到一點頭緒。

宇文笙歡看著沐傾狂抱著的沙人,他分明是一個男子,看著她臉上難受的表情,這是她喜歡的男子嗎?

看著她難過,他心裡難受極了,咬著嘴巴不斷想辦法,當初他弄這個難關時,就只能留一個人。

「傾狂,他們,他們可能恢復不了正常。」宇文笙歡小心翼翼的說道,他不想看著她坐在這裡承受烈日的暴晒。

沐傾狂抬頭冷冷看著他,絕決道,「他們一定能夠恢復的。」「可是你就是我的主人啊……」宇文笙歡皺著漂亮的小臉苦惱道,在他的意識里,主人就是主人,是不能逾規的。

「只要你真心誠意跟著我,我們就是朋友,而不是主僕關係,所以你可以叫我傾狂。」沐傾狂很認真的盯著他說。

宇文笙歡眨了眨藍眼睛,心裡浮著一絲暖意,她說他們是朋友。

「傾狂,這一生我只忠心你一個,只守護你。」宇文笙歡眸光異常堅定的說道,她是他的第一個朋友。

沐傾狂微微笑,而後朝外面走去。

「對了,外面那些難關是不是你弄的?」沐傾狂問道,如果是他弄的,他應該可以幫聖輕鴻他們恢復正常。

「是我弄的呀!」宇文笙歡可愛笑道。

沐傾狂聽他這樣說,加快速度朝外面走去,而後走到聖輕鴻面前,說道,「他們都被黃金沙龍弄成了這樣,你可以幫他們恢復原樣嗎?」

宇文笙歡看了看地上的沙雕,非常愧疚的蹙眉道,「傾狂,對不起,我可能幫不了你,這個我解不了。」

沐傾狂抬頭看著他,「這些難關不是你弄的嗎?為什麼會解不了。」

「因為這些東西我設計時,除非通關的人自己破掉,我是解不了的。」宇文笙歡低垂著頭非常抱歉的說道,他終於明白她原本為什麼不高興了,現在她不高興,他心裡也很難受,因為他幫不到她。

沐傾狂看了看他,說道,「你不用自責,我不怪你。」

或許這就是她拿火靈珠要承擔的,她抬頭看了看天空中的兩輪太陽,她應該如何幫他們。

宇文笙歡聽她這樣說,猛然抬頭目光明亮的盯著她,心裡越發的自責了。

「傾狂,你要不先進去沙峰裡面想辦法,這裡很熱的。」宇文笙歡小聲的勸著沐傾狂,他是可以忍受天空中的烈日,但她肯定不行,她臉上此時一片通紅,汗水一滴滴不斷生下掉,她臉上為什麼會有一個那樣的胎記,嚴重影響了她的美。

沐傾狂搖頭,她伸出雙手抱著聖輕鴻的脖子,她相信他是有感覺的,她要在這裡陪著他們想辦法。

宇文笙歡見她不進去,便站在她身後陪著她。

「輕鴻,我已經拿到火靈珠了,等你們好了,我們馬上就去鮫人族取鮫人聖女的眼淚,這樣就能幫你改變寒體。」沐傾狂忍著太陽的熱量靠在聖輕鴻的肩膀上輕聲呢喃著,嘴角浮著一抹苦澀的笑。

沐傾狂看了看眾人,他們一點反應也沒有,她應該怎麼幫他們,現在的她找不到一點頭緒。

宇文笙歡看著沐傾狂抱著的沙人,他分明是一個男子,看著她臉上難受的表情,這是她喜歡的男子嗎?

我的好友是孫悟空 看著她難過,他心裡難受極了,咬著嘴巴不斷想辦法,當初他弄這個難關時,就只能留一個人。

「傾狂,他們,他們可能恢復不了正常。」宇文笙歡小心翼翼的說道,他不想看著她坐在這裡承受烈日的暴晒。

沐傾狂抬頭冷冷看著他,絕決道,「他們一定能夠恢復的。」 她不相信沒有辦法,這麼幾個難關他們都過了,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

「輕鴻,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找到辦法的。」沐傾狂伸手摸著聖輕鴻被沙子覆蓋住的臉。

