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國傾城》?無痕?琴?」上官冰兒輕聲念叨著這幾個字。突然,抱住自己的頭痛苦的說:「我的頭好痛!」

風無痕剛要說話,邢暮雲卻是一把推開了他。怒聲呵斥:「你到底想要做什麼?莫憶根本就不認得你。你為什麼還要刺激她?」

看著自己心愛的人如此痛苦,風無痕的心情非常的不好。現在又被邢暮雲推開,頓時怒火就燒了上來!他抓住邢暮雲的肩膀,向後一帶。邢暮雲慘叫一聲便從房間中摔了出去。直接將院子里的一張桌子撞得粉碎!

風無痕並沒有打算就此停手。身影一身,瞬間出現在了邢暮雲的身前。然後,一把抓住他的衣領,把他提了起來。

就在風無痕想要把所有的壓抑都釋放在邢暮雲的身上的時候,突然,感覺脖子上一涼。低頭一看,只見一柄短劍已經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抬起頭,向著短劍的主人看去。卻見到上官冰兒滿面寒霜的在盯著自己。

「冰兒,你在做什麼?」風無痕差異的問。

上官冰兒用冰冷的語氣道:「我不管你是什麼人,也不管你和我以前是否認識。現在,我只知道,我的命是暮雲救的。如果你敢傷害暮雲的話,我就先殺了你!」

「殺了我?」風無痕微微一愣,然後露出一絲微笑。道:「你真的下得了手?」

話音剛落,風無痕突然感覺脖子上傳來一陣疼痛感。

上官冰兒已經將他脖子上的皮膚劃破,鮮血順著劍身緩緩的流了下來。

「大哥哥!」小夜鶯一見到風無痕受傷,不由得驚呼出聲。

風無痕凝視著上官冰兒,不敢相信的問:「冰兒,你真的對我動手?」

看到風無痕的目光,上官冰兒沒來由的心疼了起來。不過,她卻是淡淡的說:「現在,你可以走了!我希望你不要再來打擾我。也許,我和你以前認識。不過,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現在,我過得很幸福。我不希望這種生活被別人破壞!」

看著上官冰兒淡然的面孔,聽著他冰冷的話語。風無痕不敢相信這真的。這還是那個為了和自己在一起不顧一切的女人嗎?不管她現在是不是失憶,這都是她自己的選擇。

風無痕不在說話,轉過身一步一步的離開了。

… 「大哥哥!」小夜鶯叫了一聲,也跟著跑了出去。

醫鬼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轉身離開了!

看著風無痕離開的背影,上官冰兒不由得流出了淚水。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哭,她只知道看到風無痕這個樣子,她的心裡很難過。也許,自己真的是傷了他的心!可是,總比同時傷了兩個男人的心要好的多。

回到家中,風無痕沒有說話。一直都把自己關在房間,不肯出來。

直到深夜,風無痕才走出草房,越到屋頂。看著皎潔的月亮,風無痕陷入了無比的悲傷之中。往事一幕一幕的全部在心頭回蕩。想著想著,他不自覺的把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然後,雙眼逐漸的泛紅了!

以前,小白在的時候,自己只要把手放在這裡,就會觸碰到它那柔軟的皮毛。可是,現在那裡已經是空空如也。風無痕閉上雙眼,淚水不停的流了出來。小白死的那一刻,風無痕已經有了感應。他清楚的看到小白與自己的生死契約化成了灰燼。這也就證明,那個和自己出生入死的夥伴,已經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想著想著,風無痕緊緊的閉上了雙眼。淚水斷了線一般的流了出來。

無聲而泣中的男人才是最悲傷的!

