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微微一怔,葉晨雖然來到村裏一年多了,可一些陳年的事,他不主動去問,還真不知道。

揉了揉少女的小腦袋,葉晨笑道,「好,那先生就教你醫術。」 「先生,我也要學。」 「我也想學。」 孩子性格,人家要學的,他們也搶著要學。 而等到真正開始學的時候,恐怕一個個都會後悔不已。 「都別叫了。」戒尺拍了拍面前跳的最歡的幾個小蘿蔔頭,葉晨開口道,「你們想學的為師都可以教你們,不過在此之前,先把課上好,把為師教給你們的真氣練好。」 鎮壓下這些一時興起的小蘿蔔頭,葉晨開始給他們上課。 上午理論課,講論語,講數學。 ...

雪衣咧嘴一笑,「別這麼說,我都不信我自己……」

冀小海道:「五天後,我跟你們一起回去。」 雪衣疑惑道:「你回去幹什麼?好好獃在這裡享福吧!得空我就把你爹送來。」 「沒事的,不影響。」 冀小海側頭看了眼司徒凌,那詭異的眼神看得司徒凌心中莫名一緊。 雪衣只好點頭:「好吧,你的事你自己決定。」 兒子好不容易帶來一個姑娘,居然不是兒媳婦,司徒妃的心瞬間拔涼拔涼。 她忍不住怨道:「你看別人一個個成雙成對,你何時才能安定下來?!」 雪衣插話道:「這伯母就不用擔心了!我師兄他呀,厲害著呢! ...

而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秦君臨也是來到了自己在東海市的別墅,在這裏通過遠程會議,處理著北境的各項事務。

秦君臨萬萬沒想到,自己前腳剛離開北境,後腳北境各國又開始製造事端。 短短半天時間,北境就有好幾座城池,遭到了北境各國地下勢力的襲擊,秦閥的隊伍傷亡慘重! 「什麼?怎麼會這樣?」 「你們難道就一點消息都不知道嗎!」 秦君臨憤怒的一拳砸在桌子上,朝着視頻會議裏面的秦閥眾將領咆哮了起來。 這些秦閥將領也是愁眉苦臉,面對暴怒的秦君臨,一句話不敢多說。 「我需要你們給我一個解釋!」 秦君臨怒火併沒有得到宣洩,朝着眾人繼續呵斥道。 ...

菲戈則問羅傑道:“追捕你們的是三大劍聖中的哪一個?”

“除了那位最強劍聖,其他兩位都在。”羅傑回答。單對單,持久戰未必能如他,更留不住他。 “去勾引來一個。”菲戈說。 羅傑等人頓時揚起笑容,老爺子來了,該是反擊的時候了! 他和賈巴等幾人對視,走了出去,光明正大地去買食物和醫療用品,星幣確實沒了,但劍繁星的貨幣他們還有一點,在這樣擁有星空港口的世界,二者是通用的。 阿娜則冷冷道:“不是小地方的人嗎?爲什麼輕描淡寫地要引一位星海知名的劍聖來殺?” “我們雖然弱小,但也不能憑白被人欺負不是?哪怕是螻蟻也知道反抗。”菲戈解釋。 阿娜呵呵,懶得再理他。 其他人先是竊笑,很快神色肅殺起來,是啊,不能憑白被欺負! ...

……

葉文曾經說過南宮洛羲是神龍架的野人,也對,畢竟都二十一世紀了,竟然還有不喜歡上網不喜歡智能機的年輕女人。 所以當葉文看到南宮洛羲在自己辦公室上網的時候都有些嚇住了。 「洛羲,這可不像你。」葉文搖頭道,「天天縮我這個中年男人的辦公室,不像話。」 南宮洛羲白眼道:「我怕什麼?青木還有誰敢叨叨你?」 葉文搖了搖頭:「青芒的網不錯,你要去可以去那邊蹭網,新時代,學習一些互聯網的一些思維也不錯。」 「不去討人嫌。」南宮洛羲嘟嘴道。 「老師和學生交流還有溝通也是很有必要的。」葉文合上自己的筆記本,「以後不準來我辦公室蹭網。」 「小氣~」南宮洛羲已經查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所以也沒在意葉文關電腦的舉動,「你就不害怕傳青木老師和學生的緋聞?」 ...