這一路,他們真的走的很辛苦,哪一個不是吃了以前沒有吃過的苦頭。

可是到最後,她們好不容易找到想要的東西,他們卻要變成沙人。

沐傾狂突然伸出雙手朝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刨去,但不管她如何刨,一點效果也沒有,黃沙根本不為所動,但她仍然不放棄,她不敢用力量去弄這些黃沙,萬一傷到他怎麼辦。

「傾狂,你的手流血了,為什麼你的血是黑色的?」宇文笙歡在看到沐傾狂的手指流血后驚呼起來,他迅速蹲下身,心疼的去抓她的雙手,她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

沐傾狂甩開他的手,不管十指連心的痛,繼續刨著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她一定要把他們身上的黃沙全部刨下來。

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三天,三天不行就四天,四天就行就五天,反正一直這樣刨下去。

他們不恢復正常,她是堅決不會走的,她怎麼可能丟下他們。

「傾狂,你這是在傷害自己。」宇文笙歡稚氣的臉上滿是擔憂,看著她流血的雙手,他心裡是深深的自責,他說過要守護她,可是他現在卻什麼忙也幫不上,突然,他也伸手朝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刨去。

她要刨,他就跟著她一起刨。

「你不要刨。」沐傾狂突然拉開宇文笙歡,他的手指那麼白嫩,才弄幾下就泛紅破皮了,他才剛跟著她,她不用他這樣付出的。

「我說過要保護你的。」宇文笙歡鼓著臉清秀的臉倔強道,從他睜開眼睛那一剎那,她就是他唯一要保護的人。

沐傾狂面無表情的瞪著他,沉聲道,「如果你真想保護我,就站到旁邊去。」

宇文笙歡蹲在那裡不為所動,他做不到讓她一個人刨黃沙。

沐傾狂看著自己流血的雙手,血依然是詭異的黑色,突然她雙手朝地上的黃沙狠狠拍去,而後抑頭憤怒的吼道,「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宇文笙歡看著她悲傷的模樣,臉上也是濃濃的悲傷,她看起來好像很痛苦,她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們為什麼要來這荒人無煙的蝕日荒漠找火靈珠。

沐傾狂吼累后靠在聖輕鴻的肩膀上,眼淚控制不住掉了下來,她真的感覺很累,似乎比上一世過得還要累。

她的眼淚從眼眶砸落後掉在聖輕鴻的身上,發出很清脆的聲音,下一秒,只見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在慢慢的飛散。

沐傾狂似感覺到了變化,她抬起頭,便看到聖輕鴻從頭正慢慢的恢復正常。

「輕鴻……」她淚眼模糊的叫道,心裡是控制不住的激動,他好了,他竟然好了,她剛剛什麼也沒有做,怎麼會恢復。

聖輕鴻將她緊緊抱在懷裡,似乎要將她勒進身體里一樣,雖然他變成了沙人不能動不能說話,但他卻是有生命的。

PS:非常感謝昨天晚上來參加活動的親們,也恭喜中獎的各位哈,中獎的可以私扣倩倩哦,謝謝大家一路的支持,我愛你們,歡迎收聽騰訊微博:凌薇雪倩,以後書里人物會找合適的圖片,還會做視頻。她不相信沒有辦法,這麼幾個難關他們都過了,還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

「輕鴻,你不要擔心,我一定找到辦法的。」沐傾狂伸手摸著聖輕鴻被沙子覆蓋住的臉。

這一路,他們真的走的很辛苦,哪一個不是吃了以前沒有吃過的苦頭。

可是到最後,她們好不容易找到想要的東西,他們卻要變成沙人。

沐傾狂突然伸出雙手朝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刨去,但不管她如何刨,一點效果也沒有,黃沙根本不為所動,但她仍然不放棄,她不敢用力量去弄這些黃沙,萬一傷到他怎麼辦。

「傾狂,你的手流血了,為什麼你的血是黑色的?」宇文笙歡在看到沐傾狂的手指流血后驚呼起來,他迅速蹲下身,心疼的去抓她的雙手,她為什麼要這樣傷害自己。

沐傾狂甩開他的手,不管十指連心的痛,繼續刨著聖輕鴻身上的黃沙,她一定要把他們身上的黃沙全部刨下來。

一天不行就兩天,兩天不行就三天,三天不行就四天,四天就行就五天,反正一直這樣刨下去。

他們不恢復正常,她是堅決不會走的,她怎麼可能丟下他們。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