看著屋頂上的風無痕,小夜鶯也不由得跟著掉出了淚水。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起。緊接著,從醫鬼的房間中冒出了濃濃的黑煙。

小夜鶯一見,忍不住驚呼:「阿爹!」然後急忙對著風無痕大聲的說:「大哥哥……」

可是,不等她把話說完,風無痕已經消失了。

他憑著自己的虛空殘影身法,外加強大的感知力在醫鬼的地下室找到了他。此時的醫鬼早就已經昏迷了。可是,他的手中還死死的抱著這個磨盤大小的丹爐。

風無痕想也沒想,直接將醫鬼和丹爐帶了出去。

紫芒一閃,風無痕和醫鬼出現在了院子中。

一見到他們出來了,小夜鶯急忙跑了過去。不停的搖動著醫鬼的身體。邊哭邊喊:「阿爹,你怎麼樣了?」

風無痕沒有說話,而是將右掌貼在了醫鬼的胸口處。緩緩的渡入天地靈氣。

隨著天地靈氣的滋潤,醫鬼的臉色也漸漸好轉了。反而是風無痕的臉色越來越疑惑。他記得醫鬼是有玄氣的。可是,現在自己為什麼感應不到呢?

大約十分鐘之後,醫鬼在風無痕的房間中幽幽的醒了過來。

「前輩,你怎麼樣了?」風無痕上前問道。

醫鬼苦笑了一下:「沒事,只不過是煉丹失敗了。」

看著醫鬼好像無所謂的樣子,風無痕猶豫了一下。這才緩緩開口說:「前輩,我能問你一個問題嗎?」

「說吧!」醫鬼點了點頭。

「前輩,我想知道你的玄功……」風無痕說到這裡便沒有再說下去。

「唉!」醫鬼嘆了口氣,說:「看來,我的玄功又廢了!」

「前輩,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聽到醫鬼這麼說,看來,他已經不止一次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了。

醫鬼看了看風無痕,然後幽幽嘆道:「不知道你願不願意聽我的故事?」

「當然了!前輩請講吧!」

醫鬼喝了口水,以前的回憶彷彿是潮水一般的湧向了腦海。

「其實,我是藥王谷的人。而且是上一任谷主葯老的三大弟子之一!」

聽到這話,風無痕眉頭微微一皺。藥王谷!又是七大門派中人!

醫鬼看著風無痕的表情,淡淡一笑。道:「小兄弟,你似乎對七大門派有著很深的仇恨!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當初胸口的傷應該是被雷霆山莊中的高手打傷的吧?」

「前輩怎麼知道?」風無痕不由得一愣。

醫鬼再次開口道:「我曾經醫過幾個被雷霆山莊打傷的人,他們身上的傷和你很相似。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會惹到雷霆山莊。不過,我想我們不會是敵人!反而還是朋友!」

「前輩此話怎講?」

醫鬼繼續說:「當初我們師兄弟三人隨著師傅他老人家招收了很多弟子。藥王谷也是日見規模!可是,卻不想僅僅是因為這樣,引起了雷霆山莊的注意。在我們七大門派中,排行第一的是戰神殿。不過,戰神殿中的人很少現世。於是,排行第二的雷霆山莊就開始處處壓制其他幾大門派。一旦發現有那個門派擴充人手,或者是做出什麼讓他們感覺到受到了威脅的事情,那都會明裡暗裡插手阻止。我們藥王谷新招收來的弟子開始一個接一個的失蹤。直到有一天,我上山採藥。偶然發現有十幾名雷霆山莊的弟子在圍攻我們藥王谷的弟子。並且,從它們的言語中得知我們前一段時間失蹤的弟子全部都被他們殺害了。一時憤怒,我忍不住將這些雷霆山莊的人全部殺了!也是因為這件事情,我決定不再研究醫術,而是開始專研毒藥。因為,當時我是三個師兄弟當中資質最好的。所以,當師傅他老人家得知了這件事情的之後,很是痛心!而我卻是為了藥王谷可以不再被欺壓義無反顧的煉製著毒藥。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得到了一味藥方。這種毒很是犀利!中毒者會馬上功力全廢。如果玄功高強的話,也可以抵抗這種毒性。可是,隨著時間的流逝,中毒者的功力也會漸漸流逝!」