「從這裏掉下去,恐怕骨頭渣都不會剩下吧!」冶伽撇撇嘴,故作衣服輕鬆的模樣。

可這句話讓付風回過神來,他上前一步,嚴肅道:「國師,我們還是儘快進城吧!」 就好似是沒有聽到他的話,冶伽自言自語:「記得當年朝夕公主出嫁,在邊境遇到妖禍慘死。會不會是這萬妖窟中的妖獸作孽?」 「國師說笑了,這雲山距離邊境那麼遠,怎麼可能有什麼牽扯呢?」付風不自然的笑笑。 冶伽稍稍點頭:「可是我聽聞付相三女,也就是鎮南將軍的三妹本來是要替嫁的,不知為何卻失蹤了。按照如今這些年的局勢,她算是失蹤得恰到好處。不然若真嫁給了傾皇,日後再被發現。恐怕……」 「國師好似對這件事情很了解!」 「我也是聽人議論的,並不是太清楚。」冶伽勾勾薄唇,鎮定自若的看着付風。 付風稍稍沉了口氣:「國師,這些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你還想去哪裏遊覽嗎?」 「我只是來看看這天下讓人聞風喪膽的萬妖窟是何模樣罷了!走吧,進城去!」冶伽轉過身,與付風一起離開。 ...

「皇上,您可算是來了!」

賈魯達一路小跑著迎接而出,後方還跟著十幾名朝鮮南部官吏。 李氏朝鮮的官職稱為兩班,仿照中國分為正從九品,由正一品到從九品,共計十八品。 朝鮮王朝的官職還是極為健全的,除了內廷供奉,還有諸多部門機構。 但現在稀稀拉拉,分明是順服多爾袞的朝鮮大臣不是很多。 有些人還只是在觀望的態度。 不過換個角度想想,大清都已經亡國了,還有這一番局面已經是極為不錯。 「進城!」 多爾袞也不做講究,率領著清兵進入城中,兩側的朝鮮百姓面色一個比一個慘白。 ...

「原來是慎子,嬴季昌有禮了!」

這一刻,嬴季昌也是驚訝無比,他沒有想到一番談論,必然將這位大佬引了出來,先秦時代,法術勢之勢的代表人物。 能夠與衛鞅,申不害相提並論,一同爭鋒的人物,可以說是當世大才。 「區區虛名,不值一提!」 兩個人喝了一盅之後,慎到看了一眼嬴季昌,語氣好奇,道:「少公子如何看勁韓之名?」 「因令象武發東郡之卒,窺兵於境上而未名所之,則齊人懼。故托萬乘之勁韓,七十年而不至於霸王者。」 嬴季昌深深的看了一眼慎到,一字一頓,道:「如今的韓國君上賢明,只差一個變法能臣,便可以一飛衝天。」 「慎子此刻入韓,莫不是也看中了這韓侯,想要左右天下大勢,一展胸中所學不成?」 不管如何說,慎到都是先秦法家之中的三巨頭之一,自身實力強大,不論是進入那一個國家,都是巨大的提升。 ...

馬達成點了點頭,然後跟著趙陽,將重傷的馬家兄弟,抬到旁邊一間屋子裡靜養。韓秋生也跟著走了進去,她身上的傷勢,其實相對要比衛易更重一點。如今休息的同時,順便還能照顧一下兩人。而那條巨蟒已經斷成兩截的屍體,也一併抬進裡面。

至於其他五人,相對還算戰力完整,則跟著老馬一塊,開始破除那些陣法禁制。 「走,先去那座靈植園看看。」 跟在老馬身後,幾人很快來到那座靈植園。這裡之前被那條巨蟒當做了巢穴,因此陣法已經破去了,只有遮掩陣法還算完整,但也能自由進入。 「娘的,什麼味啊?」 幾人剛剛走進靈植園,一股腥臭的氣味便撲面而來,幾人連忙掩住口鼻。 這處靈植園,大約是十畝左右。靈植園裡原本種植的靈草靈植,自然都已經毀壞殆盡,土地被碾壓的極為平整。而在靈植園的一角,堆積著大量的白骨,還有一些破損的法寶殘片,看來應該是這條巨蟒的食物殘餘。 「你們看,那是什麼?」 女修姜寧掩住口鼻,指向靈植園中的某處,與此同時,其他幾人也都注意到蛇巢當中的不同。 ...

可是這個說,你現在還太小了,什麼事都做不了,一個說,你不做,萬一事情按照前世的軌跡發展,你也不得不做。

而且,現在還跟前世有了一點不一樣的地方。 南空一整晚都沒有睡好,第二天他起來后,特別沒有精神。 靈汐只讓靈籮盯著何宜涵,並沒有注意南空,所以不知道他這是什麼了。 「你怎麼了?」靈汐上前,摸了摸南空的額頭,她怕南空又發燒了。 「我沒事,就是沒休息好。」南空避開靈汐的手,找了塊石頭坐下。 南空今天沒有心情教靈汐練武,就讓她自己在那邊打拳。 靈汐一邊打拳一邊嘆氣,她怎麼就不能說自己會武呢,這樣也就不用練了,當時只想著能跟南空多相處,卻忘了這一點。 失策呀! ...