聽到這裡,風無痕不禁聯想到了洪啟雲所中的毒。難道……

想到這裡,風無痕的拳頭不由得握了起來。不過,他並沒有衝動。而是繼續傾聽著醫鬼的講訴。

「本來,一切都很平靜。可是,直到有一天,我在煉藥的時候不知為何,丹爐突然炸碎。房間中已經被毒氣蔓延。不僅如此,毒氣還順著門窗飄散了出去。藥王谷中有很多人都吸入了毒氣。所有人的功力瞬間消失!有的功力差一點的,當場斃命!而我因為及時的用玄功抵抗,所以,我當時並沒有什麼異樣。可是,這件事情讓整個藥王谷為之震怒!大部分的人都建議師父將我處死。可是,師父卻是沒有這麼做,而是將我逐出了師門。在我臨走之前,師傅偷偷的將本門兩大至寶之一的藥王鼎傳授給了我。當時,我並不明白師傅的苦心。所以,自然而然的離開了。直到幾年後,我才聽說,當初在我離開之後的第二天,大師兄便慫恿各位長老將師傅趕出了藥王谷。我也嘗試著去找師傅他老人家。可是,卻始終找不到!再加上我所中的毒越來越強烈,我的玄功也越來越弱。直到現在,我已經是個普通人了!」

… 醫鬼將自己的經歷一五一十的講給了風無痕。

等到他講完之後,這才發現此時的風無痕已經是雙眼通紅的,緊緊的盯著自己。

醫鬼微微一愣,忍不住開口問道:「小兄弟,你這是……」

風無痕嘆了口氣,說:「前輩,你可知道?正是您的這種毒藥,使得一位頂天立地的大英雄受盡了世人的唾罵!遭受到了這世間最痛苦的經歷!一個人忍辱負重十餘載,鬱鬱寡歡。最後,不得善終!」

「哦?是什麼人?」

「他的名字叫做洪啟雲!」

「洪教主?當初那個荒神教的洪教主?」

「沒錯!」風無痕說:「正是他!」

接著,風無痕便把洪啟雲是如何被七大門派陷害的,又是如何被七大門派暗算的,一直到洪啟雲如何離世的事情通通講了一遍!然後,緩緩的說:「如果不是因為這種毒藥,他不會受這麼多的折磨。如果不是這種毒,也就不會出現這麼多紛亂。」

醫鬼痛苦的閉上了雙眼:「這都是我的錯啊!」

風無痕搖了搖頭,他沒有想到眼前這個年過半百的老人居然會是整件事情的紐帶!他嘆了口氣,說:「事情已經過去了!前輩就算是自責也是於事無補了。」

說著,他取出一顆仙丹,遞到醫鬼的面前。說:「前輩,你把這顆藥丸先服下去,對你的身體有好處的。」

醫鬼看了一眼風無痕遞過來的仙丹,不由得眼睛一亮!忍不住驚呼出聲:「天靈丹!這居然是天靈丹!」

聽到醫鬼的話,風無痕也是一怔!他沒有想到醫鬼居然也知道天靈丹!忍不住開口道:「前輩,你為何認識此丹?」

醫鬼震驚的看著風無痕,說:「我剛才不是說了嗎?在我們藥王谷走著兩大至寶!一件是我手中的藥王鼎。另一件就是天靈丹!可惜,天靈丹的藥方已經失傳,沒有人會煉製。在我們藥王谷也僅僅剩下三顆!你這天靈丹是從什麼地方得到的?」

「這個……」風無痕猶豫了起來。許久,他才開口道:「不好意思,前輩。這件事我不能說。不過,我可以告訴你,在我的身上還有很多這種丹藥。」

「怎麼可能?你……」

不等醫鬼把話說完,風無痕右手一抖,厚厚的醫典已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前輩請看!」

風無痕將醫典翻閱到煉製天靈丹的那一部分,遞給了醫鬼。

醫鬼先是慢慢的閱讀了起來。漸漸的,他的身體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最後,他忍不住仰天狂笑:「哈哈……沒有想到,我醫鬼在有生之年居然還能夠看到如此奇妙的煉製方法。真的是死而無憾吶!」

「前輩,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您還是快點將丹藥吃下去吧!說不定您的玄功會再次出現呢!」

醫鬼微微搖頭,說:「算了!我已經是這把老骨頭了,有沒有玄功已經無所謂了。我現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夠收一名徒弟,將我的畢生絕學全部傳授與他。小子,我雖然不知道你在外面是什麼身份。不過,我想讓你成為我的徒弟,你看可以嗎?」

聽到這話,風無痕陷入了沉思。

看著風無痕的樣子,醫鬼開口問道:「小子,你這是怎麼了?」

風無痕嘆了口氣,說:「前輩,不是無痕不肯接受您的好意。只是無痕已經有師傅了!而且他老人家已經離世。晚輩不想做出如此不孝之事!」

聽到風無痕這麼說,醫鬼也是沒有再說什麼。好半天之後,他突然哈哈一笑。說:「也罷!是我太過於注重這些小結了!能夠遇上你,也算是我們兩個有緣。你不用拜我為師,我的煉藥之術還是會一絲不落的傳授與你!你看如何?」

「那就多謝前輩了!」

接下來的十餘天里,風無痕便整天與醫鬼在地下室中煉製天靈丹。從剛開始的炸爐,到後來的每天十多顆。風無痕全是已經能夠熟練的掌握煉丹了。在這段時間裡,由於煉丹,風無痕的心態也近乎於平常,自然了!再加上醫鬼這段時間的勸告,風無痕總算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冰兒雖然不記得自己了。可是,自己還有家人!還有芷柔和兄弟!所以,他不能再繼續留在這裡了。自己在外面闖蕩,難免會遇到危險。冰兒和自己非親非故,自己不能那麼自私,非要帶著她離開。況且,她自己也曾經說過,她在這裡很開心,不想再被打擾。於是,風無痕決定,過幾天自己就離開。

在這段時間裡,風無痕的心態平靜了!可是,上官冰兒卻是越來越煩躁。自從自己上次拒絕了風無痕,在這十多天里只要自己一閉上眼睛就會看到風無痕那令人心碎的眼神!這是為什麼?自己和那個男人之前到底有過怎樣的經歷?難道真的如他所說,自己曾是他的女人?

越想,上官冰兒的心情就是越亂!

見到上官冰兒痛苦的樣子,邢暮雲不停的安慰著她。並且帶她到山上去玩。

兩人來到一片花海當中,看著眼前五顏六色的花海,上官冰兒的臉上再次露出了微笑。

「好美啊!」

看著她開心的樣子,邢暮雲剛要說話。可是,在他們身後卻是響起了另一個人的聲音。

「沒錯!真的是好美啊!」

上官冰兒和邢暮雲同時轉頭去看。只見在他們身後,正有十幾個人向這邊走來。為首一名公子哥打扮的男子,邢暮雲認識他。正是距離這裡不遠處的十里城的城主之子,李天翼!

此人心胸狹隘,極端好色!只要是惹到他,他都會想方設法的找機會報復。邢暮雲當初也跟著他胡作非為了一段時間。可是,自己家老爺子管教的嚴。最後,便和他們脫離了關係。

一見到此人,邢暮雲急忙將上官冰兒護在身後。笑呵呵的說:「原來是李大少爺,別來無恙啊!」

可是,人家李天翼似乎並沒有聽到他的話一樣。一雙小眼睛死死的盯在上官冰兒的身上。嬉皮笑臉的說:「真的是太美了!美得讓本少爺忘乎所以啊!」

見到李天翼這般模樣,邢暮雲心中叫糟。再次開口道:「既然李大少在此踏青,那我們也不便打擾。就此別過了!」說著,便拉著上官冰兒準備離開。

… 「站住!」李天翼冷冷的叫住了邢暮雲。他緩緩走到邢暮雲的身旁,冷冷的說:「邢暮雲,你可不要忘記自己的身份!如果惹毛了我,你知道會是什麼後果的!」

聽到李天翼這赤裸裸的威脅,邢暮雲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

見到邢暮雲這般懦弱的樣子,李天翼再次笑了起來。然後,對著上官冰兒道:「這位姑娘,你是哪裡人吶?你也看到了,邢暮雲這個廢物根本就保護不了你!不如你就跟了本少爺吧!本少爺一定會好好待你的。」說著,便伸出手想要去摸上官冰兒的臉蛋。

上官冰兒豈會讓他得逞?她微微向後退出半步,然後伸出玉手將李天翼的手腕扣住,用力一扭!

李天翼頓時發出了殺豬般的慘叫聲!

上官冰兒看著他,冷冷的說:「我有能力照顧好自己,不需要任何人來保護。」說著,她往前一推,便將李天翼推到了一邊。

幾名跟班的立刻將李天翼扶住。李天翼惱羞成怒!對著身邊的幾個人-大聲的說:「你們還在等什麼?都給我上啊!」

「是!」眾護衛應了一聲,便齊齊的向著上官冰兒衝去。身後,還傳開了李天翼的警告聲:「你們只要把她抓住了就好。千萬不忘傷害到她!」

可是,他錯了!上官冰兒雖然失憶。可是,她這一身的本事卻是還在。只見上官冰兒身影一閃,接下來便是一陣「噗噗」聲。所有的護衛全都被打趴在了地上!

李天翼一見,不由得大驚!忍不住驚叫道:「你,你對他們做了什麼?」

上官冰兒沒有回答他的問題,而是冷冰冰的說:「你最好馬上離開!不然,我不敢保證你還會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

聽到這話,李天翼不再猶豫,拔腿便跑了。

看著他狼狽的樣子,邢暮雲的臉上露出了擔憂的神色!這個李天翼他實在是太了解了。他絕對是一個心胸狹隘之人!今天惹到了他,誰知道下一次他會怎麼報復自己。

以後發生的事情也證明了邢暮雲的顧及是對的!

三天之後,風無痕和醫鬼從地下室中走了出來。這十幾天里,風無痕已經完全掌握了煉丹之術。而他當初在天巒峰採集的那些草藥也被他煉製一空。此刻,在他的百寶袋中原本已經為數不多的天靈丹,現在已經增加到了七百多顆。這可是最讓風無痕激動的!

簡單的收拾了一下,風無痕打算就此告辭。

見到風無痕要走,小夜鶯哭著拉著他的手不放。

醫鬼嘆了口氣,對著風無痕說:「小子!你這一走恐怕是再也不會回來了。老夫我沒有別的要求,就是想讓你幫我兩個忙!」

見到醫鬼有求於自己,風無痕開口道:「前輩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只要晚輩可以做到的,無痕絕不推遲!」

「嗯!」醫鬼點了點頭,然後取出藥王鼎,對著風無痕道:「小子,如今我玄功已廢。這藥王鼎留在我這裡也是浪費了!而你,卻學得了煉丹秘術,又有醫典輔助。所以,我決定把它轉交給你!」

「前輩!」風無痕本想拒絕,卻被醫鬼擺手打斷。他說:「你什麼都不要說。如果有一天你能夠去藥王谷的話,再把它傳授給有緣人吧!這也算是了卻了我的一個心愿。」

風無痕思考片刻,然後鄭重的說:「請前輩放心!小子一定將它帶回藥王谷的。」

醫鬼點了點頭,繼續說:「至於這第二件事情……」

說著,他看了看小夜鶯。道:「夜鶯這孩子雖然是我撿回來的。但是,卻和我如同親人一般。她一直都沒有出過這個山谷。所以,我想讓她這次與你一起出去。畢竟,我年歲已大。又沒有了保護她的本事。所以,這個忙請你一定要幫!」

「阿爹!」聽到醫鬼打算讓自己離開,小夜鶯急忙撲進了醫鬼的懷中。

風無痕卻是皺眉沉思。良久之後,他才開口道:「前輩,晚輩在外面樹敵無數!丫頭跟我出去,恐怕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